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帝倾风华
帝倾风华已完结

帝倾风华

来源:微阅云作者:千若满标签:言情,重生主角:慕容轩苏墨

主角叫慕容轩苏墨的书名叫《帝倾风华》,它的作者是千若满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 此时殿里的宫女太监都已经被支开,无人看见此时的风光。腰肢传来的力度更紧,苏墨素净白皙的容颜靠得更近,又伸出一只手揽住慕容轩的肩膀,如果有人在现场,一定会惊呼出声,慕容国的使者竟然如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时殿里的宫女太监都已经被支开,无人看见此时的风光。

腰肢传来的力度更紧,苏墨素净白皙的容颜靠得更近,又伸出一只手揽住慕容轩的肩膀,如果有人在现场,一定会惊呼出声,慕容国的使者竟然如此轻薄陛下。

意识到不好,慕容轩想要挣脱,却被紧紧禁锢,苏墨纯色黑瞳变得平静,“陛下既然加入了这场游戏,这就要退出么?”

“请使者放开。”慕容轩皱眉,率先败下阵来,方才她竟然被苏墨的目光盯得心跳紊乱,脸色绯红,两世为人竟然也会如此,这让她有些慌乱。

可是腰肢传来的力度更紧,苏墨轻轻掠过慕容轩的修长白皙的颈脖,细嗅馥郁的梨花香,却是清风荠月,不带一丝情欲,“苏墨有些不舍得陛下。”

“外面有数万内廷侍卫,数千影卫,只要我一声令下,使者可能走不出这个皇宫。”

“那苏墨情愿死在陛下手里,”苏墨靠得越发近,就要贴在慕容轩的脸上,“陛下请放心,苏墨不会过多轻薄陛下,只是想和陛下合作,共成一番大事。”

一瞬间慕容轩知道了苏墨为何靠得如此近,就算外面的影卫看入屋内,只能够看到两个人抱在一起,听不到声音。

“琅琊国这是想要将手伸入慕容国?”慕容轩反手揽过苏墨的肩膀,才能够勉强稳住身体。

“陛下多虑了,苏墨只是爱慕陛下,想要为陛下多做一些事情。”

或许上一世的慕容轩还会这么容易相信情爱能够死心塌地不慕权势,可是经历过挚爱之人为权势而背叛之痛重生为人的慕容轩,又岂会这么容易交付信任,哪怕是逢场作戏的利用,也不会容许别国哪怕伸出一丝触手来干扰慕容国的安宁。

掌中出现两枚毒针,慕容轩刹那绽放笑容,如牡丹花开,枯柳吐新,手中却将银针,拍向身上之人。

银光闪烁之际,苏墨微微侧身,松开慕容轩,躲避银针,纯色之瞳漠然,“陛下好身手。”

“应该是使者好身手才对。”慕容轩上前将银针收回,以她现在的处境并不能够大肆制作,所以只出两个银针就够,也不指望能够打到苏墨,只要逼退对方就可以。

收回银针后,小心翼翼地装回布袋,上面萃有毒液,若是不小心伤到自己,不死也要脱层皮。

“陛下这是要隐瞒自己的倚仗?”苏墨似笑非笑。

“哦,不想浪费而已。”

“……”

慕容轩眯起眼睛,眼里闪烁冷光,“使者可以告辞了。”

“谨遵陛下圣旨,在下告退。”苏墨并没有行礼,反而踏上一步,也不怕慕容轩再次出针,唇角掀起一抹温润笑容,“陛下太瘦,有点磕骨头,应该多吃饭,不然有些为难陛下的未来皇夫了。”

“朕还没有皇夫,不如前去琅琊国提亲,立使者为皇夫如何,相信太后也很喜欢。”慕容轩露出狡黠的笑容,却没想到苏墨还真的就欺身上前,低沉开口。

“求之不得。”

黑曜石一般的眼睛带着笑意掠过慕容轩全身,玩味说道,“那就请陛下多吃点,看这身子还没有长大,有点磕手。”

脸,黑了下来,慕容轩腹诽,自己已经十六岁,尽管外表因为长期吃不饱饭而瘦小得多,再怎么说都已经及第了,而苏墨,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也是十六岁,还没有及冠,有什么资格说这番话。

“使者也要多吃点,不然可能满足不了未来王妃。”慕容轩同样似笑非笑地掠过苏墨全身,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这让苏墨升起了更大的兴趣,就忍不住多逗弄些,“只要陛下不嫌弃就行。”

“朕很嫌弃,”话刚出口,慕容轩就有些后悔了,这句话太过暧昧,急忙补充,“所以使者恐怕做不了朕的皇夫。”

“陛下没有看过,又怎么知道在下能不能做陛下的皇夫?”

为什么总要纠缠这个问题?两世为人的慕容轩老脸一红,干脆闭上嘴巴,反正也斗不过苏墨。

只是目光仍旧不怀好意地警惕苏墨,后者见此却是更为云淡风轻。

“世子,你不能过去!”门外传来骚动,莫长风完全不顾君臣礼节,直接推开木门,目露杀意地看着慕容轩,冷冷开口,“我和陛下有要事相谈,还请琅琊国的使者退避片刻。”

“那苏墨就先告辞了。”

离开的时候,苏墨还贴心地为二人关上大门,将明处的宫女太监,暗处的影卫,统统阻隔在外。

屋内的气氛冰冷,阳光映照却毫无热度,莫长风眼中隐含怒火,双手握拳,如果不是因为宫中除特殊侍卫在其他人一律不可佩戴刀剑,恐怕莫长风手里握的就是一把刀剑了。

身法迅速如同魅影,莫长风一下子欺近慕容轩身前,愤怒快要将理智燃烧殆尽,他伸出一只手,狠狠地捏住少女细腻的颈脖,掐出红印,“常钦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杀他。”

强劲的力度阻止空气呼入,在心里却是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我没有杀他。”

只是害了他。

之后便是目光澄澈地看着莫长风,少女也不挣扎,直到身上的力度消失,平静说道,“我真的没有,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对他下不去手。”

那是一个内心孤独渴望自由的纤瘦少年,最大的愿望是抛弃众生为之疯狂的皇位,前去长白山看看,可惜却像莲妃一样,成为他人获取权势的垫脚石。

“如果臣没有记错的话,陛下的生母擅长毒药,而常钦验尸结果也是死于剧毒,让臣怎么相信陛下!”莫长风冰冷开口,等着慕容轩所谓的解释。

只有慕容轩有这个动机,只要她对莫常钦暗中下毒,太后便无人扶持,只能够让她这个冷宫公主登上皇位,莫常钦身死,她就是最大的受益人。

莫长风也是直到莫常钦一直以来的愿望,也很喜欢这个弟弟,可是最后他却死在了他面前。

望着那道急速坠落的明黄色的身影,和刚刚离开祭台边缘时想要飞跃的动作。

这让莫长风心如刀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