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玄幻> 入墓三分
入墓三分已完结

入墓三分

来源:奇热作者:柯草根标签:玄幻,奇幻,职场,短篇主角:墨蓝李川石

主人公叫墨蓝李川石的小说是《入墓三分》,是作者柯草根创作的玄幻奇幻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墨蓝惊的一下子跳了起来。我也觉得事情越来越怪异了,在白巫术里是不可能有这么邪异的东西,我也知道墨蓝的吃惊是在于自己一向敬若神明的祭坛里居然有这样的发现。墨蓝浑身哆哆嗦嗦,我一把抱住她,说真的,我倒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墨蓝惊的一下子跳了起来。我也觉得事情越来越怪异了,在白巫术里是不可能有这么邪异的东西,我也知道墨蓝的吃惊是在于自己一向敬若神明的祭坛里居然有这样的发现。

墨蓝浑身哆哆嗦嗦,我一把抱住她,说真的,我倒不是想占便宜,而是我觉得自己也有点惧意。

“咯吱”一声,只见供桌后面的土坛裂开了一道缝隙,我急忙抱起墨蓝,闪身跃上竹楼上的横梁。

土坛上的缝隙越露越大,尘土簌簌的扑落,只见土坛中间裂开了个大洞,从里面躬身走出一个人,从背影上看,正是霍巴大祭师,我和墨蓝屏住呼吸,看到有人来了,我的心才稍微安定一些,这才想起怀里已是软玉温香了。我的身子不由自主的热了起来,眯上眼睛,满脑子都是·#~%¥—。(这不是直销产品,自己想就够了,大家不用分享。)只见霍巴大祭师走出来以后,直起身子,转身把供桌上的香炉上转了一转,缝隙就合上了,然后他转身走出门外。

我和墨蓝纵身跳了下来,然后按霍巴大祭师刚才的操作方式,转开香炉,果然缝隙又裂开了,露出一个黑黝黝的半人高的小洞。由外向里延伸着一层层小台阶,我和墨蓝对视了一眼,我当先沿着石阶走了下去。

石阶是盘旋着的,我心里默数着,大约走了七十多步,才走到底。

这是个椭圆形的拱顶石室,方圆有三丈长宽,地面裸露的红色残砖,中间是一层腐朽的破木板直通中央,四周的墙壁以青石砌垒,顶部以顶部以交错搭建的木头起券。正中间墙壁上陈设着一个巨大的黄金云雷连波虎头盾牌。虎头口衔圆环,这被称为“辅首”,盾牌两侧飞展着两翼,看上去威势凶猛,欲破风呼出。盾牌下是一个供桌,上面摆放着青色琉璃花瓶,还有一个香炉,两个烛台,供桌两边的墙壁角落里各有一口流云万字纹大铜缸,缸里装有香油,长长的胳膊粗的灯芯,银瓢,这就是当时所称的“长明灯”,也叫做“昌平灯”。

看来建筑这个石室的人未必是霍巴大祭师,因为从四周的迹象上看,这些都是明代时期的古物,因为在明代以前,墓穴里供奉的“长明灯”多是在墙壁上镶嵌石座,里面燃油,从明代以后,在紫禁城门口放置两座铜缸,里面存无根水,叫做“镇海”。后来有堪舆师把这一习俗用作修建墓室时设立“长明灯”,祈望能够万世昌平,所以又叫“昌平灯”。

墨蓝正要走下台阶,我伸手拉住她,指指下面,只见从残旧的地板和破砖下面蔓延出不少乌紫色的长藤,和血红的砖头混合在一起,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

“这是“鬼奴藤”,千万别踩到,如果踩到的话就会被缠住,上面有很多芒刺,扎进你的皮肤,就会把你的血液吸光。”我张嘴举手冲墨蓝做个怪势。

“我怕什么,我一身正气,还怕这些跳梁小丑。”墨蓝撇撇嘴不屑的说。自从和墨蓝刚才在竹梁上接触过,我觉得她现在对我的态度已不是那么严肃了。

“是呀,你是一个多么正直的人,你的善良让你拳打南山敬老院,你的正直让你脚踢北山幼儿园。”我抢白道,墨蓝翻翻白眼,没有睬我。

我俩小心翼翼的走到供桌前,仔细端详着这个盾牌,我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哪有把盾牌做供奉的,即使是武人,也只会供奉刀剑,我凑上前,发现在两个翅膀之间的墙壁上,有一道浅浅的印痕,我两只手抓住翅膀边缘,沿着印痕,用力往中间挤压,翅膀慢慢的动了,我一看,心中大喜,继续用力,终于合上了。

