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灵异> 赤衣少年行
赤衣少年行已完结

赤衣少年行

来源:奇热作者:灼宝标签:灵异,悬疑主角:白杨

主角是白杨的小说是《赤衣少年行》,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灼宝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二天果然不出屁申所料,学校发现了实验楼里王婷的尸体,而我们这一行人自然而然被叫去问话。上江市公安局的警察,早早就来到了现场,现在让我们挨个进去回话。没想到审问我的是我在七中的同桌吕晓锋的父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果然不出屁申所料,学校发现了实验楼里王婷的尸体,而我们这一行人自然而然被叫去问话。

上江市公安局的警察,早早就来到了现场,现在让我们挨个进去回话。没想到审问我的是我在七中的同桌吕晓锋的父亲。

“吕叔叔好~”

我想我的嘴一定是抹了蜂蜜。

吕叔叔当然是秉公执法的问了我当时的情况。

屁申早已经交代好了说辞,加之当时警局的法医已经出了鉴定结果,王婷是受到剧烈惊吓导致心脉衰竭而死。

学校则给我们每个人记了一个大过,没有被开除估计是屁申这个灵魂人物起到了作用。但也让我们每个人写上一万字的深刻检讨,并且,我还被选做代表在下个月的陈词大会上当众反思承认错误。

真是日了小秋田。

昨天晚上一起去试胆的几个人,显然都无心学习,一个个眼神空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身后的三儿更是丢了魂一般。

沈小雅也没有以前那般的活泼,毕竟一个人说没就没了。

几天的学习也都是浑浑噩噩。

放学,三儿、沈小雅的也没和我一起走,倒是见到了彪子和吕晓锋。

“你俩咋混到一起了?”

“那还用说,谁让你去了博阳中学,现在七中双雄自然成了我和彪子。”

我知道我这俩好基友是听说了我们学校的事情专门过来看我,吕晓锋因为他父亲的缘故更是知道的更为详尽。

“我明天要去仙榆镇了!”

彪子是知道我的身世,吕晓锋也跟听了大喜讯似的,“怎么这么巧?”

“啊?”

“你白天起得早,我晚上回来的晚,咱不得拜的街坊!”

“我去,晓锋你怎么也这么贫了!”

“那是,谁跟彪子久了都贫。”

我们打闹了一会,让晓锋老实交代刚才到底怎么回事,闹了半天,晓锋明天正好去仙榆镇替叔叔送东西。

本来叔叔是准备自己去的,但是我们学校这事一出,他们这周六日就又得加班,想着又不远就想让晓锋妈带着晓锋一起去,说到底还是他们邻居老奶奶的事情,没办法,吕叔叔心善便答应了下来。

“我和我妈说我和你们去,正好咱三还能耍一耍。”

吕晓锋说这话的时候很兴奋,毕竟我和晓锋有老长时间没见了,他爸又管的他严,难得的机会。

“我得给家里看武馆。”

可惜的是彪子这周六日父母不在,他得守在武馆。

我内心是比较担忧的,毕竟我知道我的事情是多么的诡异,多么的不同寻常,我不是正经人家的孩子,但我还是犹豫了,我想以屁申和我那个赤衣的能力,应该没多大事,更何况我只是去找人而已。

我和晓锋也约好了时间,等到周六9点便到了学校那边的旧楼等屁申。

我没想到我面前的屁申竟然背了大包小包一堆,他本来人就不高,现在背的东西都快赶上他这个人了。

当然他现在的脾气更大。

“他谁啊?”

“我基友,吕晓锋,正好他也去仙榆镇就一起搭个伴了。”

“呵呵。”

呃,场面有些尴尬。晓锋自然是瞧不上面前这个小矮子,毕竟晓锋长得也人高马大的,比我高了点,我们三人站在一起,正好一个斜线。

晓锋的身高和彪子是差不多的。

我们坐上了开往仙榆镇的大巴,等到了目的地也中午了,随便在镇上吃了点,我寻思的反正我的事还没个线索不如先和晓锋替老奶奶把东西送了。

我俩是第一次来,不过看屁申的模样,显然也是第一次。

“仙榆镇门头汀泗水巷7号。”

