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名门暖婚:情深不晚
名门暖婚:情深不晚连载中

名门暖婚:情深不晚

来源:追书云作者:采南标签:言情主角:顾停雨陆沉

独家完整版小说《名门暖婚:情深不晚》由采南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停雨陆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在陆父将一根与她手腕粗细相等的棍子打断时,她的眼底浮起了恨意。 “你算什么父亲!”她歇斯底里,冲上去抓住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保镖的手,狠狠地咬住。 动手她没胜算,但是可以动嘴。 此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陆父将一根与她手腕粗细相等的棍子打断时,她的眼底浮起了恨意。

“你算什么父亲!”她歇斯底里,冲上去抓住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保镖的手,狠狠地咬住。

动手她没胜算,但是可以动嘴。

此刻她突然间像一只露出利爪的小野猫,不管谁靠近,都会毫不犹豫地给他一爪子。

一群训练有素的保镖哪里见识过这样毫无章法的撒泼式打法,一时间全都乱了阵脚。

陆海川更是看得目瞪口呆,何曾见过这么泼辣的女人。

“哎哎哎……你别咬人啊!”保镖对着一个女人打也不是骂也不是。

他们只能防守躲避。

何况这女人还是他们家少总的女人,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动她一根头发丝。

谁知话音刚落,顾停雨嘴上的力道猛地又加重了几分。

“嗷~”保镖惨叫一声,“你这女人属狗的吗?”

伏在地上的陆沉,微微抬起头,同样震惊地看着她,仿佛走火入魔一般。

他颤颤巍巍的爬起身,全身的骨头疼的像拆散了重装过一般。

“顾停雨,住手!”他努力提高嗓音命令,事实他讲话已经没有任何作用。

此时的顾停雨,完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她已经听不进任何声音。

她的爆发力惊人,那些保镖相继退避三舍,脸上的表情尴尬而扭曲。

陆父也看的心悸,完全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被一个看起来没有任何威胁力的女人搅了局。

尤其那充满仇恨的眼神,让他大为震惊。那样的眼神出现在她身上太过诡异。

“顾停雨,别这样。”陆沉已经分不清身体难受还是心里难受。

但顾停雨根本听不进他的话,依旧招招狠厉,口口致命的同几位保镖撕扯在一起,甚至连一丝声音都没发出来。

他第一次朝着自己的父亲投去夹带祈求的眼神,“爸爸,别逼我对你动手。”

陆海川看着他的眼神,惊愕的一震,眼中闪过愤怒、不敢置信、以及流泻而出的狠厉。

“停!”他下令,眼光依旧停留在陆沉脸上,“也别逼我动不该动的人,把我交待的事情办好了。你死在女人身上,我也绝不会多问一句。如果办不好,那就不要怪我不顾父子情义了。”

他说完负手大步离去。

顾停雨盯着消失的背影和被狠狠摔上的门,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陆沉艰难的挪动脚步,来到她面前蹲下,抬起的手还未落到她身上,便被她躲了过去。

“别碰我!”她像一只受惊的小兽,乌溜溜的大眼中全是惊惧。

陆沉的手在半空中僵住,他颤抖着收回来,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停雨,你看看我。”他小心翼翼的诱哄,“看看我是谁?”

顾停雨维持着双手环膝,下巴搁在两膝中间的姿势未变。带着浓浓防备又怯生生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脸上。

看清楚眼前的人,微微恍惚过后,似乎放松戒备的吁了口长气。

旋即豆大的泪水,一颗颗滚落出眼眶。

陆沉慢慢地靠近她,将她抱紧在怀里,轻声安抚:“别怕,没事了。”

顾停雨任由他抱着,安静的哭了一会儿。很快擦干眼泪,说:“陆总,我扶你去医院吧。”

陆沉望着她无声颔首,想说什么,终究是没有说出来,将所有疑惑压在了心底。

--

医院,高级VIP病房里,顾停雨正红着眼睛盯着病床上的人,问:“你经常被父亲毒打吗?”

陆沉看她一眼,不置一词。

“你经常挨打吗?”她执拗地问。

“是的,从小这么被打到大的。”陆沉见她纠结在一起的眉毛,又补充了句,“不用担心,这不是最严重的。”

顾停雨:“……”

什么叫不是最严重的?

她都快被气死了好吗!

这是安慰她呢,还是故意让她心疼呢?

“你身上那些陈年旧疤都是他打出来的吗?”她心疼地问。

陆沉无声地盯了她半晌,反问:“谁给你的胆子盘问我?”

虽然很平静的语气,眼中明显带着不悦。

顾停雨前一秒还在心疼他的心情,瞬间荡然无存。

她垂下眼皮道:“对不起,是我僭越了。您放心,我不会乱讲的。”

陆沉听了她的话,脸色并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难看。

原本刚拉进几分的距离,一秒又被打回原点。

男人的目光略有些淡薄:“你是我的司机。”

只一句,顾停雨就懂了。

她只是他的司机,做好本职工作,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

从第一次见陆沉,便是这样吝啬言语,仿佛非常讨厌讲话,不失风度,却总隔着距离。如同隔雾看花,看不清虚实。

“我知道。”顾停雨回答。

接下来,她不说话,陆沉便始终沉默,毫无交流。

她看向窗外,月亮隐没在云翳里,夜色黑魆魆的。原来还有些枯枝败叶,两场大雪后,现在也落光了,成了秃树。

她不由叹了口气。

陆沉闻声,锐利的眸光投射过来,“你先回去吧,明天直接去公司找我。”

“那您需要人陪……”她话没说完,手机铃声响起来。

刚接通电话,对面就传来怒气冲冲地质问:“小雨,怎么回事啊?你离婚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都不跟家里人商量呢?”

是顾晨阳,她的哥哥。

“哥哥,怎么回事?”她的心一下子揪紧了。

“先别问了,赶紧得回家一趟吧!”顾晨阳说完就撂了电话。

顾停雨一听就知道坏事了。

她转身对陆沉说:“对不起,陆总。我家里出了急事,必须马上回去一趟。”

陆沉看她一眼,从鼻子发出一个单音节:“恩。”

顾停雨不放心地问:“那您需不需要人陪?”

陆沉:“……”

算了,跟他沟通障碍。

顾停雨一跺脚,转身离去。

她管不了这么多了。

回到娘家后,老远就听到前婆婆正扯着尖锐的嗓子在那哭天抢地。

“你们家闺女嫁到我们家,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她不领情就罢了,还不乐意让我儿子碰她。我儿子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生生忍了三年容易吗!街坊邻居们都给评评理,我们周家对他们家闺女哪点儿不好了,我拿她当亲闺女一样对待,她不仅勾搭了野汉子,还敢打我儿子,威逼我儿子跟她离婚,现在不得已把婚离了。她还在外面诅咒我儿子!造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