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都市> 鬼谷秘闻录
鬼谷秘闻录已完结

鬼谷秘闻录

来源:奇热作者:小娘子标签:都市,玄幻主角:祖蛊常生

主角是祖蛊常生的小说叫《鬼谷秘闻录》,本小说的作者是小娘子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娱乐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伯--快趴下!”来不及多想,我朝着徐贵的背影大声的喊,可我的声音,瞬间淹没在了如同爆炸声般,响彻云霄的惊雷之中!苍穹被这冬日里莫名而来的电闪雷鸣,硬生生撕裂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一道道闪电争先恐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伯--快趴下!”

来不及多想,我朝着徐贵的背影大声的喊,可我的声音,瞬间淹没在了如同爆炸声般,响彻云霄的惊雷之中!

苍穹被这冬日里莫名而来的电闪雷鸣,硬生生撕裂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一道道闪电争先恐后的劈下,道道如刀似斧,直劈老柳树,老柳树被从中劈裂,又从根部断裂开来,轰燃倒地,树冠燃烧了起来,眼前熊熊大火瞬间映红了半边天……

大冬天的打雷,我活了二十多年,还从未听闻过这等奇怪之事。

不过我曾听邻居老刘头说起过,如昼昏夜明、山崩河干、冬雷夏雪、南冷北暖等等异常现象,都是不可能无端出现的,但凡出现,皆是与国事,人事相通,是某种事情来临前的征兆!

而今这闪电来势汹汹,又直冲着老柳树劈,就算我见识再短,也知道这闪电是冲着老柳树来的。

“咦?”

正想着呢,我忽然在那电闪雷鸣之中,看到一个干巴巴的身影,那身影高矮像个五六岁的孩童,可面部却又似长着长胡子的老头!

一定是我的眼睛一时无法适应这种亮度,生出了幻觉。

我使劲的闭了闭眼睛,再看,那小老头还在,并且他发现我在看他后,竟然带着一身的雷电,迅速的向我冲来!

娘的,这回我算是整明白了,这些闪电就是冲着这小老头来的啊,天都想劈了他,他定然不是啥好东西,现在他向我冲来,指定是没存好心!

下意识的想躲,可我怎么躲得过会飘的老头!老头牵引着雷电,飞奔而至,这一瞬间,我很没出息的选择了抱着头,死死的蜷缩在了地上!

一阵噼里啪啦,肌肉不受控制的一番狂抖,于是乎,我闻到了从我身上飘出的烧焦的味儿!

不过还好,焦的好像只是头发,我感觉倒也没啥大事!

抬头,那老头竟然已经飘到了青石井栏上,闪电依旧在往他的身上劈,可他却豪无畏惧之意,一脸坦然的扎进了那眼老井中!

老头跳进井中的刹那,老井中的水突兀的就溢了上来,像个平地而起的大水柱一般,一下子冲起一丈多高……

不知是我看花了眼,还是在闪电光的照射下,水会折射出一种黄色的芒,总之,那喷涌而上的水柱中,竟然散发着一种妖异的黄!

没容我细瞅,一道闪电径直劈向井口……

一阵乱石穿空后,大水柱如同一条被打了七寸的蛇,悄没声的就落了下去。与此同时,闪电退去,天地间从未有过的安静。

“伯。你没事吧!”我用力的喊,可我能听到的声音却很小,我抠了抠耳朵,爬起来,去拉趴在地上的徐贵。

徐贵甩开我的手,双膝跪地爬到了徐福身边,嚎啕大哭起来。

电闪雷鸣之声惊醒了村子里所有的人,睡眼朦胧的乡亲们,拿着手电三五成群的往这撵,却又都在距离此地十多米的地方停下,畏缩不前。借着手电的光,我看到每个人都面色惊惧,惶恐。

最终,作为村长,马长青打头,带领着众人战战兢兢的靠了过来。可当看到烧成了灰烬的大柳树,和躺地上脑浆迸裂,已然死去的徐福时,人群中轰然炸开了锅!

东方,终于泛起了鱼肚白,下身仅穿了一条秋裤的我,在雪夜里颠簸了大半宿,被黎明之时最为凌冽的寒风一吹,终于觉出了刺骨的寒。

在人群中张望了一番,也没发现‘圈儿’,这家伙干啥去了?要他在还能先借我条棉裤穿穿。

圈儿是我的好朋友。没有之一。

爷爷做这死人营生,大多数人家都忌讳,不愿让自家的孩子跟我玩。圈儿爹妈早亡,打小跟姐姐相依为命,也受到了不少孩子的排挤,于是,顺理成章的,我俩就玩到了一块儿去了。

圈儿大号叫王大员,小时候我叫他圆圈,后来叫着叫着就成了圈儿,别说,圈儿这名字还真是越叫越顺口,以至于后来他姐都直接跟着我改了口。

咦?不对啊,好像……自打过完年,我就没再见过圈儿,这家伙平日里最爱凑热闹,村子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居然没见到他的影子,这也太奇怪了吧!

我不甘心的又找了一圈。可当我的目光扫过某处时,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随即就像是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浑身不受控制的开始哆嗦,力气也如同被抽走了一般,整个人没有了支撑点,一屁股就瘫坐在了地上。

“嗨!常生,你咋了这是?脸咋这么白?”

