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横扫六宫戏君王:合约皇后
横扫六宫戏君王:合约皇后已完结

横扫六宫戏君王:合约皇后

来源:奇热作者:歆月标签:言情,穿越主角:小月宫昊

经典小说《横扫六宫戏君王:合约皇后》由歆月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月宫昊,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神经病,他们愿意陪你疯,你找他,恕本小姐不奉陪。”小月瞪了宫昊一眼,有点同情。可惜了这么一个漂亮的男人,竟然脑子有问题,真是杯具呀,怪不得《圣经》上说,当上帝关了这扇门,一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门,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神经病,他们愿意陪你疯,你找他,恕本小姐不奉陪。”小月瞪了宫昊一眼,有点同情。

可惜了这么一个漂亮的男人,竟然脑子有问题,真是杯具呀,怪不得《圣经》上说,当上帝关了这扇门,一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门,很显然,上帝给了这个男人迷人的外表,却收回了他的智慧,可怜的男人。

“大姐,你走不了的,皇上功夫很厉害,尤其是点穴功。”程涛看着被点住的小月同情道。

“点穴,好,算你狠,解开我的穴道,我不走了还不行吗?”小月讨厌这种不能掌控自己身体的感觉,气乎乎道。

小月被几个小子‘众星捧月’的扶到了沙发上,这次她看都不看美男了。

“好吧,被你看上,算我倒霉,你告诉我,要如何配合你吧。”小月知道要想逃出去的可能性几乎是零,只得假装配合道。

“到子时你自然就知道了。”宫昊盯着小月那红润的樱唇,笑得有些暧昧。

保姆一早就被打电话告知今天不用来,六男一女坐在屋里等着天黑,小月饿得有些发晕,她不知道左思,与王雨有没有报警,不知道她工作狂的警察老爸知不知道她被疯子绑架了、、、、、

等啊,等啊,漫长的一天就在等待中流失,黑夜降临了,七点,八点,九点,十点……

程涛那几个混蛋竟然睡着了,那打呼噜的声音让小月心烦不已。

她原本指望这几个臭小子良心发现报警,可是那些胆小鬼,在宫昊面前比孙子还乖。

“小月,是时候回去了。”宫昊看着时针跳过十一,激动道。

“你能告诉我,怎么回去吗?”小月越来越烦躁,心跳的也更快,她竟然在害怕,抱枕快被她揉碎了。

“你马上就会知道,跟我来。”宫昊抽出小月怀中的抱枕,牵起她的手,温柔的笑道。

小月狠狠的踹醒了程涛,这几个死小孩,她就要被‘强迫穿越’了,他们一个个还睡得同猪一样。

“谁?谁踢我?”程涛眼未睁,先吼开了。

“宫昊,等等,我就要跟你穿越了,总的给我老爸留个信,免得他担心我。”小月挣扎道。

“可以,不过你得快点。”宫昊看着墙上的时钟道。

“行,我就写封信。”小月咬着牙道。

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宫昊那笃定的神情,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好像真的就像永远离开一样,虽然她老爸不怎么称职,但是他终归是她老爸呀。

宫昊点首,让程涛拿来纸笔。

拿着笔,小月未写泪先流,如果可以,她真希望现在是在梦中,她马上就要上大学了,而且是她理想的学府,如果被这神经病祸害了,那她做鬼也不会放过他的。

“算了,我还是不写了,程涛,你给我带句话给我老爸,如果我真的穿越了,你告诉她,我不会亏待自己的,让他找个好女人,照顾他后半辈子,最好再给我生个弟弟或是妹妹。”小月吸了吸鼻子,将老爸的工作单位告诉了程涛。

“对不起,都是我们不好,皇上大哥,求你放了她吧。”程涛与小刚几个男孩都哭着过来抱住了宫昊的腿。

虽然他们看起来像是不良少年,其实他们没做过什么坏事,现在看着小月哭得凄惨,愧疚不已。

“她是朕的皇后,自然应该跟朕回去,你们给我让开。”宫昊蹙着眉冷盯着抱着他腿的几个男孩。

“不是的,皇上大哥,她那个不是胎记,她那凤凰是纹上去的,不是天生的……”程涛哭道。

“你们骗我?”宫昊愤怒了,现在已经是七夕子时了,他们却欺骗了他,太可恨了。

小月看着被踢飞的男孩们,有点犯傻,她刚才似乎听到什么凤凰,难道今天的祸事就是因为肩后那只纹身凤凰?

