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不做王的女人
不做王的女人已完结

不做王的女人

来源:奇热作者:美男不胜收标签:言情主角:丁玉珉

小说主人公是丁玉珉的书名叫《不做王的女人》,它的作者是美男不胜收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三天,三天过去了,飞羽的日子过的平静如水,孙之牧每日却依旧的赏花抚琴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他不可能不清楚自己留下的目的为何!为何将自己留在他身边?“羽儿,去把我的琴取上来!”孙之牧在假山上向下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天,三天过去了,飞羽的日子过的平静如水,孙之牧每日却依旧的赏花抚琴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

他不可能不清楚自己留下的目的为何!为何将自己留在他身边?

“羽儿,去把我的琴取上来!”

孙之牧在假山上向下望,正巧看见了坐在莲湖边发呆的飞羽,微微一笑,毒辣老练的大小姐?

飞羽抬起头,冬日的阳光依旧有些许的刺眼,但是孙之牧的笑脸却是那么的清晰,淡漠的孙之牧很少笑,一笑却是这么的漂亮!

“发什么呆,取琴去吧!”长风卷过两人的视觉空间,桃花瓣漫天飞舞,粉色的花瓣儿落在了飞羽白净的脸颊上,孙之牧十五岁的心动了一下,却也马上消失了!

“少爷,燕世洵世子刚刚差人来说,天烈殿下邀约一起去龙冲山狩猎!”丁飞羽的手拂去了脸颊上的花瓣,仰着头看着那脸色恢复了淡漠的人道!

“羽儿,你说去不?”孙之牧忽然开口问道!

“呃,少爷这是您想不想去的问题!”

“大哥和孙醒在府么!”孙之牧忽然问道!

“我听冬蝉姐姐说,今天太子殿下来府将大少爷急急叫了去!”飞羽很是奇怪孙之牧为何这么问!

而孙之牧忽然爽朗一笑,随即的勾勾手指道:“把琴取上来!”

“是!”丁飞羽只得站起身,拍拍自己身上那银貂毛镶滚成的精美衣裙上的雪花后一路小跑而去!

琴音如同滴水入池般清脆响起,蔓延的风卷起了桃花瓣儿,孙之牧十指翻飞,眉目轻阖唇角似乎含着笑。

飞羽放下手中茶杯,问道:“少爷,你笑什么?”

孙之牧的嗓音是温润的,微微张开深遂的眼眸道:“没什么,我只是预知了龙冲山等一下会发生什么,感觉好笑而已!”

“龙冲山不是殿下去狩猎的地方么!”飞羽疑惑问道!

“嗯,如果太子殿下和大哥一起去,那戏就好看了!”孙之牧低沉说着,众所周知太子殿下素来容不得夏天烈,而夏天烈却不像孙之牧般的韬光隐晦隐藏自己,这可是会惹祸的!

“殿下是有危险?”飞羽惊讶于之牧的先知!

“你说呢!”孙之牧停住了抚琴的手,抬起头看着漫天的桃瓣妖红道:“羽儿,会跳舞么?”

“跳舞?”飞羽为难说着,这种时候孙之牧竟然会问这种问题,他到底在想些什么,这么的深不可测!

“对,跳舞,随便的转转几个圈圈都可以,别浪费了这么美好的花瓣儿!”孙之牧再度抚琴,看着一脸疑惑的飞羽低低一笑!

“就这样吗?”桃花散开,丁飞羽转动身体,花瓣飞屋,乌丝如墨,淡蓝色的衣裙微微浮动,穿着绣花小鞋的脚转着圈,却也异常的稳健!

孙之牧不语,只是眯着眼看着桃花树下转着圈的飞羽,少年的眼眸微微的有些许的浮燥,最终琴弦“嘣”的一声应声而断!

“少爷您怎么了?”飞羽定住脚,跑了过去,无暇的脸面上有着一丝谁都没发现的真的担忧,抱住了孙之牧的手焦急的道:“少爷流血了……!”

