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穿越> 妃同寻常:一等奸商二等后
妃同寻常:一等奸商二等后连载中

妃同寻常:一等奸商二等后

来源:奇热作者:樱菲梦舞标签:穿越,穿越,官场主角:吴悦,金希澈

主角是吴悦,金希澈的小说叫做《妃同寻常:一等奸商二等后》,它的作者是樱菲梦舞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事,绕过三生石,就可以重新转世为人了。”它说。“我怎么会来这里?难道说我已经死了吗?”想到这,吴悦后背发毛,她还年轻,还没活够呢,就死翘翘了?“对啊,活人是来不了这里的。”它说。“我死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过了多久,吴悦缓缓睁开眼睛,发现她处于一条小船上,所处的河流漂满了散发着红光的彼岸花,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她努力回想在哪里见过,脑子一片空白,可能是她多心了吧。

顺着河水漂流,前方有一座桥,桥上人来人往,桥头还有一个穿黑衣的女人拿着碗在分发什么东西,她眼睛一亮,大喊:“喂,这是什么地方?”

可是桥上没有一个人往底下看,好像根本听不见她的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她挠头,神情沮丧,这个场景是师父没有诉说过的,要怎样才能离开这里?不死心的她又大叫了起来。

“死女人,你叫破喉咙也没人听得见的。”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彻在她的耳边。

吴悦急忙去寻找声音的主人,可是周围没有半点人影,她伸出手去试探的触摸空气,一个滑溜溜的东西搭在她的手上。

吴悦惊慌的一甩试图把它甩开,它却贴的更紧了,她的眼泪都飙出来了。

“你快出来。”吴悦带着哭腔说。

“切,胆子真小。”那个声音不屑的说道。

“如果你突然被滑溜溜的不是人的东西抓住,你能不害怕吗!”吴悦马上反驳。

那个声音沉吟了一会,“说的也是。”吴悦几乎能想象到它托腮点头的样子。

“那你快出来吧。”吴悦说。

“嗯。”声音痛快的答应了。

一个类似水晶的娃娃浮现在空气中,它的手脚,躯干都是透明的,只有一双宛若红宝石的眼睛闪闪发亮,它朝我咧嘴一笑,吴悦可以从它透明的嘴里看到白森森的牙齿,有点骇人。

“你是什么怪物?”她声音颤抖的问。

“怪物?死女人,你太不识货了,我可是人人都想要的宝贝,怎么能与怪物那种低级货相提并论!”它神色激动的反驳道。

“那你是什么宝贝?”吴悦只好顺着它的话问。

“你想要什么我就能变成什么,是不是很厉害?”它骄傲的说道。

“是挺厉害,但那又有什么用,轻易得到的东西是不会认真珍惜的,我宁可通过自己努力得到。”吴悦认真的说。

“嗯?”它歪着脑袋安静下来,似乎是在思考,“对哦,那我是不是没有用了。”亮晶晶的眼睛眨了眨,有点受伤的童声让人听了有点心疼。

“当然不是,你这个独特的才能也是很多人想要都得不到的,你可以利用它帮助别人。”吴悦只好安慰它。

“你当我主人好不好?”它看着我,眼中带着恳求,深处却有一丝玩味

“啊!”没料到它会这样说,吴悦吃了一惊,“为什么?”

“因为是感应到你的气息我才从沉睡中苏醒的。”它说。

“我的气息?”“在那个世界你无论碰都什么都答应他。”师父的话突然闪现在她脑海里,那个他就是眼前的它吗?

“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要回答我几个问题。”吴悦说。

“好啊。”它声音兴奋了起来。

问什么呢?许多疑问涌上来,让她不知从何开口,目光转向距离越来越近的那座桥。

“这是哪里?”她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黄泉啊,那个老女人没对你说吗?”它讶异的说。

“黄泉?”

“对啊,前方的桥是奈何桥,桥上的那个黑衣女人是大名鼎鼎的热汤西施孟婆也,桥上游荡的是死人的魂魄,喝了孟婆汤忘记前尘往事,绕过三生石,就可以重新转世为人了。”它说。

“我怎么会来这里?难道说我已经死了吗?”想到这,吴悦后背发毛,她还年轻,还没活够呢,就死翘翘了?

