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蝶儿飞得过沧海
蝶儿飞得过沧海连载中

蝶儿飞得过沧海

来源:奇热作者:彦彦的蓝莓派标签:言情,虐恋,灵异主角:官紫诺,流川枫

小说主人公是官紫诺,流川枫的小说叫《蝶儿飞得过沧海》,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彦彦的蓝莓派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作为一个如此特别的存在,流川很快就成为了这里的焦点。幸好这里只有两个班,幸好我们是隔绝的,所以每天来看他的人也就那么几波女生。毕竟我们都大了,是大学生了,或多或少,都要收敛些。何况她们从来都没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我得意忘形的宣布一向被当做关照对象的官紫诺,也有成为关照日本同学的殊荣之后,我偷学日语的地下工作也彻底曝光。

被老妈骂个狗血淋头的间隙,我赶紧把没有晕车的优良表现拿出来抵挡一二,也的确成功的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这情节在爸妈眼中被视为奇迹,也被视为我长大的体现。

“诺诺,你看,人被逼到不能不去做的份上,不可改变也能改变的。”老爸笑着摸摸我的脑袋,我讪讪而笑,无可否认这样的至理名言,却还是有个声音在心里悄悄地低语呢喃,告诉我,这奇迹,也要归功于某个冰凉气息巧合的出现。

而这巧合,在之后我几点一线的简单日程里,逐渐成为自然不过的语言;这无法名状的语言,也许该浓缩成一个虽然有些俗套,却总是会让你不得不去承认的字眼:缘。

不再晕车的日子,不仅仅维持在这一天。

第二天,第三天,第一周,第二周,我就这样顺水推舟的在短时间内,迅速成为这个城市挤公交大队中的一员,并潇洒的一点点成熟老练……

依旧是早起的鸟儿,依旧是怨怠的困倦,可是,我被迫挤公交的人生,多了一道清新到让人无法不去沉醉的风景线。

是巧合,还是刻意,我不想去探究了,算我懒,算我贪图享受也罢,我窝在那个似乎已成固定座位的最后排最右边,我看着左侧那个每天呼呼大睡怎么都睡不够的脸,一切,仿佛就这样成了自然的定律。

我知道他每天早上都骑车去车站,然后把车不知道停在码头的哪个角落,再去跟我一样坐31路。可我很是诧异,我为什么总是能碰到他?他的时间怎么跟我上车的时刻那么相近?揣起一颗阿加莎的心思,我暗忖着,流川的住处,也许离我家不远。

“流川同学,官紫诺那家伙,有没有好好关照你啊?如果你觉得她不合格的话,可以换我们哦!”

一同进入教室的我们,再度在诸如此类的调侃和酸不拉几的的唏嘘中入座。

我淡笑不语,继续忙我的笔记,偷偷看我的言情。因为我知道这家伙会有什么反应:无视,趴下,睡觉。

这戏码上演了无数次,演着演着,也就逐渐失去了热情,我有些庆幸我遇到的是这样的一帮同学,虽然俗辣,虽然八卦,却不会像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偶像剧那样对无辜的我横加蹂躏……

作为一个如此特别的存在,流川很快就成为了这里的焦点。幸好这里只有两个班,幸好我们是隔绝的,所以每天来看他的人也就那么几波女生。

毕竟我们都大了,是大学生了,或多或少,都要收敛些。何况她们从来都没有从他身上得到过好脸色,哪怕是一个温和点的眼神,都是稀有金属般的稀缺。

我一路看在眼里,唯有一声叹息,完全是个不解风情的愣头青么!由此对比来,我真的算是幸运儿了,他对我,算是相当不错。

我认为这是关照与被关照的自然体现,这是一开始老班把他分配给我照顾后的顺其自然的小小特权,而已。

每天的课程都很繁忙,被英语与贸易两种不同的巨浪敲击着,我们这个苦命的国际部,仿佛担负着历史的重任般,在这个没有人关注的蛮夷之地悬梁刺股。

一天天过去,我逐渐发现流川上课的特点,原来这家伙,只听跟英语有关的课程,经贸那一部分,属于完全性放弃的补眠时间……

我想起自己虽然讨厌理科却还是会临阵抱佛脚的去看书,这样看起来,似乎这家伙更加纯粹些。

现在是第四堂课,我已经像个特种部队或海军陆战队员般,开始在抽屉里搞地下动作。

流川醒着,托着腮,带着三分困倦,七分好奇,就这么看着我悉悉索索的手头作业。

揭开两个“来一桶”的翻盖,然后开始按次序放调料包,然后把两只叉子叼在嘴巴里,等待下课钟响起的刹那。

自食堂的第一次初体验告败后,我们开始自己带饭自给自足了,我开始带便当,或者带泡面,不过是两份。那家伙似乎从不带饭,也不在乎食堂的饭菜是否难以下咽,可是我,发现自己做不到就这么让他飞蛾扑火自投罗网。