“轰隆”一声,背后传来一阵巨响,只见一道石门从上面突兀而现,轰然砸下来,牢牢的挡在我的后面,封死了我的退路。

“哈哈”身后传来一阵大笑,我一惊,回头一看,是墨蓝笑的已经直不起腰了。

“笑什么,出不去了,还笑。”我没好气的说道。

“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自掘坟墓了——哈哈”墨蓝笑着捧腹说道,看着我的杰作,我也不禁莞尔。

只见两扇班驳的巨大石门,高高地矗立在我们面前。上面用篆书写着“苗神蛊月”,字迹晶莹似玉,洁白如雪,看上去是镶嵌上的材质,门上密密麻麻排列着突起的门钉,看上去威庄森严。

“哪里像你说的,你看看两边。”我指了指石门两边,在石门的两边各有一个宽一尺的空隙,我穿过空隙,后面正是我来时的路,原来这石门用空间概念来解释的话就是在一个四方格子里,又增添一个小的格子,也就是石门本身是一个石室,只不过相对于原来的空间,它要小很多,只有十个平方。

“两位施主怎么没经本祭师同意,就擅自闯入呢?”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一惊,回头一看,赫然就是霍巴大祭师。

“法师,我觉得很奇怪,你是修炼白巫术的,怎么在祭坛用黑巫术的“八阴走位”呢?”墨蓝说道。

我奇怪墨蓝怎么今天说话这么直接,不过一想也对,横竖黑白两巫是对立的,霍巴也不是傻瓜,当然明白我们能进来肯定是发现这里的秘密了,我现在才知道上面发现的胳膊是霍巴施展的巫术是“八阴走位”。

“八阴走位”,也叫“八仙错莲”,是黑巫术里用来平息原有冤魂的怨气用的一种。

“八阴走位”是指被屠杀的,沉水而死的,含冤迫死的这三种可以施法。理由是,他们都是死于无常之中的,死得极有怨气,方法是施法人逢鬼节,鬼门大开,冤魂四处之时,取活人身上一部位,可用法术将其魂魄锁在这一部位内,然后编制一个布制小人,取乌木和头发、乌鸦骨、猫头鹰眼、幼蝮蛇、蜘蛛等研末为粉,混以香油,浇撒到小人身上,晾干后置神像前,供奉久之,冤魂就错以为小人是自己真身了,而对前世的记忆慢慢消淡,然后每天香火供奉,冥宝化之,冤魂就觉得自己过的很不错了,有房有车,又不用很辛苦的按揭,就会满足现状,不会再嫉恨前世的冤孽了。因为这是一种迷惑冤魂,自我安慰的方法,所以又叫“八仙错莲”,意思是神仙逢其惑,也会走错莲花台。

这都是提到“八阴走位”时,我脑子的里墨蓝的记忆涌现出来的。

“你干什么,你——你。”只见霍巴大祭师惊慌起来,脚下的“鬼奴藤”蔓延到他的全身。紧紧的附吸在霍巴身上。

“对不起,霍巴大祭师,不,应该称呼你为霍巴萨笃了(黑巫里称呼法师为萨笃。),我没想到你能隐瞒的这么好,而且能将黑巫术掩盖于白巫术下,呵呵,我怕抵不过你,所以先下手了。”墨蓝发出一阵狂笑,和平时判若两人,我正感觉奇怪,突然心里觉得有一种激愤的情绪涌上心头,觉得好象平时很多事情都吃了亏,而自己又无处发泄的恨意。

“你们都中了“鬼奴藤”的植气了,快屏住呼吸,娑钵啰末妙婆陀唵诃(巫咒:明业定真言)。”霍巴盘腿坐于地上,左掌持于顶护天,右掌三指翻下摄地,渐渐的,我觉得头脑一阵清明,回头看看墨蓝,只见本来亢奋的她也逐渐冷静下来。

