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都市> 医修浪少
医修浪少已完结

医修浪少

来源:掌中云作者:九界第一少标签:都市,玄幻主角:霍浪王小雪

新书推荐,《医修浪少》是九界第一少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娱乐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霍浪王小雪,书中主要讲述了:品玉斋是萧小晓的店铺,萧小晓是金朝阳的老婆。而明珠饭店又是金朝阳的。所以,品玉斋发起的鉴宝酒会,理所当然的就在他老公的饭店进行。整个一楼和二楼,占地将近千平,系数被布置整理。一楼酒宴会厅,二楼展示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品玉斋是萧小晓的店铺,萧小晓是金朝阳的老婆。而明珠饭店又是金朝阳的。

所以,品玉斋发起的鉴宝酒会,理所当然的就在他老公的饭店进行。整个一楼和二楼,占地将近千平,系数被布置整理。一楼酒宴会厅,二楼展示厅,古玩玉器,孤品字画,等等来自各路各人的宝贝,被系数上了展台。

当然,其中少不了品玉斋的各种展品展示。所以,其金银珠宝满目,应接不暇。让人眼花缭乱。

每一个展台前面,都配备一个专门看守。防止有人下手偷窃。

霍浪和王小雪再次来到明珠饭店,两个穿着复古旗袍的美女迎宾笑着拦住两人:“对不起这位先生和这位小姐,今天明珠饭店不营业,已经被包场正在举行酒会。还望您下次光临,谢谢!”

霍浪把那张萧小晓给他的邀请函递给迎宾,迎宾看了一眼连忙半弯腰做出邀请的姿势:“对不起先生,您请。”

霍浪和王小雪进去,王小雪顿时瞪大了眼睛。整个一楼,已经有惶惶近百人。

各式各样的样,或者是西装革履,或是高档休闲名牌大装。一看就知道各个都是成功人士。

而现场的女人,要么大气职业女装,要么是那种坦胸漏背的晚礼装,各个千娇百艳,争芳斗华。

而霍浪和王小雪两个人,一个一身地摊货,一个牛仔裤球鞋,与现场的气氛完全是格格不入。嗯,就像是白灿灿的一堆大米里的两颗黑黑的老鼠屎。

这就是社交场,身份,着装,气度,档次等等等等因素,会让人一眼就立刻分辨出你到底是哪个阶层哪个圈子的人,不需要你自己说明,大家也不会看走眼。

很明显,霍浪和王小雪压根就不是这个场合里的人。纯粹就是混进狼群里的两条狗,土狗!

王小雪一见这种场合就懵了,抓着霍浪的胳膊,小声的道:“霍浪,这好像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这不是我们该来的地方。要不,我们两撤吧?”

霍浪抖了抖胳膊:“没出息,撤什么撤。都是两条腿支着个腔子的人,你怕他们干什么?走,哥带你先大吃一顿再说。谁告诉你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的?这就有!不吃白不吃,吃!”

两人不理会众人,众人自然也不会理会他们两个。反正谁都不认识谁。

其实,王小雪的担心完全是没有道理,如她和霍浪,尽管一看就不是这个场子的人,但是那些人也根本不会看他们一眼。即便看了,也是一扫而过,他们是懒得搭理你的。也不会无聊到跟你说话。他们都有自己的圈子自己的朋友需要客套。

两人来到一楼展厅的边上,这里的展台上,统统都是各种高档冷食品和烹炸食品。当然还有各种美酒和饮料。

厅内的宾客们,无论男女,都在场地中央,围成一个小范围的圈子热烈的交谈着,几乎没有人理会这些吃食,只是手里端着一杯红酒或者香槟饮料之类的做着样子。

似这种宴会场合,没有人会把吃食当一回事儿。

但是,可但是,霍浪和王小雪可是当一回事儿了。清炸蟹、爆芋、以及各种不知名的贵重糕点。

霍浪端着一个盘子,拿着夹子夹了满满一大盘子,还挑了个瓶子看起来最好看的洋文商标牌子的红酒,倒了满满一大杯,坐在边沿的展台上开始大吃大喝。

看着霍浪如此不羁,王小雪同学也忍不住了。放开了她吃货的本性,也搞了满满一大盘子,两人开始往嘴里猛添。真是太好吃了,两人吃的高兴,香槟和红酒还不时的碰一下杯子。无视旁人,自得其乐。

如此无视旁人,胡吃海喝的霍浪和王小雪,引起了部分宾客的注意,心中顿生疑窦,这两人谁呀?

我滴个天啊,这还……有没有点形象了?

萧小晓的客人里,居然还有这等人嘛?

这完全是好像从大街上捡来的两个饿死鬼么……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王小雪坐在高脚凳上,两杯外国香槟下肚,小脸有点微红,吃了差不多大半饱的她冲霍浪举杯:“霍浪,谢谢你免费的午餐啊!”

