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炎凉情两三
炎凉情两三已完结

炎凉情两三

来源:奇热作者:夏小沫标签:言情主角:卓久久梁小优

主角是卓久久梁小优的小说叫《炎凉情两三》,是作者夏小沫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柳艾的这个电话打了半个世纪似的,为了从她俩的对话中听到与卓悟有关的信息,我坐在那里强忍着呕吐的冲动,喝了三大杯西湖龙井。期间,韩灵出去上了趟厕所,推开门发现柳艾的电话粥还没煲完,受了刺激似的从桌子上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艾的这个电话打了半个世纪似的,为了从她俩的对话中听到与卓悟有关的信息,我坐在那里强忍着呕吐的冲动,喝了三大杯西湖龙井。期间,韩灵出去上了趟厕所,推开门发现柳艾的电话粥还没煲完,受了刺激似的从桌子上拿起一本书冲出了宿舍。看来韩灵的道行还远远不够,否则天天喊着“四大皆空”的心怎么会被柳艾所左右。

不知过了多久,柳艾说了句“你先挂”,“你先挂吧”,然后又聊了半个小时,才恋恋不舍地挂上电话。一抬头,与我泪汪汪的双眼四目相对,一愣,问道:“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发春啊!”

我咬破了下嘴唇,一字一顿地说道:“卓,悟,的,电,话。”

“啊呀。”她很意外自己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我强忍着一巴掌呼死她的冲动看着她重新拿起电话,拨号,等待……

“通了。”柳艾说。

“喂,亲爱的,你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哦,该当何罪?啊?想不起来啊,那就罚你……继续想。想出来了有奖励,奖励你晚上请我吃麻辣烫。”

“……”

不管过程如何,结局是好的,两个小时后,我总算拿到了我想要的东西。韩灵和老大回来后,我们三个齐齐将柳艾按在床上,逼她老实交代出那个男孩的身份,否则就把她扒光了游街示众。嬉笑间,我们得知那男孩就是联谊会上柳艾的搭档,叫林闯。那个男孩我记得,身材魁梧,眉梢轻佻,粉面带春,长相虽算俊朗,感觉上却跟柳艾一样,不像个痴情专一的人。联谊会后,柳艾和林闯的恋情持续升温,她长篇大论地给我们讲述与林闯两天以来的恋爱史。

她拿过老大手里的笔,盯着老大的眼睛说林闯是个值得依赖的好男人;合上韩灵的《与神对话》,告诉韩灵说林闯特别浪漫;轻跃上我的书桌,坐在上面告诉我,林闯是卓悟的死党。

怪不得他知道卓悟的电话。柳艾说,林闯也是国际经贸的,与卓悟同班同宿舍,两个人关系不错,去联谊会上当男嘉宾,本是给卓悟捧个场,谁想意外成就了她俩的姻缘。

“一个宿舍?这么说…林闯肯定已经把我要卓悟电话的事情对他说了?!”我恍然悟到了什么。

柳艾回答:“也许吧,不知道,男人八卦的速度哪有那么快。”

韩灵说:“是啊,男人之间,只有日.本大片传播得比较快。”

柳艾大笑说:“对呀,梁小优,你不如想想办法怎么跟卓悟上演一部日.本大片,生米煮成熟饭,这样不就把中间这些繁琐的步骤都省了么。”

“去死。”我毫不留情地打击道。她以为我不想么?

我说:“行了,玩笑归玩笑,我还是应该先解决眼下的问题。”我对着手机,盯着柳艾给我要来的电话号码,陷入了沉默。

韩灵说:“小优,记住塔罗牌给你的暗示,跟着你的心走。”

“……”

是啊,跟着我的心走,只不过打个电话而已,我有什么好怕的?

尽管如此,思想斗争还是进行了一个小时,时间长到柳艾和韩灵已经失去了围观我的兴趣,老大刚开始还皇恩浩荡般地施舍我点时间,放下手里的笔,给我加加油。十分钟以后,她又投身到英文课本中去了。气沉丹田,大声朗诵着第一章第三节的英语课文。

不行,不能在这么犹豫了。我向我的室友瞄去,我自己看不起自己也就算了,怎么能让他们也看不起我?要死也得死在战场上,这样自己吓自己,有什么意思?心一横,拨通键按下。

“嘟…”

“喂。”卓悟的声音,不用问我就知道。

“是……我。”我说。我的动静引起了柳艾的注意,跨着桌椅飞奔过来,耳朵贴上了我的手机。韩灵也放下书,走到我身边坐下。老大可能觉得我已经浪费过她的时间了,绝不会再给我一次浪费她时间的机会,看都不看我,自顾自地朗诵。

“你电话修好了?”他的气息顺着电话线传过来,我如痴如醉。

我和卓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的电话就阵亡了。现在用的是新买的,诺基亚老款黑白机,只要598.呸!

我讷讷说:“修,修好了。”

“哦,那找我什么事儿呢?”

“嗯?”

“说啊,什么事。”

他说话的声音依旧轻柔,语气不缓不急的,像是徐徐撩人的风,打在身上很舒服,还会上瘾。

“我、我是梁小优。”

“我知道啊。”

“嗯?你知道啊?呵呵,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

“我知道,说吧,什么事?”

“那个……你、你怎么知道是我呀,哈哈。”

“……”

我欢快地说:“你肯定是听出我的声音了!”

他一顿,也没辩解,又问:“什么事?”

一旁的柳艾着急得要死,直直地骂我说:“你个贱人!说重点!他都问你好几遍你有什么事了!”

我头脑混乱了,我哪有重点?我打电话过来之前,柳艾也没教过我什么是重点。按照正常的逻辑,我给他打电话,他应该不知道我是谁,由我自己报出姓名才对,现在这套路发展脱离了我的预想,我一下子不知所措了,再加上老大叽里呱啦念些英文,我被扰得逻辑早就碎了,哪里记得要说什么呢?早知道,就该把自己要说的话记在纸上才对。

柳艾手脚一齐比划着提醒我说:“电影票!电影票!”

“啊!对对!”我调整了下呼吸,说:“你给我的电影票,是、是原本打算咱俩一起去看的,对吧!”——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电话那边传来两个男人的笑声,好像还有起哄的声音,我听见卓悟轰走了两个偷听的男生,然后对着话筒说:“嗯…其实那天~”

我最怕听见这种吞吞吐吐的回答,打断他说:“明晚八点,我在影院门口等你,必须来!”

“啊?”卓悟一个质疑,我啪地挂断了电话。

一回头,柳艾看外星人似的看着我,道:“你脑子里灌水银了么?”

我眨着眼睛,看着柳艾,期待地问:“我表现得还行么?”

韩灵幽幽地说:“小优,以你的情商来看,还是更适合跟我一起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