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萌妻打包求带走
萌妻打包求带走已完结

萌妻打包求带走

来源:微阅云作者:诗月标签:言情主角:丁晨夕孟祁岳

小说主人公是丁晨夕孟祁岳的小说叫《萌妻打包求带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诗月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床头有插座,丁晨夕坐在床边,而孟祁岳半躺在她的身后。 她吹着头发,白皙的手指穿过乌黑的头发,热呼呼的风呜呜的吹拂,吹在脸上,很热很燥。 突然,一只大手夺走她手中的吹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床头有插座,丁晨夕坐在床边,而孟祁岳半躺在她的身后。

她吹着头发,白皙的手指穿过乌黑的头发,热呼呼的风呜呜的吹拂,吹在脸上,很热很燥。

突然,一只大手夺走她手中的吹风机,丁晨夕身子绷紧,腰板挺直,僵硬的任由孟祁岳为她吹头发。

孟祁岳的手不断撩起丁晨夕黑亮顺滑的发丝,手指若有似无的拂过她光……裸的香肩,引得她一阵阵的颤栗。

一丝甜腻的微笑荡在她的酒窝里,品尝到了幸福的滋味。

他真体贴。

丁晨夕心花怒放,紧绷的神经慢慢的放松。

“孟总,谢谢你。”

“孟总?呵!”孟祁岳自嘲的轻笑,随即要求她:“叫我祁岳。”

“祁岳……”

喃喃的,似梦中的轻呓般唤出了他的名字,在心里,她叫了他无数次,却是第一次,从喉咙里发出了这两个短促的音节。

“你喜欢我?”他低哑的嗓音就在耳边,蛊惑着她的心,连骨头也一并酥软了。

“嗯。”

丁晨夕肯定的点头,认真的承认,她确实喜欢他,也希望他能喜欢上她,帮她实现愿望。

“为什么喜欢我?”

明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可他还是问了,也许,他真的很寂寞,才会如此的失常。

今天的一切,归根结底都是寂寞惹的祸。

她的头发很顺滑,握在手心里就像绸缎,手指穿梭在她的黑发间,胸……口有温暖的感觉在荡漾,并未深究,关掉电源,放下吹风机。

他看着她的背影,等待她的答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到你之后,就想再看到你,看不到的时候就一直想,看得到的时候就移不开眼睛,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丁晨夕的声音很低很轻很羞涩,埋着头,看着自己纠结的手,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她没说,她也绝对不会告诉他。

感觉到他的靠近,似有一团火在熊熊的燃烧。

他的前胸和她的后背,已经贴在了一起……

丁晨夕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被一双有力的大手从后面圈住,倒在温暖的怀中,他急促的呼吸喷在了她的脸上,很热很烫。

滚烫的嘴唇贴合在了一起,丁晨夕只觉得身子一沉,似坠入了黑暗的深渊。

她慌乱的挥舞着手,圈住孟祁岳的脖子,牢牢的抱着他。

起初,他的唇只是贴在她的芬芳之上,一点一点,品尝着柔软香甜。

终于,他不再满足,钻入她的口中,尽情的翻腾。

“唔……”

一声畅快的闷哼从喉咙里溢出,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吻,他的唇好热,好张狂,似要把她吞入腹中,热烈的回应他的吻。

尽情的索取他的味道,夹杂着淡淡的酒香,沁人心脾,醉人心神。

一股热流在身体内流窜,白皙的皮肤泛着珍珠般的光泽,呈现出赏心悦目的粉红。

久久的,他离开了她的嘴唇,定定的看着怀中眼神迷离的女人,身体早已经有了反应。

被他暴虐得红肿的嘴唇微启,连连喘息,吹在他的脸上,心痒难耐。

孟祁岳迫不及待的一翻身,将丁晨夕压在了身下。

柔亮浓密的黑发洒在了灰白色的床单上,灯光耀得她睁不开眼睛,紧紧的闭着。

“可以吗?”

他的手放在浴巾的边沿,控制着汹涌的欲念,耐着性子问了一句。

这是他给她最后的一次机会,考虑清楚,他若揭开浴巾,接下来的事,将不再受理智的控制。

“嗯!”

光太刺眼,丁晨夕即使勉强睁开眼睛也看不见孟祁岳此时的表情,她探出手,捧住了他的脸。

“祁岳,我要做你的女人!”

羞涩但坚定。

这是她的心里话,藏匿在心中许久,已经渗入骨血夜夜用思念折磨着她,终于说了出来,和对他的感情一起,展露在他的面前。

她喜欢他,爱他,要做他的女人。

爱是盲目的,不曾为爱付出那就不是完整的爱。

只看眼前,把握现在,未来太远,她不敢去想,想也没用,谁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只要此刻心中有爱,就够了!

“好!”

孟祁岳笑着应允,拽着浴巾的边沿,稍一用力,皎洁如百合花的身体盛开在他的眼底,更往他的身体里点燃一把火。

丁晨夕羞涩的环胸,在他灼灼的目光下,她只觉得自己快要燃烧一般的热。

热,好热。

他将她密密实实的压住,滚烫的不仅仅是她,两人的热度混合在一起,就像熔炉,可以将坚硬的钢铁化成流动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