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都市> 战神归来做赘婿
战神归来做赘婿连载中

战神归来做赘婿

来源:奇热作者:风云剑标签:都市,玄幻,赘婿主角:陈志飞沈秋怡

都市娱乐新书《战神归来做赘婿》由风云剑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娱乐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陈志飞沈秋怡,书中主要讲述了:“不过,沈育才,刚才说什么来着?愿赌服输?来吧,那就愿赌服输。”陈志飞缓缓开口,将众人从震惊中拉回。沈育才如遭雷击,那整整一个屋子的剩饭,就是撑死他十个都够了,,又怎么可能吃的完。不过却是相信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过,沈育才,刚才说什么来着?愿赌服输?来吧,那就愿赌服输。”

陈志飞缓缓开口,将众人从震惊中拉回。

沈育才如遭雷击,那整整一个屋子的剩饭,就是撑死他十个都够了,,又怎么可能吃的完。

不过却是相信了陈志飞的话。

碰巧了。

正好那位君王和这陈志飞长得一样,所以才能刷了这么多钱出来。

若陈志飞真是那位君王,会在沈家忍气吞声三年,怕是第一次对他发脾气的时候,沈家就被夷为平地了吧,哪会有他们百般刁难陈志飞的道理。

其他人也只是觉得陈志芬真的是气运太盛了,这都能让他瞎猫碰上死耗子。

“不对,你作弊!”

“你作弊,你根本没用你自己的钱!”

此时的沈育才宛如抓到了救命稻草,这钱个根本不是他陈志飞的。

而且这无异于是偷了那位君王的钱,那位飞君王会饶得了他?

“我说你是不是傻,你管我这是谁的钱,打的赌是能不能付得起这顿饭,又没说非得用我自己的钱,更何况我这又没偷又没抢的,全是靠着一张脸,你管得着吗。

还是快快愿赌服输,去当个光盘行动的使者,去吧,那么多剩饭呢。”

“你……”

“你什么你?刚才的赌约可是连提督大人都看着的,难不成你是觉得提督大人眼神不好,还是耳朵不好,容得你在这消遣娱乐?”

不等沈育才说话,这边王朗就点了点头。

“不错,赌约在此,若是爽约,好像不符合沈家家门。”

沈育才惹不起这位九门提督,而且自己奶奶也给了自己一个眼神,只能咬牙切齿,即便是打碎牙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沈老太君听着王朗的话可是浑身一机灵,怎么就扯到沈家上面来了。

这意思不就是如果沈育才爽约,那就是沈家爽约。

到手的这些个好处就全部付诸东流,王提督就要收回刚刚给予的一切。

那还是让沈育才吃吧。

好不容易攀上王家这条线,和九门提督搭上关系,要是被自己这孙子霍霍了,可是真的不值当。

虽然是自己的亲孙子,但是沈家人丁也算是兴旺。

又不是只这么一个亲孙子。

有王朗为见证,沈育才不得不去履行自己的赌约。

“你别得意,你挪用的可是君王的钱,敢动君王的财产,你觉得你能活得过这个月吗。”

“这就不劳你操心了,吃你的剩饭吧。”

陈志飞嘴角噙着笑,看向那满眼不甘,却只能狼狈的在哪吃剩饭的沈育才。

三年无悔,可怨气也积攒了整整三年,是该释放了。

在场的人,也觉得陈志飞这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为了一个赌约,开罪一位君王。

这江南,又有哪个势力扛得住君王一怒。

本来的“丧门星”过几天就八成是“短命鬼”了。

只有三人。

王朗知道陈志飞的身份,自然不会傻傻地去瞎操心。

那位大堂经理知道虹膜比对认证是做不得假的,哪怕是虹膜失去了活性都通过不了验证,又怎么会被人冒用?

只有可能是眼球移植,可看到那身份,她就否定了,那可是君王啊,谁敢把以为正直当打之年的君王的眼珠子给换了,怕是嫌自己活得不要太久。

这人就是,飞君王。

而且对自己眨了眨眼睛,明显告诉自己不要泄露他的身份。

只是她没想到,高高在上的君王,做这个表情的时候,竟是有几分俏皮在里面。

而还有一人,便是沈秋怡。

没有什么原因,只是单纯的相信陈志飞,哪怕最后只是一个笑话,她也会维护他。

只是她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样。

他都有点要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那个飞君王。

可是他要真的是飞君王,又怎么会忍气吞声做自己的丈夫,一个上门女婿呢。

看着向自己走来的陈志飞,沈秋怡的眼眶又逐渐湿润。

泪珠慢慢凝聚。

陈志飞开始还没注意,细细一看竟发现自己媳妇儿的眼眶红了。

“怎么了这是,,”快步走上前,“这眼泪怎么回事啊。”

看着佳人双眸里的晶莹,陈志飞不由得心中一紧,竟是让这位曾经叱咤疆场的君王有一丝慌乱的意思。

“还不都是你。”

“我?”

“以后不许这样了。”

“啊?”

“什么把盘子都吃下去,不要命了吗?以后不许拿自己的命开玩笑,更不能拿自己的命当赌注。”

陈志飞点点头,这话虽然平淡,但其中的关心,他很是受用。

望着此时的沈秋怡,不说梨花带雨,却又有几分我见犹怜的味道。

不由得痴痴地笑了。

“好好,我答应你。”

只是二人都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面临一人生一人死,而那一次,陈志飞又选择的自己赌命,只为妻子平安。

此时的沈育才满嘴塞满剩饭,哪里还有点沈家大公子的样子。

若不是那一身价值不菲的衣服,当真与那乞丐无异。

陈志飞走过去,看着满脸怨怼的沈育才。

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沈育才保证,那绝对是他有生以来见到过得最可怕的笑容,比魔鬼还要魔鬼。

一手抓起盘中的一只大螃蟹腿就往沈育才嘴里塞。

“晤,晤晤,晤。”

“吃不下?那我来帮你啊。”

陈志飞一改往日的懦弱,也是让沈家人一阵错愕。

好端端的一对赔罪酒,硬生生让他陈志飞当了主角。

王百万心中很郁闷,自己好几次要发火都被哥哥摁了下来。

这沈育才好歹是一直为自己说话的人,就这么看着他那狼狈样,不是相当于自己被当众打脸了吗。哥哥王朗却还不让自己找回场子,王百万也不知道这哥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王百万不说话,王强更不敢吱声了。

他可是刚被掰断了手指头。

一只大的蟹腿可算是咽下了。

沈育才连滚带爬的挪到了沈老太君身边。

“奶奶,奶奶,救我,我实在是吃不下了,在这样,我要死了。”

沈老太君叹了口气,难道今天她还必须要向那陈志飞低头不成。

“算了,到此为止吧,育才也得到了他的惩罚,就这样吧。”

“奶奶,你这样,也太偏袒了吧,这赌约可是还没履行完呢。”

“得饶人处且饶人,年轻人,凡事留一线,对你有好处。”

王百万实在忍不住开口,衣服教训额语气显露无疑。

“哦?王家主没听说过一句话吗?”

“什么?”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够了,陈志飞,刚才育才不过是开了个玩笑,至于如此较真吗?”

“哼哼。”

陈志飞冷笑两声,目光冰冷的看着沈老太君。

“老太君,话说的好听,但如果今天我输了,是不是还要把命搁到这?我就问你一句,此时此刻,此情此景。”

“如果是我,你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