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玄幻> 神级召唤师
神级召唤师连载中

神级召唤师

来源:奇热作者:萧秋雪标签:玄幻,都市,奇幻主角:雷利

雷利是小说名字叫《神级召唤师》的主角,作者是萧秋雪,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灵发现了。”欧若拉摇了摇头,立即往山谷外走去。这位天才女军官自己还不知道,日后她的神谕“雪国”觉醒,那真是威震大陆,无人不为之胆寒呢……看着女军官有些萧索的背影,雷利不禁有些怜惜。他没法说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欧若拉剑尖斜指地面,弓身屈膝,双肩微微前缩,形如一头蓄势而发的猎豹。

雷利略一琢磨,眼前一亮。这不正是书中所载,欧若拉最擅长的一门剑术——流银之剑即将发动的态势么?

这是欧若拉那位身为宫廷大剑师的老师所传的诺森罗克宫廷秘剑术流银之剑,这套剑术最大的特色就是迅疾灵巧,再加上宫廷剑士喜好用银剑,使起来便是一片流动的银光,因而得名。

欧若拉竟然毫不犹豫将这套秘剑相传,他心底很有点感动,一个人的成就,大概真的和他的胸怀有很大关系吧。

佩剑微闪,人随剑走,下一刻欧若拉就闪到了五米开外。银光如水波般流淌开来,迅速将她整个身影都淹没了。

虽然书中记载了这套剑术,但显然不可能详细描绘每一剑如何出招,更关键的是体内剑能如何运用更不可能描述。雷利原本打算仔细看看,能体会多少算多少了。但哪知随着欧若拉每一剑的挥动,他脑海中有种奇异的感觉流淌全身,整个人仿佛提线木偶般被某种神秘的力量牵引着,跟随欧若拉动了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欧若拉停了下来,看着挥舞树枝的雷利,她目瞪口呆。

哃!一声闷响,雷利的树枝扎进了一旁一根粗壮的黑松树干里。看了看半截都扎进去的树枝,又看了看旁边恍如见了鬼的欧若拉,雷利眨了眨眼,嘿然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你到底是什么人?早学过这套剑术?”欧若拉厉声道,俏脸因气氛而微红。

知道女军官误会了,雷利摊开双手道:“你可以去问弗雷他们,我生在塔亚,长在塔亚。”

欧若拉脸色好看了些。雷利说的这点的确不假,但竟然对于这套宫廷秘剑一学就会,世上怎么会有这种天才?

忽然她想到一种可能,脸色变得七分惊异三分凝重,“你的神谕是不是已经萌芽了,具体是什么?”

雷利呆住了。

看书的时候,他很羡慕书里那些神谕觉醒的牛人们,但从未想过自己也有这等“福分”。可书中根本就没有他这个人物,欧若拉问起,他也不知如何回答。

“我只是觉得很容易就能学会你的剑术,但是否神谕……我实在不知道神谕萌芽或者觉醒究竟是种什么感觉。”他摇头道。

一学就会?想起自己居然会有这种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能力,雷利感觉有点古怪。

欧若拉放弃了追索的打算。神谕本来就是大陆最神秘的能力体系,觉醒的人不但屈指可数,而且每个人都不同,没有传承,除非自己领悟,否则不可能从外人处了解到什么。

深深看了眼这个给她带来无限惊奇的乡村小子,她缓缓道:“据我所知,大陆还从没出现过这类神谕。说不定,这会让你学习一些剑术或者魔法,尤其那些艰涩,少有人修习成功,你反而成修得大成,譬如召唤术之类的。”

“召唤术?”雷利皱了皱眉。据他回忆,书中出名厉害的人物里,没有用召唤术的。由于修习太过艰难,初成后召唤出来的魔物等阶又低,召唤在伦琴世界,是绝对冷门的非传统魔法。

“你先多练练熟悉这套剑术把,我去四周侦查一下。虽然这里很隐蔽,也要防止万一被那些亡灵发现了。”欧若拉摇了摇头,立即往山谷外走去。

这位天才女军官自己还不知道,日后她的神谕“雪国”觉醒,那真是威震大陆,无人不为之胆寒呢……

看着女军官有些萧索的背影,雷利不禁有些怜惜。他没法说明,据书中记载,欧若拉真正的成名战就是带着一群伊斯特本的溃兵打下来的,而起初找到那不足百名败兵后,里面两个高级军官,包括整个城卫军的指挥官吉布森在内,给欧若拉制造了很多麻烦,还差点害得这支残兵陷入亡灵的包围里彻底玩完。最后欧若拉忍无可忍,把两个混蛋杀了。