我们问了许多人,竟然没人知道这个地方在哪里,手机地图一下也是毫无地点。

后来,从一老大爷嘴里知道,门头汀和泗水巷都是老仙榆镇的地名。如今的仙榆镇其实是以前的四方镇,只是后来改了名字成了仙榆镇。

我想我的身世之谜也肯定在这个仙榆镇。

老大爷也没我想象中的热心,我们问了路,也只是告诉我们翻过前面那个小山,仙榆镇就在那个小山坳里。

问了好多人也没人没车带我们去,真是奇了怪了。

最后屁申的意思是走过去。呵呵。

“累死了,大哥你慢点好么?”

真不知道屁申那小身板是哪里来的力气,biubiu得走的飞快,还背了那么一个大包,我也是醉了。

还是晓锋好,懂得扶着我。

作为一个经常不锻炼的弱鸡,我经常以我的颜值战胜一切。

“申哥,这里都没有路,你确定你走的是正确的吗?”

屁申不理我,还一溜烟走的飞快。

“能不能歇歇!”

“累死我了!”

我一路的呕心沥血终于换回了屁申的休息10分钟。

我们面前的这块地显然是有人在这里休息过,地面被打理压实的平平的,还有着乱扔的塑料瓶和瓜子皮……

每一阵又被屁申唠叨的上路,晓锋倒是精神好,看来他当警察的父亲没少锻炼他。

“晓锋你是不是有腹肌?”

“我哪里像你!”

“彪子那样不好看……”

“这是男人的象征!”

“我也有,你要不要看~”

“滚粗!”

哎,我只能靠和晓锋的打情骂俏度过这个漫长的爬山路程。

我们中午吃完饭就出发了,走到现在,天都有些昏暗了下来,屁申一路上还怪我磨叽,说是要不然早就到仙榆镇了。

最终还是在傍晚前到了目的地。

一个偌大的镇子,竟然安安静静的连个人也没有,不过即便是快要傍晚,也能看出这里白天的景色是多么的养眼。

次哦,一股山间小风真是冷飕飕的。

好在晓锋眼尖看到有个酒店闪烁着霓虹灯。

“灭了灭了灭了!”

哈?我才反应过来,晓锋说的是人家酒店的LED广告灯。

最后我们是寻着路过来的,服务员一副我们走了大运的表情。

“3000一个房间,不用身份证,你们要几间?”

我去,这也太黑了吧,3000块,就你这小破地方,连上江市的快捷酒店都不如。我正想跟这个小哥辩驳一二,没想到屁申行动倒是快,刷刷的把银行卡一掏。

“一间。”

额,屁申你什么意思?

“我自己睡,你们的房费你们解决。”

我转头看向晓锋,显然我俩都是穷光蛋。既然有大头出钱,以我厚脸皮的程度自然是不能浪费掉。

我硬拽着晓锋钻进了屁申的房间,好在屁申有点良心,要的是双人标间,有两张床。

“我自己一个人睡,要挤你俩挤。”

说完话的屁申,便开始倒腾起自己的行李。

我转了看向我旁边的晓锋。

“啊!晓锋你干嘛打我!”

“你看你那什么眼神?”

“我什么眼神?”

“卖萌可耻!”

“晓锋,要抱抱~”

“滚粗!”

和晓锋打打闹闹,肚子不一阵就饿了起来,“申哥,你饿不饿。”

“不饿。”

“你是不是怕花钱!”

“没有!”

“我和你说,你别指望着我和晓锋会分摊你这个房钱。”

“白杨,你有没有良心!”

屁申说着就上前来打我,我去小屁孩手劲还不小,啊啊啊啊啊,怎么打着打着挠痒痒了。

“申哥,我错了!我错了!”

最后我臣服在了屁申的痒痒挠上。

哼,晓锋竟然不帮我就看戏。

我们晚上吃了晓锋带的方便面,好开森,竟然不用花钱。咳咳,正经的事情要来了,我其实一直想问屁申怎么愿意住这么贵的地方,根本就不像那个讹我网吧网费的那个小屁孩。

“不住也得住,不然会死。”

……

大哥,你别吓我好么,我年纪还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