孙之牧看着指尖冒出的殷红,黯然合上眼道:“漠北丁氏门阀丁飞羽,你接近我到底想干什么?”

飞羽的手松开了孙之牧的手道:“你早就应该知道!”

“为何你按兵不动?”

“你又为何按兵不动!”飞羽被迫仰起头低吼着!发红的眼眸犹如一同小兽!

“你要报仇,孙家欠的命何止千万条,漠北的灭亡也是咎由自取怪得了谁?但是这似乎不关我的事,为何找上我!”孙之牧淡淡一笑!

“接近你当然有我的目的!”

孙之牧松开了手,看着丁飞羽道:“我知道你想杀孙醒跟大哥,我可以帮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丁飞羽忽然奇怪的看着眼前的少年,觉得,他似乎有中让人摸不到看不清的深沉与老练!此刻的他眼中满满的都是对权势的向往。

“你要永远留在我身边!”孙之牧忽然嗤笑出声!

“为什么!”丁飞羽狐疑的问道,虽然在他老人家身边伺候了几天,可是他一直都是对自己爱理不理的,现在为什么要提出这个奇怪的条件!

“没有为什么,你只需要告诉我,行或者不行!”孙之牧背对着丁飞羽,低垂着的指尖上的殷红咂落在白雪地上,竟然与桃花瓣一起乱了人眼!

丁飞羽站起身,抽出手帕,抓起孙之牧的手一边绑一边说道:“或许你以后会告诉我为什么,现在答应你就是,反正正我需要活下去。!”

“我不喜欢所有背叛我的人,记住了!”孙之牧忽然拽起丁飞羽的手,往外走去!

“去哪里!”飞羽的脚步跟上了孙之牧的脚步急忙问道!

“救人,要就要做到轰轰烈烈,一击就让敌人倒地绝无后路!”孙之牧深邃的眼眸闪过一丝的光芒,孙之牧的隐忍够了!

龙冲山,大夏王朝的皇家狩猎场,此刻白雪覆盖了延绵数百里的山岚平原,冬日的天空微微的薄日苍穹上盘旋着极致觅食的苍鹰,天地之间一股雄伟浑然天成!

“驾……!”夏天烈和燕世洵带着几名贴身的侍卫的策马声音打破了这天地间的宁静!忽然的夏天烈仰头拉弓射箭,碧洗的天空上传来了苍鹰尖利的鸣叫声,夏天烈的身后马上有侍卫跑到远处去捡猎物。

燕世洵在旁边拍拍手笑道:“殿下,箭术真是越来越了得!”

夏天烈的眼眸依旧停留在了宽广的天空上,眨眨眼一笑:“之牧今天怎么不愿意出来呢?”

“那里知道,那小子从来就是神神秘秘的让人琢磨不透!”燕世洵一脸的不在意的说着!

“有点琢磨不透!”夏天烈垂下头,嘀咕着说道!有时候之牧看起来并不似外面所说的孙家病恹恹的少爷,可是他为了什么在伪装!

忽然的风向一转,坐下战马有些许浮躁的嘶鸣了起来,身后忽然的传来了杂乱的马蹄声音,夏天烈一愣,看向了燕世洵道:“燕世洵你不是说今天狩猎场没有别人么!”

“我怎么知道!”燕世洵的手拽着缰绳有点抖了抖!

来者是敌是友?夏天烈在心底暗暗的打了一下稿,很快的看见围上来的兵马身穿着的是孙清枫统管着的都督军时,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事情!

“殿下,我帮你引开一些!”燕世洵话音一落马上带着侍从策马而去!

“燕世洵你等等……!”夏天烈一愣对着前面离去的笨蛋吼道,自己单枪匹马的不是更为危险!

