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心灵密语
心灵密语已完结

心灵密语

来源:奇热作者:挚爱标签:言情,职场,灵异主角:苏凉倩,张灏阳,樊明朗

《心灵密语》是由作者挚爱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心灵密语》精彩章节节选:足矣。樊明朗敲了敲门,房里传来了动静,脚步声急切的催来,柳雪梅疑惑地走来开门,她想还会有谁来拜访他们呢?一打开门,她是又喜又惊,激动地说,“倩倩……你回来了呀!!回家也不打一声电话。”她眼里瞬间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凉倩,走得特别特别的慢,像是在回味过去,去和记忆中的自己约会,是否也会道一声好久不见,离家久了,真的想了。

看着苏凉倩轻轻的抚摸着睡满了青苔的墙壁,随着她的目光移到树枝上挂满了的那火红的石榴花,轻轻扬起地微笑,那也算是一种欣慰,倩倩没有任岁月流逝而使记忆泛白,樊明朗看着她的敏感与多情,心里无限的感慨,他真的,真的想要保护她。他此时已弄不明白他对她的是爱?还是喜欢的一时冲动而已……

“你都不跟我说过你出生的地方,原来你的家乡那么美。”樊明朗把手背在后面,踢着地上的小石块说道。“怪不得倩倩长那么美,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想我们这种被大城市污染了的,差点没长歪咧……”

“呵呵。”苏凉倩被他逗笑了。“你……难道不会嫌弃这农村的生活吗?”苏凉倩有些好奇他对这里的鸡牛羊都不反感呢?

“你忘了,我可是英国留学归来的高材生呢?农村生活我们早就体验过了,比这可艰苦多了呢?”樊明朗的语气颇有些傲娇,苏凉倩切了一声,猛地又想起什么,认真地对她说,“那个……你找到王芷惠了吗?”试探性地语气让樊明朗有些反感,“没有找到,可能不在上海了吧。她逃不了多远的。”

“额,明朗,你放过她吧?她……”苏凉倩停顿了一下,脚步继续向前迈,“也不是故意的,爱情谁都没有错,她只是爱上了错的人罢了。”

“你怎么突然想到她,还让我放过她?你们很熟吗?”樊明朗接二连三的为什么,让苏凉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此时,熟悉的一扇门解救了她,她的心情顷刻之间就变得沉重起来,淡淡地说,“我们到了。”

听到苏凉倩的回答,樊明朗也不好再继续问点什么,他就跟在她的后面,走了进去,他也想知道她从前的所有事情,只有懂一个人的过去,才知道她失去了什么,又需要什么,他才可以给她想要的。

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苏毅凡,至始至终都在被他们“高调”的忽视着,他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垂头丧气地跟在后面,不是他不想说话,而是没有人理他,他也不知道主动开口说些什么,他明白,在他们心里,他是个罪人。一个堂堂新创建公司的董事长为了一个情字满心委屈。

其实,爱情错过就是错过,有些还爱着,那只是不甘心罢了,你都会弄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感情,一昧的认为谁还属于着自己,只是不习惯原来在自己怀里撒娇的人被别人宽阔的胸怀保护着,苏毅凡这样想,也许就是对他自己最大的救赎。

推开门,视线落到的地方都充斥着强烈的熟悉感,渐次那些如潮的记忆涌向大脑的彼岸,她踏上了二楼的楼梯,随在后面的两个大男生一前一后的跟着,很智慧的一言不发,面对这原来走了四年的楼梯,她突然就有了一种举步难迁的犹豫,每上一级楼梯,她的心就揪一次,她在疯狂的折磨自己的心,她害怕见到张灏阳,她不知道怎么解释她的不辞而别,她也不知道怎么面对柳阿姨和重病在床的张爸爸,他们都在自己沦落成孤儿的时候好心收留自己,而自己不说一句话就远走高飞似乎有些忘恩负义,她……心里真的很难受,像有一块大石头压抑在心头,让她踹不过气来。

脚步终于挪到了房门口,她的手缓缓的抬起来,像绑着铅似的沉重,她轻轻的扣了扣门,樊明朗看出了她心中的不安与害怕,大步走到她的身后,右手再次牵上了她的左手,他掌心源源不断的温暖传递到了她的心,她回头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可是急促跳动的心脏却没有半点减速的想法,樊明朗微笑着点了点头,两个人瞬间就多了一样叫默契的东西。

其实,那些所谓苦苦寻求的安全感,只不过是需要一个人陪着自己,哪怕只有一段小时光,抑或一条空间留言和短信,抑或一个电话,在或者只需一个眼神就足矣。

樊明朗敲了敲门,房里传来了动静,脚步声急切的催来,柳雪梅疑惑地走来开门,她想还会有谁来拜访他们呢?一打开门,她是又喜又惊,激动地说,

“倩倩……你回来了呀!!回家也不打一声电话。”她眼里瞬间充盈了泪水,苏凉倩轻轻地抱住了矮自己半个头的柳阿姨。

看着柳雪梅沧桑疲惫的脸就是好久没有睡饱的样子,还有那枯燥而蓬乱的头发顶在头上像鸟儿遗忘的鸟巢,她脸的轮廓清晰可见,眼睛里布满了细而多的血丝,像是刚哭过的样子,她……瘦了好多。

