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职场> 阴人上路
阴人上路已完结

阴人上路

来源:奇热作者:无颜标签:职场,灵异,悬疑主角:白一生惑月

小说主人公是白一生惑月的小说是《阴人上路》,本小说的作者是无颜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白南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睛直直的看着一生。他年纪大了,眼睛已经有些混浊,但是透过他那双眼睛白一生看到了一份尊重和信任,从未有人用这种眼神看过他。白一生感到无比的荣幸,根本不假思索的回答道:“爷,我要做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南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睛直直的看着一生。他年纪大了,眼睛已经有些混浊,但是透过他那双眼睛白一生看到了一份尊重和信任,从未有人用这种眼神看过他。白一生感到无比的荣幸,根本不假思索的回答道:“爷,我要做赶尸匠!”

“好!”白南激动的捏着他的胳膊。白南的力气很大,一生有些疼,但还是极力的忍耐着。“好好好!我白南总算是后继有人了!”白南说完,伸手掐算了一下时日:“一生啊,你今年十三,再过两年我就教你真正的赶尸术!”

白一生激动的连连点头,可他的父母则是不断叹气。这十三年来,他们一直阻拦白一生跟爷爷学赶尸,不断跟他灌输赶尸是下作的事。但是事已至此,白南亲自开了口他们也无法再说什么了,只好同意。

从那之后又过了几天,一生就完全康复了,便不愿再闷在屋里,时常出去在镇上玩耍。有天晌午,他从外面跑进屋子,正好撞见阿超。

白一生跑的飞快,直接和他撞了个满怀,阿超手里正提着东西,被一生这一撞左手里的三只盒子哗啦掉在地上。

他眉头一凛,急忙蹲下身去拾,但是为时已晚。三只盒子其中的一只摔裂了,里面落出了红色的粉尘,白一生蹲下身一看,那洒落的竟上好的辰砂。

“哎呀,小少爷,你这可坏了大事儿了!”阿超皱眉说道。

一生看他急得不行,心中很是内疚,正想道歉时突然听到白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怎么回事,老远就听见你们吵吵闹闹的。”阿超一见白南来了,急忙说道:“白爷,小的不仔细,打碎了一块辰砂。”

“不是,是我错了。”一生深知爷爷脾气大,怕他迁怒于阿超哥,急忙说道:“爷,这辰砂不便宜,我用今年的压岁钱补上,再买一块吧。”

“哎呀,来不及了小少爷。这辰砂就剩这些了,今晚……”阿超刚说到这里,白南突然响亮的咳嗽了一声:“什么来不及,再买就是了!一生呀,不要紧的,你去玩儿吧。阿超跟我来!”说罢白南就朝书房走去。

阿超哥自知说漏了嘴,瘪瘪嘴不吭声了。白一生如释重负的转身离开,但刚走了没几步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辰砂这玩意儿,近些年在白家其实是很少见了。一生还记得十岁以前,爷爷每次走脚之前都会用它画符的。今次辰砂再现,肯定是爷爷要用它画符!既然画符,肯定是要走脚,而且刚刚阿超哥说‘来不及,今晚……’,莫非今晚爷爷要赶尸去?

想到这里白一生一下子兴奋了起来,想不到爷爷要出山赶尸,而且还瞒着诸人,不知道要赶的是什么人的尸体,白家赶尸术是不是和之前我偷看的那两个师傅的不同……白一生越想越兴奋,此时,一个大胆的念头在他脑海中逐渐成型。

白一生决定今晚悄悄的跟在爷爷身后,看他是如何赶尸的!

此念一出,一生无比的高兴,恨不得时间过的快一点儿。下午他听到爷爷的书房里有动静,很想要过去看看,但是爷爷书房门口却多了很多的侍卫守着。越是这样,一生就越是好奇,无奈不想要撞破所以只能远远看着。

就这样,白一生一直挨到晚饭后才发觉书房的侍卫少了些,可是他的小姐姐白兰却缠着他要和他玩儿。一生怎么都脱不开身,一直到大家都睡下了才偷偷遛了出来。

但此时,爷爷的书房早已经是人去楼空了。看着空落落的书房,一生心里空落落的就像失去了什么一样。

就在此时,白一生突然听到一阵悠扬的螺号声从街头响起。那声螺号沉闷无比,但在他听来却极其美妙。一生赶忙跑到院子里的一颗极高的梧桐旁,三两下就爬上了树梢。四下一张望,果然,在离白家不远的街道上看到了小叔和爷爷,还有他们中间的一串喜神!

眼看着爷爷和小叔就要走出自己的视线了,他急忙从墙头上翻了出去,紧随在他们身后。就这样,一生在他们身后一直走出了镇子,到了荒郊野岭之中。

漆黑的夜空之中一丝月光都没有,星辰也都隐匿在了云层之中。在这样的一个暗夜之中,白南的声音一声声似闷雷般响起,飘散向远方:“阴人赶路,阳人回避;要避不避,阁下自理!”

他声音之中还夹杂着一声声沉闷的螺号声,听起来就像是平时奏乐的声音,但是仔细去听,便能辨别出这螺号的声音又长又短,而且声音沉稳却不失有力,跌宕起伏之中却能震撼人心。

随着声音一同飘来的,还有一连串沉重的脚步声。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似乎有一串影影绰绰的影子逐渐逼来。月光也恰在这一瞬间从云层之中探了出来,惨白的月光划破那片黑暗,在地面上洒下一片光晕。

突然,一双脚猛的踩在了光晕之中!紧接着,它竟一跃而起,以一种诡异的跳越姿势从地面上蹦跳着前进!若仔细看就能发现,那不断跳动的‘人’面容枯槁,双眼紧闭而且脸颊呈一种怪异的白色,却涂着一层猩红的嘴唇。这面相,寻常人光是看上一眼就要吓的半天合不拢嘴。

那‘人’在眼眶附近还有一种诡异的红色图案,呈蝴蝶型,绵连成片。看上去就像是尸斑一样。

看到这里,有常识的人大抵就能够猜出那不断跳动的俨然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但却能够移动!他的额头上还贴着一张黄色的符咒,上面用赤红色的朱砂写着些奇怪的符号。

而在那群诡异的人身后,一个面容憔悴的中年人正手持一碗水,紧紧的跟随着那不断跳动的尸体,那便是一生的小叔白宏时了。此时白南手中持着一只通体染着朱砂的海螺号走在宏时的前面,他手中还有一只祖传的桃木拐杖,用来支撑身体。

白南虽然已是白发苍苍,但是眉宇之中却还有一丝锐气未泯灭,精气神儿不知道比白宏时好多少。他们两个人都是穿着一身黑衣服,但是腰上却是系着一条通红的腰带。那黑衣服在月光的照耀下却一点儿不反光,几乎都跟周围的夜色融为了一体。

按理说,看到这群人在黑夜之中穿行,常人都是能躲多远躲多远的,但一生却鬼鬼祟祟的跟在他们身后,一方面要小心注意自己别暴露了,另一方面又要时刻紧盯着前面的人别跟丢了。

大半夜的跟着一群跳动的尸体走在山路之中,白一生却一点儿都不害怕。

白家做赶尸这门特殊的生意已经有了百十年的时间,一生从别人的口中听了好些关于午夜赶尸的惊险故事,但是无论他怎么追问爷爷,白南都不肯告诉他关于赶尸的事情,所以今日的一见也算是令一生得偿所愿,再辛苦他也都愿意。

白一生原以为自己跟在爷爷他们身后,是不会被发现的,但谁知赶尸的队伍刚一走出镇上,白南就猛的转过身冲身后呵斥道:“一生伢子!你跟来作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