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都市> 战王毒妃
战王毒妃已完结

战王毒妃

来源:奇热作者:阴九标签:都市,重生,玄幻,虐恋主角:慕容秋顾秋冷

独家完整版小说《战王毒妃》是阴九所编写的都市娱乐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慕容秋顾秋冷,书中主要讲述了:莺儿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听到顾秋冷吩咐了,就连忙端来了水盆。顾秋冷道:“珠儿,去给周嬷嬷倒杯茶。”说话间,顾秋冷就已经趁周嬷嬷不注意的时候横出了一只脚。只听见水盆倒在地上的声音,还有莺儿的一声惊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莺儿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听到顾秋冷吩咐了,就连忙端来了水盆。

顾秋冷道:“珠儿,去给周嬷嬷倒杯茶。”

说话间,顾秋冷就已经趁周嬷嬷不注意的时候横出了一只脚。

只听见水盆倒在地上的声音,还有莺儿的一声惊呼。

梳妆台上的胭脂水粉一时间都被水盆里的水打翻在地,就连钗子上都沾上了朱砂,根本用不了了。

莺儿吓得的愣住,周嬷嬷一拍腿,上前就是一巴掌,怒道:“你是怎么办事的!来人!把这个贱婢给我扔出去!”

“嬷嬷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只是被绊……”

“嬷嬷别生气,只是一个小丫头而已,要不我自己来梳吧,还好衣服没脏,我这就换上,别让二王爷和父亲等急了。”

顾秋冷给珠儿一个眼色,珠儿便做了个请的动作,恭谨的说道:“嬷嬷还是先出去等等,换衣服这等小事让奴婢来就好了。”

顾秋冷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莺儿,说道:“恩……要不你来帮我梳头发吧。”

“不……”

莺儿害怕的退缩,周嬷嬷却打断了莺儿的话,道:“二小姐吩咐你做什么就做什么,这可是你将功赎罪的机会,别不知道好歹!”

莺儿满脸苦楚的看着顾秋冷,刚才慌乱中她已经察觉出是顾秋冷伸脚绊的她,而刚才顾秋冷那冷冽的神情,更是让她浑身一颤。

确定周嬷嬷出去了之后,顾秋冷才笑着说:“你还跪着干什么?起来给我梳头发。”

莺儿抬起头,只看到顾秋冷那满脸的笑容,眼下却是一片冰冷,让人忍不住打怵。

须臾半刻,顾秋冷才推开房门,脸上遮着青色的纱巾,从眼睛中看出了委屈和羞愤。

周嬷嬷看了一眼屋内低着头的莺儿,以为事情已经成了,于是问道:“二小姐怎么遮着脸?是丫头画的不好?”

“不……不是,只是我还未出阁,况且与六王爷有了婚约,见二王爷大有不便,所以……”

周嬷嬷心中已经有了算盘,顾秋冷只不过是给顾秋湘做陪衬的人罢了,穿着宇文绝最讨厌的青色,梳着再简单不过的发髻,脸上还不知道被画成了什么样子,况且顾秋冷的身量还没有长开,是个男人都不会喜欢。

看着周嬷嬷眼下的得意,顾秋冷的眸中一冷,要说娇柔做作,她比不过慕容妤,可是要说扮猪吃虎,她自认还没有人能看出破绽。

宇文绝刚刚下了马,跟着顾南城走进了大厅,顾秋湘穿着一身相较艳丽,不失端庄的芍药花裙,因为芍药和牡丹极为相似的缘故,京中闺阁女子大多都喜欢用芍药做裙,许多爱慕宇文绝的女子都知道宇文绝喜爱牡丹和芍药,所以不少女子还做了与芍药相关的首饰。

顾秋湘原本就是京城第一美人,身段早已经长开了大半,穿上这裙子,再加上绝美的面容,是个男人,但凡看到都会酥掉半边身子。

顾秋湘跟在大夫人身后,毫不冒进,端正着身子道:“湘儿给二王爷,父亲请安。”

宇文绝身穿玄黑袍子,里面是一袭鸦青色的长袍,上面绣着金丝蟒蛇,一双眸子冷傲深沉,眉宇之间有几分英气,却十分内敛,从刚一进门,似乎就在左右环顾,仿佛要找什么人一样。

见宇文绝没有要说话的意思,顾南城便开口道:“湘儿,还不请二王爷进屋去坐?”

顾秋湘不紧不慢道:“是湘儿顾虑不周,二王爷与父亲舟车劳顿,请到大厅用茶。”

顾南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宇文绝的一双眼睛正在一旁直直的看着前方。

大夫人最先反应过来,回头的时候就看到顾秋冷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穿着一身竹青色的长裙,戴着面纱,敛着眉眼,如同雕塑一样动也不动。

顾南城疑惑的看着站在不远处的顾秋冷,一时间想不起是谁,定神去看她身量的时候,才莫约觉得像是自己的二女儿。

宇文绝的目光一直紧盯着顾秋冷不放,顾秋湘心里早已有了醋意,但碍于宇文绝在这里,只能按耐住情绪,说道:“二妹妹,你怎么站在那儿也不过来?还不快过来拜见二王爷!”

顾秋冷还没有迈出脚步,宇文绝就已经移开了目光,神色如常:“不必了,京中人都知道顾二小姐有口疾,进屋喝茶罢。”

宇文绝的态度转变太快,当说出这句话后,几乎是直接略过了顾秋冷的身边,别说是一句话,就是一个眼神都没有,仿佛根本不把顾秋冷看在眼里,如同陌生人一样。

顾秋湘仍对刚才宇文绝对顾秋冷的失态而耿耿于怀,可是现在看宇文绝又对顾秋冷又毫不在意,又总觉得是自己多想了。

顾秋冷自顾自的坐在了一个角落,宇文绝淡淡的饮着茶水,始终没说一句话。

大厅外快步走进来一个穿着湖蓝色的女子,十三岁的年纪,原本应该长得粉嫩可爱,却在自己的脸上铺满了胭脂水粉,显得较为庸俗,可那笑容却带着几分娇蛮。

顾南城蹙眉,神色不满道:“月儿,不得无礼,快给二王爷请安!”

顾秋月是顾南城和二姨娘生的女儿,娇蛮任性惯了,此刻却乖巧的给宇文绝请了个安,眼巴巴的凑到了顾秋湘的身边,一脸羡慕:“大姐这身衣裳真好看,上面绣的是牡丹?是芍药吧!月儿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衣服!这衣裳也就只有大姐穿才好看了!”

顾秋湘被顾秋月夸得满脸笑容,眼神不自觉的瞥向宇文绝,面颊微红:“你如果喜欢,改明儿我也送你一套。”

顾秋月露出了星星般的眼睛:“真的吗?大姐简直是太好了!”

顾秋月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话锋一转,蹦跳到了顾秋冷的身边,咦了一声,问:“二姐今天怎么戴着面纱?让我看看是不是画了什么精致的妆……”

话未说完,顾秋月脸上得意的笑容却在揭开面纱后的一瞬间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