“等等,宫昊,你选中我,是因为我身上的这只凤凰?”小月挣扎着不往前走。

“对,凡是我朝皇后身上必有凤的印记。”宫昊黑着脸道。

“不,不对,我这个不是什么印记,这是纹身,纹上去才三个月,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抓错人了。”小月有些激动,仿佛看到了希望。

“现在已经来不及了,总算不是,也要试一试。”

宫昊眼得牙痒痒,他可没耐心再等一年,现在只能姑且一试了。

“不要,我不去,我不是你要找的人。”小月莫名的恐慌,挣扎着说什么也不愿随宫昊去。

宫昊抬眼看了墙上的钟,已经过了十二点,再磨蹭下去,时间就过了,他二话不说,将小月打横包起。

“程涛,你们快报警……”

小月挣扎着,叫喊着。

宫昊很是恼怒,抱着小月飞身至后院的葡萄架下,低首吻上了吼叫的红唇。

“汪小月、、、、”程涛几人忍痛追至后院,却发现疯子在非礼汪小月。

“程涛,不能去,我们打不过他的。”小刚紧拽着程涛胳膊,小命比别人的清白重要。

“你TMD放开我,我们已经错了,不能一错再错,我要去救人。”程涛吼叫着,欲甩开兄弟。

“来不及了,程涛,你看……”随后追出来的小三惊恐的指着葡萄架下的二人。

今天是初七,只有月牙,可是那月光透过葡萄架照在他们身上,竟然出现了光晕,一圈一圈将他们包围起来……

光晕越来越浓,抱在一起的两人由清楚变淡,再到看不见。

“汪小月……”程涛趁着小刚失神的时候挣脱,冲到葡萄架下,可是浓浓的光晕消失了,两个活生生的人也消失了,真的不见了。

“没了,真的不见了……”几个男孩瘫软在地,失神的低喃。

“神经病,你放开我。”小月在短暂的失神后,怒踢宫昊。

宫昊没敢动,他太清楚这种情况了,如果现在松开手,没准怀里的这女人就不知掉到哪了。

“你放不放?”小月瞪着宫昊,泪水在眼眶打转,她的初吻,她美好的初吻,这是要留给白马王子,都是这个疯子。

越想越气,小月脑中闪过老爸教过的招数,用尽全力将膝盖往宫昊胯间一顶。

“啊、、你、、”宫昊的脸瞬间惨白,手也松开了、、、

“砰,砰、、”两声巨响,小月与宫昊从空而落。

“痛,好痛,怎么回事?”趴在地上的小月半天起不了。

她不知道揍人的结果会让自己摔得这么惨,早知道她就忍住了,呜呜……她的胸,本来就很平了,现在这一摔……

小月恨恨的捶着地面,太可恨了、、、、

“汪小月,你敢踢朕,朕要废了你。”宫昊虽然也摔了,但是全身上下只有被小月踢到的地方钻心的痛。

他的小弟弟,他的命根子,后宫女人的幸福,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太毒了。

“神经病,我还没找你算帐,你到先横了起来。”听到宫昊的声音小月气不打一处来,迅速起来,冲至宫昊面前,一脚就要踢过去。

被踢的部位还在提醒着宫昊,想当然,汪小月这一脚肯定不会踢中,不但如此,结果恰恰相反。

“砰、”宫昊手抓着小月的脚踝猛一拉,小月立即向后仰,屁股差点摔成两掰。

“告诉你,这是朕的地盘,可由不得你再嚣张。”宫昊见汪小月痛得咧嘴,唇边扬起了得意的笑。

“你的地盘,姓宫的,我看你的地盘应该在精神病院,或者牢房。”小月愤怒的坐起,朝宫昊吼道。

“啧啧、、、女人,你应该温柔点,这么粗鲁,朕可不会喜欢。”宫昊摇头,啧啧道。

“宫昊,我会让我老爸好好照顾你的。”小月果真很听话,向宫昊很温柔的笑道。

“只怕你要失望,这里是龙廷皇朝,是朕的地盘,不再是你们那个地方。”宫昊笑得好不得意。

在那里他被人当杀人犯,在这里,他就是天,他就是皇,他的话就是圣旨,他说谁是罪犯谁就是罪犯,哈哈哈……

看宫昊那夸张的笑,汪小月决定直接无视他,反正精神病院的人都是这样的。

“老臣,恭迎皇上,皇后娘娘。”小月刚站起身,正后方传来戏剧的声音。

“虾米?皇上?皇后娘娘?”汪小月僵了三秒后,将脑袋向后转、、、、、、

“免礼,老神棍,你看这女人会有可能是皇后吗?”忍着痛,宫昊勉强起身,朝上官仪问道。

“皇上,除了皇后娘娘,没有人能够来到这里。”上官仪那张老树皮般的脸,一下子像盛开的花朵,让宫昊愣了几秒。

汪小月有些犯晕,心里不住的嘀咕,莫非这个疯子不是疯子?她真的穿越了?

她四下看了看,头顶艳阳高照,脚下青草如碧,身边除了她,全是古戏服,她一定是摔晕了,她记的应该是在某个别墅里,一定是摔晕了。

小月晃了晃脑,避开前后朝左边走。

“汪小月,你还认为是在做梦吗?”宫昊笑着走向小月。

“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会告你绑架,性侵犯。”小月伸出手阻止道。

“朕接受,但是朕觉得你应该告他。”宫昊笑着指向上官仪,“是他说不管是用绑的,扛的,甚至敲晕都要将你带来,而且是他非要朕亲你、、、”

宫昊说着还做出很暧昧,很回味的表情,用舌舔过唇畔,好似在提醒小月。

小月脸涨得通红,这个臭疯子得了便宜还买乖,可恨,太可恨了,不过疯子的话也让她认真的看了眼下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