不过这也给欧若拉带来不小麻烦,毕竟她的级别还没到可以随意处置大军士以上衔级军官的程度。尤其王都那些妒贤嫉能的腐化贵族们,为了给他们在战争中的各种无能表现找借口,差点把立下大功的欧若拉处死。

雷利冷笑不已。有他这个意外因素出现,一切当然不一样了!王都那些勾心斗角的贵族们的复杂关系,书中记载得可清楚的很。能把欧若拉当成奸细处死,同样也能当成英雄传唱!

走回少年们聚集的空地,弗丽嘉快跑了过来。

“雷利哥哥,我们现在……”小丫头扯了扯他衣袖

这丫头是谁呢?书里好像没有记载咧……

不过马上有人替他解开了疑惑,大个子尤米尔嚷道:“弗丽嘉,这还用问雷利么?当然是潜回镇子。那个啥巫妖王的徒弟我们打不过,但设个陷阱什么的,干掉几个普通骨头架子我们还是没问题的!”

虽然知道了名字,脑海中还是一无所获。雷利摇了摇头,把这个疑惑甩到一边,思绪从尤米尔的话延伸开去。

大个子的话提醒了他,虽然这二十多个都是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没见过什么世面,更没打过仗。但至少,他们的父母大多是猎人或者农夫,身体素质比起现代世界的同龄人好不知多少。而且,捕猎是这个村镇主要的收入来源,对于陷阱,隐藏什么的,他们也很熟悉。

按说应该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逃往王国东部。可仔细回想过这场雪与火之战最初的脉络走向,他就知道如果立即逃跑,危险性反而极高。

为何高傲的亡灵族会与低贱的兽人联合出兵,在之后很长时间里都为大陆人不解,但他很清楚。为何现在表面上还很强大的诺森罗克会在开始败得那么快,丢失那么大的国土,他也很清楚。联军几个主将是什么人,用兵风格如何,他也清楚!

为今之道,必须依靠掌握的这些信息,死中求活!

军人世家豪勇不屈的血脉在他胸中激荡,那对黑中微褐的眸子越来越亮,仿佛有种摄迫人心的力量!

周围的年轻人有些被他的样子惊到了,一个个小心翼翼的。只有小丫头弗丽嘉金色的眸子盯着他,闪动着莫名的光彩。

雷利回过神,首次仔细打量这支逃亡的小队伍。二十男七女,男的里没有那种弱不禁风的少爷,女孩子也都手脚便给,看去都是常做活的。

按照书中对于这场战争前期的记载,他已经想好了下一步该去向何方。但首先必须和盘踞在塔亚镇的那帮亡灵兽人打一仗,消灭他们。一来凝聚这些少年的人心和士气,二来更重要的,声东击西,把周边地区警戒的异族军队吸引过来,他们才能顺利从此地脱身。

“莫娜,”他招呼那个圆脸女孩过来,“你带领所有女孩子,搜集这山谷所有的野果野菜之类,凡是能吃的,以及干燥的树枝,尽量多的收集,放到刚才欧若拉走时说的谷底那个深一些的山洞里。”

这女孩几次主动搭话,显然是比较活跃的,做女孩子们的头正合适。

莫娜果然有些兴奋,嗯嗯的答应后,麻利的招呼女孩子们四散开去。

“烧饭缝衣是女孩子们的事,打仗就是我们这些大老爷们了!”他刻意压低嗓音,形成一种沉闷的味道,仿佛重锤击入这群男孩子的心底,“首先我可以告诉你们,那个最可怕的巫妖格雷戈里,他其实是联军伊斯特本方向的指挥官,出现在我们小镇里,其实是个偶然,他不会为我们这些小喽罗耗费时间,现在的他肯定早已赶往伊斯特本主持大局去了。留在镇子上的,都是些普通的骨头架子和一些只会吃生肉喝血的低级畜生!所以!只要我们拿出勇气,开动脑筋,拼死向前,就一定能给我们的亲人,给我们的故乡报仇!”

“报仇!报仇!”

这些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家园被毁亲人被害早已在他们心中聚集沉重的怨气,如今有个看似厉害无比的人领导他们,顿时就爆发了。

“现在,我宣布,尤米尔和弗雷各领一队,每队共八人!队员由你们两个自己挑,其余四个,和我单独一队!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