“二位,这“鬼奴藤”长时间受血阴之气萦绕,已经魔扰心头了,何况这位姑娘又在下面下了“枯木蛊”,魔、毒共长,难怪二位要向我发难了。”霍巴大祭师浑身在逐渐的萎缩,残喘的说着。

这时我头脑已经完全清醒过来,墨蓝也是满头大汗,如果照刚才的情形发展下去,杀了霍巴以后,接下来就是我和墨蓝互相残杀了,真是越想越怕。

西方心理学鼻祖弗罗易德曾经研究过人的这种心理,人本身受环境的影响很大,人的心理都有兽欲,因为人是有野兽演化而来的,兽性只是被人用高度的文明压抑在底层,但并不排除人会消除这种兽性,一旦环境激发人的这种本能,人就会恢复原本野兽的一面,由此可见我和墨蓝当时正是被“鬼奴藤”干扰了心性,激发了内心深处的本能,才会有刚才的举动。

为什么世人会说佛经、青灯、庙院能消除人的暴戾躁急之气呢?

佛经的禅语和“咒语”有相似的共通,实际上禅语就是佛家的“咒语”。

有科学家曾经对“咒语”做过科学的测试。

美国华盛顿罗司卡科学家在1993年用最先进的脑电波测试仪器DJ离子仪LS56——Y382做过测试,把施咒者的脑袋箍上,然后将感波器放在施法者舌头,经仪器显示:施法者在连贯发出咒语时。其舌头快速振动时频率高过单独发音。在仪器上显示的脑波震动幅度也大于平时,高度集中,其音波感应范围可通过磁场扩大到周围方圆五公里范围内,其密度不亚于粒子的分布排列。

“那你为什么要用“八阴走位”的黑巫术呢,那可是用活人血祭呀。”墨蓝问道。虽然霍巴救了我们,但也可以说是间接的救了他自己,所以我俩现在对霍巴的身份仍然是迷惑不解。

“这事说来话长,二位请看。”说完霍巴用手抹了一下脸,只见他的脸象川剧“变脸”一样,瞬间变了十几张脸,虽然很快,但是我仍然能分辨的清楚,这中间有英俊的,有丑陋的,有慈眉善目的,也有凶神恶煞的,墨蓝虽然不怕鬼,但是一个大活人在眼前,脸上的皮在不断脱落,又重新换上新皮,她也惊骇的禁不住死死抓住我的胳膊。

“难道说这几百年来到苗寨的祭师都——都是你?”我灵光一动,想到了一件事。

“果然聪明,没错,都是我。”霍巴叹了口气说道。

“可是——可是——”墨蓝想问什么,但是不敢说出来,我知道她想问什么,毕竟事情太骇人了,活了几百年的人,如果传出去,估计全世界都会震惊,怎么可能呢?可是事实就在眼前。

“呵呵,你想问为什么我活了这么长久吧,咳,咳,我时间不多了,我就简短的给你说吧。”老人身子缓缓的躺下,靠在石壁上。

百年前,太平天国揭竿金田,富商出身的石达开投身起义,很快凭借其卓越的领导才能被封为翼王,当时他有一个家奴,叫刘凡明,是契丹人,追根思源,祖上据说还是西夏的皇裔,这人一直忠心耿耿的跟随着石达开,后来在一次行军途中,石达开身染恶疾忽而狂喊,忽而昏迷,军中群医困手无策,而这时清廷的部队已经渐渐包抄上来了,正在这万分危急时刻,来了一个术士,这人到了石达开帐前,并不进去,只是在帐外施法,没过多久,石达开就清醒过来,挥兵布阵,很快就击溃了清廷的部队,走出了逆境。

战后论功行赏,石达开问这个术士要什么封赏,术士说已经赏赐过了,说完飘然而去,过了几日,这家奴刘凡明人突然昏迷起来,而后一天夜里,突然失踪。当时石达开找遍全营,也不见踪影。

几年后,石达开已成败势,有yiye,突然军营里来了一个人,众人以为是细作,就把他带到了主帅帐下。

原来来的人就是多年前失踪的刘凡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