燕世洵没有理会夏天烈,只是一味的向前奔去,寒凉的北风刮过那张有着意味深长表情的脸,今日大皇子夏天岩也会来狩猎,不过猎杀的不是动物,而是夏天烈,谁要夏天烈他光芒太露惹来杀身之祸!而自己,只不过是顺着风势,为了尚受制于人的楚越,为了楚越的天下不像漠北一样的血流成河,自己只能顺着夏天岩这个大夏未来的王者把夏天烈约出来,好在之牧推约不至才免了杀身之祸!

而这边,夏天烈一见为首的竟然是孙清枫,嗤笑道:“孙清枫,难道你不知道大夏的律法么,竟然带着军队闯进了猎场!”

孙清枫干笑了声,指着夏天烈道:“臣等有义务保护尊者的安全!”

“尊者是谁?”夏天烈明知故问。可恶的孙清枫,明明知道太子殿下身后的庞大支撑之力是于他们孙阀素来势不两立的魏家,为何他还要如同哈巴狗一样的粘着太子?

“当然不是你!”孙清枫轻蔑笑道!

夏天烈一怒喝:“孙清枫你……!”

“清枫说的不是么烈儿!”清朗慵懒的声音在侍卫后面传出,原本围着夏天烈的侍卫门自动的让出了一条道道,而那个声音的主人缓缓的走了进来!

“皇兄!”夏天烈毫无疑问的叫道!

身穿银貂深袍的男子,正是大夏王朝太子殿下夏天岩,年纪不过二十来岁,乌黑的头发一丝不苟的束缚在玉龙冠内更是映衬出脸的细销与严肃!

“皇兄,狩猎而已,用得到这么大的排场么!”夏天烈依旧是一脸的轻狂的看着夏天岩。

“没有大排场,就扑捉不到我想要的猎物,懂么!”夏天岩的手忽然狠狠的抓起了夏天烈的衣襟怒吼着!最看不得的就是夏天烈这副轻狂的样子,因为在宫宴上,有大臣说他这样看起来跟父皇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

“太子殿下,请注意您的言行!”夏天烈身后的侍卫起身反抗吼道!

“杀!”夏天岩回过头冷漠对孙清枫下达命令!

唰唰的声音响透不安的空间,暗红的血色污染了白雪,夏天烈身边的十几名侍卫瞬间的被压服在雪地上砍了脑袋!

夏天烈知道这回皇兄是动真格的了,此刻自己孤身一人,如何抵挡得了这么多的才狼!

“皇弟,自我了断或许会痛快点,大夏王朝有我没你,有你没有我!”夏天岩戏谑的说着!皇家偶尔死个少年皇子是常有的事,更别说是在这狼虎众多的龙冲山!

被持刀剑的侍卫团团包围着的夏天烈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世界仿佛在盘旋着,老天真的要这么的对待自己么!

“是要我们动手么!”夏天岩咄咄逼人,接过侍卫的刀逼向了夏天烈的脖颈,而此时,咻的一声,似乎有东西快速划破空气飞过侍卫的耳际直击夏天岩的手腕!

“啊!”夏天岩忽然惊叫一声,一枚紫金羽箭从他的手腕上方横穿而过巧妙的只划出了一道血痕,手中的刀锋在触碰到夏天烈脖颈仅仅只有一寸之遥的地方滑落在地!

夏天烈张开眼,眼眸中恢复了原本的骄横,脚在侍卫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快速的用脚尖踢起地面的刀握在手架上了夏天岩的脖颈道:“皇兄,真是是有你没有我!看来我们当中应该有一个要躺在这白雪上面了!”

“放肆,是谁,是谁竟敢在后面发暗箭伤本太子!”夏天岩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怒喝着!

“皇兄请看!”夏天烈扬扬唇角,指了指身后那飘扬着的旗帜!

夏天岩回过头,一眼看见了那飘扬着漫天遍野的旗帜上面写着金龙盘旋着的大大的夏字的时候,苍白了脸回过头看着孙清枫道:“这是怎么回事,父皇的禁卫军为什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