“冻得吧?这么冷的天穿一条秋裤就敢出来嘚瑟?赶紧回家套条裤子去!”

有人见我摔倒,伸手把我拉了起来。

“我……我……”干吞了一口唾沫,嘴唇哆嗦了几下,我愣是没说出一句囫囵话来!我能告诉他们,我特妈看到徐福了吗!!

撞死在大柳树上的徐福,此刻就站在自己的尸体旁边!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尸身,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痛哭的妻儿。如果不是地上躺着的那具尸体,我当真会以为徐福没有死,可如今,用脚丫子想,我也知道我看到的是个啥玩意儿!

打小跟着做死人生意的爷爷,邪魔鬼祟之事没少往耳朵里听,可说实话,我还真不信那个邪。

从小到大,我没见过一次脏东西。小时候奶奶走了,爷爷不会做饭,我整天吃不饱,去奶奶坟上哭,用手扒奶奶的坟,天真的想着把奶奶从坟里扒出来,即便那样,我都没能把她老人家给整出来见上一面。可今天,徐家爷俩把我这二十多年的认知观给颠覆了!

我的胸口砰砰的跳,心脏像是要挣脱胸膛的束缚逃走!

徐福的模样停留在了他死的那一刻!头芯子的位置瘪了一块,像一个撒了气的皮球,头发被黏稠的血粘成了缕,暗红色的血道道顺着发尖往下淌,满脸满脖子的狰狞……

忽然,徐福的鬼魂幽幽的抬起头,似是感应到了我的目光般,往我站的方向瞅了过来!

我慌慌张张的低下头,掩饰自己能看到它的事实,我害怕,怕他因为我的能看到,而纠缠上我!

眼不见为净,头一低,心下便静了些许,可耳边却不消停起来!徐福两个儿子,婆娘惨绝人寰的哭声。乡亲们交头接耳的议论声,声声入耳。

“奇怪,那么大一颗老柳树都烧没了,这徐福的尸体就躺在树根下,咋就没点儿烟熏火燎的痕迹呢?”

“是够奇怪的,这两天发生的事儿都挺邪门,八成是老徐家冲撞了啥邪祟!”

“我看就是被那柳树精迷惑了,你没听到昨晚那雷?老树精祸害人糟了天谴,老天爷只劈精怪,不烧人!”

“哎--遭了天谴又能咋地,人没了,留下一个娘们带着两个半大小子,这往后的日子可咋过?可怜啊……”

这边的女人叽叽喳喳,悲天悯人。不远处一个男人忽然惊叫一嗓子:“这井咋了,都快--快快来看看这井他娘的咋了?”

我随着人流被挤到井边,看到井栏被雷击的粉碎,井沿也是满目狼藉,最最让人惊讶的是,那眼深不见底的老井竟然被堵死了,而那堵死老井的东西,竟然是老柳树的主干!

那原本歪歪扭扭,坑洼不平的树干,此刻卡在老井之中竟是严丝合缝,周边紧密的连插进一根针的缝隙都没有。柳木的断面也极其整齐,像是木匠花了细功夫,用锯子仔细锯出来的一般。

边上有人倒吸凉气,有人直嘬牙花子,谁都想不通,柳树已经遭劫化为灰烬,树干又缘何会出现在了井里!

不过,如此一来,这眼井往后算是废了!

这井中的水甘美清澄,是村中用水的主要来源之一,如今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堵上了,村民们惊讶之余,还有些不甘。有人试探着上去跺了两脚,那柳木像是扎根在了井壁中一般,竟是纹丝不动。

我盯着柳木上那一环套一环,密密麻麻,数都数不清的年轮,脑海中恍然出现了昨晚那个糟老头的身影……心忽然就乱了一拍,我想我明白了,那电闪雷鸣中,一脸坦然跳入井内的小老头,就是这截柳木!

可我还是想不通,老柳树精为何要把这眼井堵上呢?

还有俆福爷俩,当真是被老柳树精迷惑致死的吗?

我清楚的记得,我与徐贵赶来后,徐福回头说的那句话,思路清晰,完全不像是被迷惑了的样子啊!

并且我去找徐贵的时候,他冲出灵堂便往这跑,他定是早就知道徐福要来这里寻死!

可如果不是被迷惑,老柳树又为何糟了雷劈呢?

昨夜,那老柳树所化的糟老头向我冲来时,我本以为它要置我于死地,可我只是被雷击了一下,也没啥大碍。我虽然不知道他为何要让雷击我,可我清楚,昨夜它若想让我死,那也是轻而易举之事,可见老柳树它并无杀心。且,自我记事起,村里从没发生过与老柳树有关的不良事件,反之,它那一树荫凉,曾为无数代人遮阳挡雨!

可若徐家爷俩不是被老柳树迷惑,那他们为何都要跑到这棵树上寻死?这两人一树之间,究竟只是巧合,还是有某种联系?

从小到大,我便是一个好奇心极重之人,越是想不通的事儿,越是要想,不刨出根问出底来,那走着坐着的都是心事。我远远的盯着徐贵,或许他知道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