要是食物中毒怎么办?我这个关照人是要负责任的啊,我如是对自己这么解释着,所以我每天都带两个泡面,或者两份便当,我还成功的瞒过妈妈,让她以为那是给婷带的。

而流川,似乎也不排斥我的谆谆好意,给他吃,就吃。真是个好玩的孩子,我对他的这份顺从,却有些莫名的欣慰。

因为大部分人都带面,所以食堂那里的开水,也就特别的紧俏。那个原始的水龙头似的开水,简直会在每天中午的瞬间成为炙手可热的抢手货。

所以,我才会有刚刚那样的预备动作。我知道流川不明白我在干什么如此积极,可我也没时间对他进行日语解释,因为钟响了!

起跑,冲刺,一个箭步跨将过去,我有些佩服自己了,体育加试都没有如此的矫健和上进心啊。

“哎呀妈呀!”我还在沾沾自喜,却没想过那个老式水龙头会突然改变了流水的速度,开水溅到了桶面的边缘上,再溅到了我的手背!

嘶……我忍住灼热的痛,我坚持把另一个桶继续放在下面接开水,却被一双的手掌瞬间抢过了泡面。

“流川?”我惊呼着看他把两桶面夺过去放在一边,然后就抓起我的手掌送到自来水龙头下狂冲。这一连串动作,让后面跟着排队打水的同学们,看呆了,也包括我自己。

他没有说话,整个人却似乎都绷紧着。我知道他在生气。我乖乖的任他冲着我的手,轻轻的用日语说:“我没事,面条还要继续泡水的。”

他看看我,忿忿的把我的手扔进水池继续冲,拿起泡面去接水。

我站在人群外,被那个恶狠狠的大白眼给吓住。

“诺诺,他很关心你呢?”看着他端着两碗面走在前面,婷与我并肩而行。

“那当然,姑娘我都为了他的口粮被开水浇,算他还有点良心,小日本。”

我揉着红红的手背,却想起了刚刚被他握住时的清凉触感,本来还是灼热的手背,在还没有冲水前,似乎就减轻了不少。

“不一样的,诺诺,他对你是不一样的。你不认为你们彼此对彼此都是特别的么?”她好像,并不把我的解释看做是真理。就这样认真的看着我,看得我有些不自在起来。

其实我知道,所有人都在传我们的事。我们不是生活在真空,在这个流言蜚语满天飞的时代,一男一女走得近就很容易传出绯闻来。可我,并不认为我们有任何可能。

“不是啦,那是因为他把我当他的关照人啊,而我也是一样啦。”我定定看着婷,我很肯定我的“职业操守。”

没错,流川对我比对其他人的态度要好,这是事实。不过我没有其他的过多想法,我一向都是这样的人,我不喜欢被强迫着做事,而如果我答应了某件事,我会负责到底。

白眼和威胁也都收到过,可我始终没有任何回应,继续着我的“关照人”工作,继续在他身边给他解释很多地方名词,而似乎,人们也就逐渐退出了对我的攻击。就这样下去,也没什么不好啊……

“再说。”我挽住婷,讪讪邪笑,“你还不知道我喜欢什么类型的么?”

她给了我继流川后第二个大白眼,“当然知道。邪魅的,狂傲不羁的,充满男人味的,man的,最好给你再来个清纯百合与黑帮不良的恋曲……”

她捏住我已经陷入花痴微笑的脸颊,“诺诺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你《天若有情》是不是看多了呀!”

好吧,我承认我骨子里还是个不现实的丫头。

我小学时就开始看琼瑶,然后席绢,然后古灵,然后寄秋……

我就是个喜欢迷恋另类边缘东西的家伙,长不大的家伙,第一次看天若有情我就已经陷进去了,我最喜欢的就是清纯女与不良少年的,黑帮的,阳刚又危险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