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拐个王妃来暖床
拐个王妃来暖床已完结

拐个王妃来暖床

来源:网络作者:月落风渡标签:言情,玄幻,悬疑主角:华兮绾北溟

小说主人公是华兮绾北溟的小说叫做《拐个王妃来暖床》,它的作者是月落风渡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很快,房间里就只剩下了华兮绾和北溟两个人。华兮绾也没有料到北溟出手会这么干脆,她看得出来,那个丽夫人在所有姬妾中是个领头的,想必平日里北溟对她也应该最为宠爱才是,但最宠爱的女人,北溟却是说杀就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汤被端了起来,距离嘴巴近了,近了,再近了……然而,华兮绾却没有喝下去,而是将之又倒回了盛汤的食盒里,丽夫人皱了皱眉头,正欲开口,就见华兮绾的衣袖在盛汤的食盒上面拂过,接着那食盒就倒了下来,一食盒的汤水大半洒在了她的喜服上。

“啊!”华兮绾尖叫一声,慌乱地拍打着喜服,却不料,就在这个时候,她的喜服竟然自己烧了起来!

所有人的面色俱是大变,门口的丫鬟婆子和侍卫闻声立刻冲了进来……

两个时辰后。

华兮绾躺在床上,手上大腿上还有腰腹间都缠了不少白纱布,她被烧伤了,虽然不算很严重,但也需要好好休养几天。

在她的床前,密密麻麻地跪了一地的姬妾,全是之前给她送了吃的的人。

而在床头,立着一个男子。

初见这男子的时候,华兮绾吓了一大跳,只因这个男人,竟然是那天见到的面具男!而面具男……哦,不,溟王北溟,北溟见到她的时候,也愣了愣,不过此时两人谁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大夫替华兮绾包扎之后,北溟便让一众姬妾跪在了这里。

一名姬妾委屈地看着北溟道:“王爷,我们只是好心来给姐姐送吃的,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衣服会着火,求王爷明鉴啊!”

北溟目光冷淡,这时候,一名大夫匆匆走了进来:“王爷,查清楚了,是那汤里放有石灰石,石灰石落到王妃衣服上的时候与空气接触,迅速升温,所以烧了起来……”

北溟的眼睛在听到“石灰石”三个字的时候瞬间变得通红,当初,他和洛央就是掉进了石灰岩池中才会变成今天的样子……

想起那段改变了他一生的往事,北溟周身的气势在这一刻变得冷冽如冰,开口,字字阴寒:“说!汤,是谁送的?!”

所有人都听得出来北溟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杀气,一瞬间,不少姬妾都不由自主地开始发抖,北溟平日里对她们是很宠溺,但她们也都清楚,一旦惹怒了溟王,后果不堪设想!

丽夫人硬着头皮:“王……王爷,是妾,但妾……”

丽夫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北溟的身形一闪,丽夫人立刻被掐住了脖子。

丽夫人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铁青,她紧紧地看着北溟:“王……王爷……”

北溟低吼一声,手指蓦地收紧,丽夫人瞪大了眼,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头一歪,瞬间气绝。

“啊!”

所有的姬妾顿时吓坏了,北溟一甩衣袖:“都给本王滚出去!”

“是!”

所有人死里逃生,如蒙大赦,连滚带爬地带着丽夫人的尸体离开了房间,而那大夫本来还欲接着说在那汤里面还有另一味毒药,却并不致命,只是……

但看着北溟的样子,想了想,他还是把欲出口的话吞了回去,揖了一礼赶紧告辞。

很快,房间里就只剩下了华兮绾和北溟两个人。

华兮绾也没有料到北溟出手会这么干脆,她看得出来,那个丽夫人在所有姬妾中是个领头的,想必平日里北溟对她也应该最为宠爱才是,但最宠爱的女人,北溟却是说杀就杀了,下手毫不留情……

难怪别人说溟王凶狠残暴,残忍噬杀,看来也不是空穴来风。本来华兮绾还想着那天北溟给她伤药的时候人还挺不错的,但现在看来……

华兮绾眼神闪了闪,其实,那石灰石根本就不是丽夫人放进汤里的,现代人但凡学过化学的都知道,石灰石的主要成分是碳酸钙,贝壳的主要成分也是碳酸钙,只不过这些古代人不知道罢了。

丽夫人在汤里是下了药,但却不是石灰石,而华兮绾也只是扔了个贝壳饰品进去,借着那毒与它发生化学反应,催化了一下而已。

北溟看向华兮绾:“说吧,为什么是你。”

华兮绾从床上坐了起来,撇了撇嘴:“你女人那么多,又杀人如麻,哪个女人敢嫁给你啊?”

北溟眼神动了动,开口:“那你又为何要嫁给本王?”

华兮绾想了想,却是转移了话题:“你既然认得我,那你也就知道武进侯府并没有遵照皇上的旨意,把华语漪嫁给你,你打算怎么做?”

闻言,北溟没有开口,却是往前走了几步,靠近了华兮绾,他的身体慢慢俯了下来,欺近了她,靠得近了,华兮绾才感觉到北溟身上的气势到底有多压迫,她紧紧地看着北溟:“喂,你想干什么?”

北溟目光如炬:“给你两个选择,一,死!二,做本王的王妃,你选哪一个?”

华兮绾皱了皱眉头:“我不是告……”

“选哪个?”北溟压低了声音,身上的气势却更加慑人。

华兮绾咽了咽口水:“还有第三个选择吗?”

敢跟他讨价还价?

北溟的目光在一瞬间变得冷冽。

“第二个!”

华兮绾赶紧举双手投降,人在屋檐下,她就低低头好了,反正来日方长。

看着华兮绾怪异的姿势,北溟皱了皱眉,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顺势将手放在了华兮绾的腰带上。

华兮绾面色微变:“你做什么?”

“做什么?”北溟眸中闪过一丝火热,“自然是做该做的事!”说着,北溟拉开了华兮绾的外衣。

“等等!”华兮绾赶紧将双手抵在北溟的胸前,“我受伤了!”

“受伤?”北溟发出一声轻笑,“你不是说本王杀人如麻吗?你觉得,本王会在乎你这点小伤?你现在是本王的王妃,乖一点,本王会对你好的……”

会对她好?她都这样他还说对她好?果然,男人在床上的话能相信那母猪也能上树了!

“可是……”华兮绾脑袋连转,也顾不得那么许多,“可是……可是……我疼啊!”华兮绾说着脸上带上了一丝委屈,“真的很疼,改天……改天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