霍浪拿着又一杯满满一杯的红酒跟他碰杯:“有福同享,有福同享,不客气……”

然而,两个自得其乐的人,终于引起了别人的注意。那就是现场维护秩序和以防不测,负责安全的巡视保安。

同样一个穿着旗袍的女服侍拿下自己腰间的对讲机,小声的呼叫:“高队高队,呼叫高队,你来一下,有两个人,好像不太对劲儿。我怀疑他们是跟着哪位宾客后面混进来的。”

“好的好的,马上就到。盯住他们!注意,不要贸然行事,引起宾客骚乱。”

没一会儿的功夫,一个穿着便衣的高个子平头青年,带着同样毛寸头青年出现了。

平头带着两个毛寸来到了正坐在高脚凳上霍浪和王小雪面前,往两人身上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

这时候,王小雪发现有点不对劲儿,已经被三男一女给近距离盯上了。王小雪拉了拉霍浪的胳膊:“霍浪……”

霍浪正拿着一个汉堡吃的痛快,抹了一下嘴巴:“怎么了……”

话没说完,看到了后面三男一女那充满了敌视的目光。霍浪把最后一口汉堡塞到嘴里嚼着,咕噜一声咽了下去:“怎么了?你们几个这虎视眈眈的,要吃人哪?”

平头没有回答霍浪的话,而是朝霍浪伸出手:“先生,请出示您的邀请函!”

霍浪闻言一楞:“不是被门口那两旗袍给收走了嘛?我又没有两张邀请函。怎么着,你们这发邀请函的时候,还有备用的?”

平头一脸严肃:“那您如何证明您是被邀请的宾客?而不是跑进来混吃混喝的?”

霍浪闻言皱眉:“嘿我说你找病吧?这一屋子的人,合着你们就看我不顺眼是吧?为什么别人不需要证明,非得我们两需要证明?”

平头轻蔑的再次把霍浪从头到脚看了一遍:“除非你能证明自己是被邀请的,而不是混进来的。不然,对不起,请您出去!”

霍浪闻言,火气噌的一下上来,从椅子上站起来:“嘿,你他嘛的就是看我不顺眼,故意整我是吧?帖子收了你让我证明,老子怎么证明?难为人是吧?”

霍浪这一嗓子有点大,一下子惊动了整个一楼的所有宾客,所有宾客立刻全部停下了慢声细语的交谈,全部朝这里看了过来。

平头一看坏了,到底是惊动众人了。

这个责任,他可摊不起。他于是连忙压低嗓子:“先生,请您不要大声喧哗……”

霍浪是纯心把事情闹大,不然真是出不了这口恶气。霍浪就是要让这个狗眼看人低的奴才下不来台。

霍浪顺手抓过食物展台上的一瓶红酒,啪的一声摔在地上,顿时粉碎。这一下,算是彻底把平头毛寸还有那个女服侍震呆了。

完了完了,彻底闹大了!

摔碎了酒瓶子,霍浪瞪圆了眼睛:“他妈的,你一个狗奴才,狗眼看人低是不?整屋子的人,就看我不顺眼,找我的病是不?马勒戈壁的,你给我把萧小晓叫出来,我让她来证明,帖子是不是她亲手递到老子手上的?我来让她给你证明,怎么样啊?”

霍浪直呼萧小晓的名字,这一下可算是吓坏了平头他们几个人。他们几个人算是彻底的被吓怂了:“对不起……对不起先生……我们……我们……请您不要大声喧哗行嘛……有事好商量,有事好商量。”

对于霍浪,他们只是怀疑。却不敢确定霍浪是否真的有邀请函。要是真的确定他没有,那,他们会立刻把霍浪撂倒在地,抬着丢出去。可是,目前问题,只是怀疑……不敢动手啊!

整屋子的宾客都被这边的动静吸引,全都注目而视。这时候,从里面窜出两个人。

而这两个人,俨然就是金武林手下的两个马仔,披肩龙和黄毛。

披肩龙和黄毛是负责这次酒会的安全总负责人。金武林老妈的酒会,安保问题,自然要交给儿子处理。

所以,金武林手下最得力的两个马仔披肩龙和黄毛便成了安保方面的总指挥和总负责人。

两个人本来是在后面喝酒把妞的,安保问题其实一般时候都没有什么问题,所以很清闲。而这平头哥们开始难为霍浪时,手下便有人把情况迅速报告给了总指挥披肩龙和黄毛。

两人闻言,迅速抛下酒瓶子和妹子,飞速赶到现场处理情况。

两人来到,平头连忙后退两步,朝披肩龙和黄毛点头:“龙哥,黄哥,你们来的正好。我们怀疑,这两人没有邀请函,是混进来的。可是……”

当披肩龙和黄毛一出来的时候,霍浪就笑了。这可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啊……

披肩龙和黄毛一出来,见是霍浪。顿时大惊,二话没说,披肩龙一转身,一个响亮的大耳光,把平头打翻在地:“妈的,瞎了你们的狗眼。这是少爷最好的朋友,哥们,救命恩人,霍先生。你们……你们……你们几个,都给我滚,收拾你们的铺盖,滚回你们老家去吧。你们被开除了,真是他妈一群不中用又不长眼的东西!一群饭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