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总裁> 亿万星辰不及你
亿万星辰不及你已完结

亿万星辰不及你

来源:微小宝作者:梦奇标签:总裁,职场,赘婿主角:罗依依,秦之昊

小说主人公是罗依依,秦之昊的小说叫做《亿万星辰不及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梦奇最新写的一本总裁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活了?“我告诉你,你赶紧给我去找工作,要是拿不出钱来给你妈治病,我就…嗝…呵呵,隔壁王老头的儿子还缺个儿媳妇,还能拿到三万块钱的彩礼钱…。。”罗依依目眦具裂,险些站不住身子,“我不!!我不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又怎么样?”易莫琛也不服输地回应。

“很好,好。”秦之昊转身走向门口,手放在门把上的时候,他又回头,深深看了一眼罗依依,眼中带着警告的意味,而后甩门而去。

“哐!”一声巨响之后,留下一室寂静……。。

直到秦之昊离开,罗依依才终于腿软一般跪坐在了地上,她双手掩面,哭得双肩微颤,直到许久,一双温暖的手放到她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她才泪眼朦胧地抬起头,哽咽地说了声“对不起……”

易莫琛心中升起一抹怜惜,看着眼前的女孩,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她也曾经露出这样绝望又无措的目光,当时的自己无力可施,最后后悔终生。这让他想要帮一把罗依依,不让悲剧重演。

他递过来一块手绢,“擦擦吧,看你哭得丑死了,你有什么好说对不起的,把他带来的是我,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看到他。”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纠葛?方便跟我说说么?”

面对易莫琛探究的目光,罗依依只觉得浑身冰凉,无地自容,她不想面对可悲的过去,只能避而不谈,“易莫琛,我很感谢你收留我在这里做保姆,给了我几年安定的时光,可是现在我该走了,我不想因为我让你们兄弟情断。秦之昊他不是一个会善罢甘休的人。”

她擦了擦眼泪,支撑着身体从地上站起来,一边也在暗自唾弃着自己,怎么那么没用,看到秦之昊就碎了一身心防,再次被伤得体无完肤,难道教训受的还不够么?长点记性吧,罗依依,离他远远地,跑到一个接触不到他的地方去,再也不见了。

易莫琛一惊,紧紧抓住罗依依的手臂,“你要辞职?”

“是的。”

“我不许!我是你的雇佣人,凭什么秦之昊一来你就要走,我不答应!”他在这方面有着固执的偏执,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事请,现在呆在他身边不好么?做饭,帮他搭配衣服,这样的日子多快乐啊。

罗依依叹息着摇摇头,把易莫琛的手从手臂上拿开,憔悴的脸上带着哀求的神色,“放我离开吧,我不希望因为你,还继续跟秦之昊有什么牵扯,我只想离他远远地,所以只能离你远远的,求你,让我走吧。”

被依依这样哀求,易莫琛嘴里的拒绝也没办法说出来,他只能拧着眉头,握紧了自己的拳头,这一刻,他真的很想把秦之昊狠狠揍一顿,把他们的过去挖出来,可是他知道这样会把依依逼上绝路,所以只能看着依依拖着疲惫的身躯收拾好东西离开,这种无计可施的感觉,让人想起不好的回忆。

“如果有一天,你需要我,随时找我。”这是走之前,易莫琛说的最后一句话。

“谢谢你。”罗依依露出了一个久违的笑容,易莫琛才发现,相处这么多年,极少见她笑过,她永远都是那样麻木的表情,仿佛对未来绝望着,原来她只是不快乐啊。

话分两头。

秦之昊摔门离开之后,心中的一股郁气难以抒发,让他整个人都无比暴躁,一路飙车开回秦宅,他把西装外套脱了甩给门口迎接的李妈,就大踏步走了上楼,连抱着画本小步子跑来找爸爸的秦姝都没有看到。

他一边走进房门,一边打电话给自己的特助,“钱锐,你当初不是说罗依依离开A城了么?为什么我会在易莫琛的家里看到她?她竟然做了易莫琛的情妇!你把这件事情给我查清楚,再弄错你就给我滚出A城。”

电话那头的钱锐眼中闪过一丝阴毒,嘴上却唯唯诺诺地答应“是是,我会查清楚的。”

等挂上电话,他气的摔了一个杯子,想了想又拨了个电话,“喂,陆小姐,是我钱锐。”

“你找我干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不联系么?”

“陆小姐,事出突然,今天总裁在易总家里看到了罗依依,所以我才……。”

“谁?罗依依?!!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怎么又出现了!那现在之昊是什么样的态度?”

钱锐转了转眼珠,“总裁自然是念念不忘,让我查清楚罗依依的下落,怕是要旧情复燃啊……。”

“放屁!之昊才没有对那什么罗依依有什么旧情!”女人恶狠狠地打断了钱锐的话,心却慌了起来,她刚刚做好的美甲深深抠进手心,尖锐的疼痛感使她冷静下来。“你给我继续跟进,查出来她住哪之后,先告诉我,之昊那边,我来搞定。”

“好的。”

而那边刚辞职的罗依依却不知道自己的出现扰乱了一池春水,有人狗急跳墙,有人心慌意乱,还有人念念不忘……。

离开了易家,她又失去了栖身之所,也没有了经济来源,不知道何去何从,站在街头想了很久,直到初春的冷风侵蚀着她单薄的身体,她察觉到一丝冷意,才慢慢踱步走向自己的家。

在这座繁华城市的一个角落里,生活着一群贫民,和灯红酒绿的城市街景完全不同的地方,这里泛滥着腐朽的气息,摇摇欲坠的破房子,还有行色匆匆讨生活的路人。罗依依打开其中一间屋子的门,扑面而来一股酒气,让人不适得想要闭气。

罗依依皱着眉头,加快了步伐,进门打开窗户通风透气,走到里屋去看躺在床上的母亲,看她还熟睡着微微松了一口气,这才关上房门走到小客厅里,对烂醉如泥的父亲轻声劝告“您就不能少喝点酒么,这屋里乌烟瘴气的对妈妈身体不好。”

林庆躺在沙发上打了个酒嗝,醉醺醺地推了一把罗依依,“我还轮得到你管,你怎么…你怎么回来了?嗝~”他伸出手,“工资发了么?给,快给我。”

罗依依皱了皱眉头,从包里拿出一千块钱,刚拿出来就被林庆一把抢走,罗依依叹了口气,好声好气地说“爸,你少喝点酒,我……我刚刚辞职了保姆的工作,可能暂时没有太多钱给你们,你省着点花,还要给妈买药……。”

正乐呵地数钱的林庆听到辞职的事情,脸色一沉,抬起手就是一巴掌,“你又,又丢工作了!我养你这个女儿有什么用!啊…。五年前丢了好好的助理工作,忽然要去做个保姆,现在连保姆工作都丢了,你打算干什么?要饭去么?”

捂着脸的罗依依只觉得脸部胀痛,可是心里却像一潭死水一样,反正这个爸爸从小到大也没对她有过好脸色,打骂都是日常罢了,没有爱又何来伤心呢,她只是舍不得母亲罢了。

酒气冲天的林庆一点也没觉得打女儿有什么不对,他现在醉的昏头昏脑,感觉自己就像天王老子,谁敢惹他!这么多年的便宜女儿,难道白养活了?

“我告诉你,你赶紧给我去找工作,要是拿不出钱来给你妈治病,我就…嗝…呵呵,隔壁王老头的儿子还缺个儿媳妇,还能拿到三万块钱的彩礼钱…。。”

罗依依目眦具裂,险些站不住身子,“我不!!我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