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娇妻错入首席房
娇妻错入首席房已完结

娇妻错入首席房

来源:微阅云作者:柠檬味果酱标签:言情主角:颜灵溪龙厉铖

主人公叫颜灵溪龙厉铖的小说叫《娇妻错入首席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柠檬味果酱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 另外一边。医院最外面的银杏大道上。一辆奢华霸气的迈巴赫停在了路边。 银杏大道是医院的专用道。除了院长之外的人,都不能在这里停车。可见车辆的主人是非常显赫之人。 慕二从病房出来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另外一边。医院最外面的银杏大道上。一辆奢华霸气的迈巴赫停在了路边。

银杏大道是医院的专用道。除了院长之外的人,都不能在这里停车。可见车辆的主人是非常显赫之人。

慕二从病房出来后,见到大道旁停的迈巴赫,立刻走了过去。

他来开车门后,立刻坐到后座上。

后座非常宽大,坐在另外一旁的男人正低着头看着自己手上的一堆文件。

听到车门的巨大声响后,男人连手上的动作都没有停,继续聚精会神地看着手上的文件。

“龙少,这件事情怕是不好做。因为看得出来颜小姐,对于昨天的事情并没有多少好感。所以十之八九会选择拒绝。”

忽然慕二想到李惠美等人,又缓缓道:“我把温家的事情全部调查过。今天见到温东苍的老婆,果然如同我们这边手机到情报一样。颜小姐,在家中的待遇怕是很不好。尤其是她那个婆婆简直就是个泼妇。温冬苍不止在商场上的能力一般,这选老婆的能力也很一般。”

这时龙厉铖终于停下了手上翻页的动作,冷厉的目光投射到慕二的身上,沉声道:“泼妇?”

慕二被龙厉铖这冷冰冰的目光看的后背发凉,立刻把之前看到的事情全部讲述了一遍,然后想了想还补充道:“我看颜小姐,也没有多大心思想要继续在温家待下去了。只是怕要离开温家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温家的旁支本来就是小门小户。颜灵溪手上有一大笔遗产和嫁妆,在这些人眼里就是香饽饽。”

温家本家在四大家族里面勉强拍得到最末尾。但是温家旁支嘛,自然就是个看人颜色的小门小户了。

“让人看着颜灵溪。我不想她来我身边的时候,有什么残缺。”忽然他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这阵子先不要主动联系颜灵溪。从小被母亲宠大的人,没有经历点变故怎么知道我的好?没有我的吩咐,她想要在A市绝对找到不到一个帮忙的人。”

温家的本部跟他龙家倒是有点沾亲带故,所以温家这些年在A市倒是有点脸面。所以温家的旁系才敢这样嚣张。

慕二立刻了然地应下了。他当然心里还是清楚的。颜小姐,居然敢拒绝少爷,自然是让少爷不高兴了。这不一定要让颜小姐吃点苦头,磨耗她身上那些刺猬一样的脾气。

不过他也立刻听从龙厉铖的命令去做另外一件事情了。

另外一边病房内。李惠美见着私下无人,果然嚣张得更加厉害。

“颜灵溪,老娘我懒得管你那些屁话。快把这份财产转让书和净身出户的离婚协议给签了。你要是把这两份合约签了,我到会给我家沐阳好好说。否则,只要有沐阳的帮忙,一定告你婚内出轨。到时候嘛,你妈那个短命鬼在A市也会跟着身败名裂。你说她到时候会不会死不瞑目啊!”

李惠美想着心里就更加得意。当初颜母还活着的时候,整个A市的太太圈谁都夸赞。就算有晚宴,也不把她李惠美放在眼里。

所以她就直接把自己这嫉妒的心情全部发泄到颜灵溪的身上。

她想也没想到就把两份文件扔到颜灵溪的脸上。不过她刚一出手就看都了颜灵溪脸上有些冷厉的表情。

李惠美顿时被吓得心跳都加快了。这一年里面因为颜灵溪对她的尊重,所以她就觉得颜灵溪是个好欺负的。

倒是也没见过颜灵溪居然会有这样恐怖的眼神。

所以那两份文件就这样被她给扔到了地上。

“温乐诗,把文件给我捡起来。”李惠美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不敢这样直接命令下去了。只好让一旁的温乐诗去捡。

温乐诗心里千万个不乐意,但看到李惠美那泼妇一样的表情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好蹲着身子弯腰去捡。但又因为她穿的裙子太修身了,一蹲下去脚下就跟着不稳最后竟跪在了颜灵溪的面前。

颜灵溪懒得理会这两母女,接到手上的两份合约后。她低头一看,立刻笑了起来。

“颜灵溪,你笑个屁!”

温乐诗以为颜灵溪是在笑自己跪在了地上半天才站起来。一想到自己刚刚出丑的模样,温乐诗觉得自己脸上有些火辣辣的。

“我笑就是笑屁啊!我笑你们母女两人简直天方夜谭!”

说完颜灵溪立刻丝毫不犹豫地把手上的两份文件依旧扔在地上。

“要我名下所有的存款和公司股份,还要让我签署这份因为偷人而净身出户的离婚协议。李惠美,温乐诗。你们两个的智商就跟屁一样那个吗?”

从小到大颜灵溪都在母亲的要求下做一个乖孩子。这些粗鄙的话,她倒是从来没有说过。但是这次被这母女两人给真得气着了。

这份离婚协议的第一条就是让她承认自己在这结婚的一年里面都跟数十个男人长期保持这不正当男女关系。呵呵,数十个男人。她还没有那么大的胃口呢。

她想要离婚也是因为她明白了自己就算做的再多温沐阳也冷心绝情如同石头。她之所以会和那个男人发生关系,也十之八九是温沐阳害的。

既然这样,她为什么还要在温家过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