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闪婚之萌妻哪里逃
闪婚之萌妻哪里逃已完结

闪婚之萌妻哪里逃

来源:奇热作者:如果回首标签:言情主角:黎沫萧陌然

主人公叫黎沫萧陌然的小说叫《闪婚之萌妻哪里逃》,是作者如果回首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过了很久,黎沫收起了结婚证放锁在了抽屉里。然后她站在客厅中央环视着自已住了多年的家,终于不在孤寂了,突然她发现卧室的床头柜上还放着他的照片。黎沫淡淡的看了一眼照片上,曾经她视为亲人的男人,最终也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过了很久,黎沫收起了结婚证放锁在了抽屉里。

然后她站在客厅中央环视着自已住了多年的家,终于不在孤寂了,突然她发现卧室的床头柜上还放着他的照片。

黎沫淡淡的看了一眼照片上,曾经她视为亲人的男人,最终也抵不过门当户对的命运。

最终他还是抛下自已远走高飞,杳无音讯,也许他早就结婚生子了吧。

她苦涩的收起了有关于跟他的一切,今天之后,她与他永不相见。

从今以后,她的生活不再单一,应该是丰富多彩的吧。

黎沫靠在窗前想,他的新婚丈夫,晚上应该回来吃饭。可是冰箱里除了咖啡,似乎连一根青菜都没有。

下一秒黎沫拿起包冲出门去了最近的商城,她需要布置一些生活用品。给他留一个好印象,以后的相处才不会尴尬。

她能看的出来,萧陌然对生活的质量标准很高,而自已自从母亲去世后,一直都是凑合罢了。

好大的差距!

黎沫在心里叹息着,看来门当户对真的很重要。自已就像一只没有见过世面的丑小鸭,当年的一幕幕就像潮水般涌上心头,瞬间湿了眼眶。

“到了…”司机不耐烦的大声喊着。

“神经病…”

黎沫猛然回神,不好意思的付了钱下车。出租车蹭的一下子就开走了,她还听到了司机骂自已是神经病。

黎沫摇摇头,现在的人怎么都这样,动不动就要张嘴骂人呢?

什么素质?

黎沫刚转身一辆车与她擦身而过,她躲闪不及脑袋就撞在了身后的柱子上。

她立即抱着脑门,脑袋轰隆隆响。两眼一黑,差点坐到地上。

车猛的停下,突然从车里出来一个身材苗条。打扮时髦,一头褐色长发、戴着黑色墨镜,红唇在烈日下似乎能滴出血来,蹬着一双尖细的高跟鞋,在距离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下。

女人抬起纤细的手,慢慢的抬起墨镜的一角看着抱着脑门的女人,真是倒霉透了,幸好没撞死人。

“这些钱给你,自己去医院检查一下。”女人说着从随身的钱包里掏出一沓钱扔在了黎沫的怀里。

女人的声音里有着不屑,音调尖细、刺耳,居高临下的盯着这个穿着一般。有些瘦骨嶙峋的女人,似乎是施舍一样,引得周围看热闹的人多了起来。

忍着疼痛,黎沫睁开眼,靠着柱子站起来。看向站在跟前不可一世的女人,心里的火就蹭蹭的从后脑勺窜出来。

她捞起怀里的一沓人民币朝着女人的脸上砸了过去。

“你?”

女人盛怒,真是个不知好歹的女人,钱落在了女人的脚边。

“是你撞了我,不给我道歉?老娘我有的是钱,拿走你的臭钱,今天老娘我心情好,滚!”黎沫不想跟这个女人纠缠,再说自己也没事。

女人的脸黑透了,在加上围观群众的轻蔑,女人恨恨的捡起脚边的钱开车走了。

“姑娘,想这样的女人,就该让她赔偿的,这不是安家的大小姐吗?就是被悔婚的那个……”一大妈打包不平的说。

黎沫不好意思的说:“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大妈瑶瑶头,表示不赞同。

“呀!你不早提醒,否则可有她她好看的,像她这种女人就活该被退婚……没素质……”

黎沫一手捂着脑袋,看着远去的人群。

安家?

退婚是什么鬼?

黎沫坐在商场门口的休息区的长凳上,休息了一会儿进了商场。

萧陌然的车停在了墓地门口,正要下车手机响起。他看了一眼,眼里的不耐烦再明显不过。

手机喋喋咻咻的响个不停,他忍无可忍的接通了。

“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我跟你永远不可能。”他说完就要挂断。

“等等…陌然。我们见一面好不好?最后一次,行吗?我求求你了…”女人声具泪下,听的萧陌然更烦躁了。

他还要回家跟黎沫吃饭,今天是他结婚的第一天…

“好,老地方。”萧陌然最终还是答应了,女人喜极而泣。

萧陌然看了一眼墓地的大门,他手一顿,还是调转了车头。

黎沫正准备结账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好友打来的。

她一手接起,一手推着购物车。哗啦啦的往购物车里放东西,她也不了解萧陌然的口味,先买回去再说吧。

“喂,浅浅…你别哭啊,我…我马上去。你一定是看错了,他那么爱你,怎么会跟别人开房…”下一秒她冲出了商场。

“师傅去四季酒店,要快…”黎沫摸着鼻尖,额头上的擦伤隐隐作痛。

她拧着眉毛只要想到那个跋扈的女人,就恼火的不行。

车子走走停停,黎沫如坐针毡,好好的怎么会搞成这样…

好不容易到了四季酒店门口,黎沫直奔旋转门。

黎沫自己踩着自己的裙子绊了一个趔趄,她抬眼一抹熟悉的背影快步进了旋转门。

那不是萧…陌然吗?

他不是有事吗?怎么到酒店里来了…

黎沫提着裙摆,跟着人群进了酒店大厅。

她还是晚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电梯快速的上升,捂着心口大口大口的喘气。

电梯在十楼停下,黎沫不停的摁着下行电梯。

当她到十楼的时候,她懵逼了,根本不知道萧陌然进了哪间客房。

黎沫跟做贼一样,鬼鬼祟祟的挨着客房门口贴耳偷听。最后停在了1103室门口,突然从里面传来杯子摔碎的声音,吓得黎沫后退了一步,很快离开了门口。

萧陌然站在窗前,脸色阴沉的可怕,深邃的眼眸里没有一丝丝的人情味,周身散发着浓烈的煞气,房间里的温度骤降。

女人站在身后,脸色惨白的厉害,一脸的的悲伤,眼眶里盛满泪水。

地毯摔碎的茶杯碎片,零零散散的散落着。

“陌然…”

女人好听的声音从萧陌然身后响起,身上的薄衫下的娇躯若隐若现,尤为可人。

萧陌然慢慢转身,锐利的眼眸像刀子一样射向女人的脸上。

“安漫,我们两家不可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任何事情,最重要的是我不爱你。从来没有爱过你,我们不会有结果,你好自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