“对啊,活人是来不了这里的。”它说。

“我死了?”

“你全身的血液都喂给那朵破花了,你觉得你还能活吗?”它说。

“全部吗?现在的我只是个灵魂吗?”我有点不相信。

“差不多吧,你可能要永远留在这了,除非……”它犹犹豫豫的说,十足的钓足了吴悦的胃口。

“除非什么?”她急追问。

“除非你把你手心的那片花瓣给我,我就告诉你。”红宝石般的眼光流转,闪出狡黠的气息。

“这个吗?”吴悦伸出掌心,花瓣浮现而出,和上一次不同的是,这一次有两片小小花瓣,颜色也更浓郁了一些。

“对啊,就是这个。”圆圆的眼珠里满满都是渴望,“把这个给我吃一片,我就帮你回到上面去。”

“这是回到上面去的代价吗?”她说。

“是我帮你的报酬。”

“好吧。”毕竟师父说过什么要求都要答应它,更何况这小小的花瓣呢,虽然心有不舍,一片花瓣还是自手心而出,飞到了它的那里,它迫不及待的张开大嘴,吸进嘴里,还使劲的嚼了嚼,再意犹未尽的吞下。

红宝石的眼又贪婪的看着她手心中的另外一片花瓣,见状吴悦忙把花瓣收起来,都让它吃了她还怎么修炼。

“现在可以帮我回去了吧。”吴悦说。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还要答应我一个要求。”它说。

“什么,还有要求?”她惊呼。

“一个小小小小的要求,拜托啦。”它双手合十说道,透明的手掌闪着点点光。

“真拿你没办法,说吧。”吴悦只好无奈的点点头。

“带我一起上去。”

“哦,就是这个啊,我答应了。”吴悦没想到它竟然提出这么个要求,带它上去应该不是什么难事,看它的样子还蛮厉害的,这样彼岸宫也能多一个帮手,何乐而不为呢!

它也没想到吴悦会这么痛快的就答应它,小脸愣了愣,不可置信的样子好可爱。

“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帮你回去。”它说,透明般的手臂高举,水面上的彼岸花瓣扬起,凝聚在空中,随它的的手势凝聚成一个血红色的花球。

“以黄泉之水滋养的彼岸花汁为你凝成心脏。”它说,一个跳动的心脏在它手中缓缓成形。

把心脏安在吴悦的左胸处。

吴悦能感觉心脏在嘭嘭跳动,新造出的血液逐渐流入各条动脉,身体也越来越重,小船仿佛已经承受不了她的重量,向下坠落。

“哈哈,完成了。”它大笑一声,变成个透明的光点闪进吴悦的眉心,“你要履行承诺把我带出去呦。”耳边响过这句话重归沉寂。

水已经漫过了她的身体,很快的漫过她的脖子嘴巴鼻子眼睛,让她无法呼吸,对氧气的强烈渴求又让她的嘴巴鼻子张大,水从四面八方涌进来,挤压着她,难道她要这样死去?

“咳咳。”吴悦睁开眼睛,拼命咳嗽着,那种窒息感让她心有余悸,天已明,环顾四周,她仍处于祭坛之上,那妖娆的巨大彼岸花也重新回归了青铜之色,如昨晚的一切只是场梦。

青石广场上仍跪满了虔诚的信徒,她们见吴悦醒来,一夜未合满是疲惫的脸上露出惊喜之色。祭坛下彼岸花均已枯萎,干瘪的花瓣无力的垂下。

吴悦起身,盘腿坐了一夜的身体微微发涩,却蕴藏了无尽的力量,右手伸向眉心,轻轻抚摸,一朵小小的彼岸花妖娆绽放,这个标记意味着她成功了,嘴角轻扬,扬出完美的弧度,下巴微抬,金袖飞扬,接受天地的膜拜!

“宫主威武,宫主威武……”众人在地上重重嗑下去,每个人心中洋溢着自豪感,她们知道她们会成为天地间最强大的存在,以后可以尽情享受阳光下的世界,这一切均得益于她无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