在苏凉倩的记忆中,柳阿姨一直都是个爱打扮的人,足可以说明为了爱,真的可以放弃很多东西,从这一点来说,爱是无私的,老夫老妻的相守,更是一种责任。

“柳阿姨,我回家了。”当这个家字从苏凉倩的嘴里吐出来的时候,她就哭了起来,像个刚刚上学的小女孩第一天放学回到家的感觉,她嘴巴里一直都在喃喃地说,“我回家了……回家了。到家了。”

柳阿姨说回家的时候,她的心就感动得一塌糊涂,原来回家的感觉那么好,像王奶奶说的,无论走去了天涯海角,回到了家总是好的,因为那是梦开始的地方,那里有我们丟了纯真。

柳阿姨也带着哭腔地回答,“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柳阿姨轻轻地推开她,用手抹了抹眼泪,拉着她的进了房间,“来,跟柳阿姨去看看你的张爸爸”,她这才注意到了站在苏凉倩身后一近一远的两个大男生,以为都是倩倩的朋友,她扭过头对他们说,“你们两个也进来吧,别给凉着了”天气中的凉意也逐渐大了。

苏毅凡见柳雪梅没有认出自己,心里一阵酸意,至始至终他都被人无视着,这种不被在乎的感觉与叔叔宠爱他的溺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顿时觉得委屈和愤怒,自己已经知道错了,可没人理会他的诚心,只是一味无视他的存在,他在商场的叱咤风云和情场的低声下气让他内心受到前所未有的折磨,他明白。倩倩在也不是小时候那个紧紧拉着自己小手需要保护的人了。时光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它让那些小时候都变得失去了意义,从前说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人,到最后却变成别人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人,谁成了谁的过客。

苏毅凡落寞的转身,下楼梯,离开。每个人的心都在痛。

孤单寂寞和被遗弃感是最可怕的贫穷,现在的苏毅凡就是一无所有。

进了内室,一大股草药味扑鼻而来,但与医院的消毒水不同的是,草药的味道比消毒水冰凉的气味来得温顺,而苏凉倩的心却像压着千经石头那样沉重,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她呆呆地看着这一切。

张爸爸躺在床上,泪眼婆娑地看着跪倒在地上的张灏阳,他的行李还倒在一旁,显然他到家也没多久,听见有人进了房间,张灏阳含着眼泪慢慢的回头看了一眼。在泪珠的晶莹中他看见了自己一直思念的苏凉倩,就这样朦朦胧胧的映在眼帘,不过,就看了那么几秒钟,又把头给垂了下去,继续跟张爸爸说着话,现在他需要安慰的是他的亲情,因为他差一点就成了“子欲养而亲不待”的千古罪人了。

看见了苏凉倩的张爸,脸上露出一股欣喜的表情,苍白的脸色多了些血气,他小声地喊“倩倩过来,让张爸爸看看你,”苏凉倩点点头应声过去,蹲在床头边挨着张灏阳,张爸爸想抬起颤抖地手握握苏凉倩的手,却没有力气抬起来,看到这一个细节的柳雪梅不禁背过身去用手紧紧捂住嘴巴尽量不让自己哭出声来,而樊明朗的鼻翼也开始泛酸……

“张爸爸,对不起,请原谅倩倩这个时候才回来看您,您把我当女儿对待,而我却不孝的悄无声息的离开……”苏凉倩说着说着眼泪就如断了线的珍珠似的大颗大颗滚落。就连窗外的鸟儿们似乎也在指责苏凉倩似的,咧开了嗓子使劲的叫着,让人不禁愧疚到极点。

“你和灏阳都是好孩子,都孝顺,是张爸爸不好,以为是小病吃点药就好了,就瞒着你们”张爸爸的语气中充满了懊恼和愧疚。一个病人害怕的就是自己脱累健康的亲人,说出口话总是让人难受与心疼。”没想到现在摊在床上,让你柳阿姨受罪啊!”

“爸,您别这样说,是儿子不孝,我去学校三年了,回家的次数却不超过三次,每一次你都急急地回家陪我吃饭,而我却不知道你已经身患重病,还抱怨你一直不疼我,我……”张灏阳哽咽了,他说的每一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都感觉刀在自己心里割一刀,他怨恨自己真的没有为父亲做过什么。“爸,真的对不起,对不起。”张灏阳一直在哭着,懊恼地垂下了头。天边好像都没有彩霞,灰蒙蒙的乌云压抑着所有的人的心,风从窗户吹进来,凉进每一个人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