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木影流年
木影流年已完结

木影流年

来源:奇热作者:不会不爱标签:言情主角:凌亦冉薛凯

独家完整版小说《木影流年》是不会不爱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凌亦冉薛凯,内容主要讲述:安于冷冷地开着车,没有回应。女人讪讪的低下头不再言语。车外,汽笛声,刹车声,人声交相呼应,热闹非凡。车里,安静,沉默,两个人都僵持住,像是在酝酿一场战争。“吱——————”长长的刹车声打破了车里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安于冷冷地开着车,没有回应。

女人讪讪的低下头不再言语。车外,汽笛声,刹车声,人声交相呼应,热闹非凡。车里,安静,沉默,两个人都僵持住,像是在酝酿一场战争。

“吱——————”长长的刹车声打破了车里的寂静,安于听见沉闷的“嗵”的一声,像是从大地底部向心脏涌过来的沉重撞击,接着便汹涌蔓延到脑子里,安于感觉自己的头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恍惚中最后听到的,是杂乱的汽笛声,和一个女人凄厉的尖叫……

当安于再次醒过来,已经是在医院洁白的病床上。胸口很疼,安于发现自己一点都动弹不得。他躺在床上艰难的向四周望望,发现一个陌生的女人正趴在自己的病床边睡着。他努力的回想发生过的事情,想了很久,这才想起那天,自己带着一肚子气来开车,车上满脑子都想着表弟和公司的事情,在一个十字路口与一辆飞驰而过的大客车相撞,当时就没了知觉。

这个女人……不就是当时自己车上载着的女人么……难道是她救了他?

安于拼命去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天车祸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慢慢地抽动起一只被女人压木了的胳膊,女人被惊醒了。

“你醒啦!”女人几乎是惊喜的说。

那张脸早已失去了它的妖娆,没有化妆,甚至可能没有洗脸,因为过度的疲劳眼睛里充满了红血丝,头发睡的乱七八糟,脸上,也被压出了一道道深深的褶子。

安于心里对她的怨气一下子就消了一大半,他望着这张一团糟的脸,笑了出来。

于是女人便更加开心了:“你可终于醒了,我都要被你吓死了,昨天晚上护士把灯关了,我一个人在这里就想啊,你要是突然死了,鬼魂飘出来,会不会就过来把我给吃了,吓得我一晚上都没睡着……你渴不渴,饿不饿?我给你拿吃的去,你不要乱动啊!”

安于心里涌上一阵暖意。

那女子已经疯子一般向外跑去,安于看见,她脚上,竟然踢踏踢踏的穿着自己的大皮鞋……

后来,安于知道这个女人名叫凌茉莉。早些年死了父亲,只剩一个母亲在家靠她养活。她没怎么上过学,也找不到什么正经的工作。这些年日子过得很艰难。

“你不是还有个有钱的干爹么,你怎么不让他帮你找个工作?”安于几乎是戏谑的问道。

谁知女子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她再没有说一句话。

安于暗自后悔自己说错了话。他曾经是恨她的。可现如今她像个孩子一般坐在自己面前,辛辛苦苦的照顾着自己,这让安于也醒悟过来,她也不过是个可怜的女子,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有什么理由去为难她呢?

“没关系,你以后有什么难处尽管来找我好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凌茉莉竟然定定的看着他,眼神像个孩子看见可以依赖的亲人一般,安于的心一下子就化了。

安于的伤很快就好了。只是落下了心口疼的毛病。

出院的时候,安于带着凌茉莉回家了。当时国家掀起一股反贪反腐的政策,就在安于出院的时候,传来了钱局长东窗事发的消息。自己公司的事情一下子没了着落,安于的表弟只好自首入狱了。安于花了一大笔钱补上偷漏的税款和罚单,后来又苦苦经营起自己的公司,度过低谷。这是后话,暂且不提。而凌茉莉,从此就住在了安于的家里。

在安于想象中,他把这个像孩子一样的女人带回家,好好呵护她,让她忘记过去发生的一切,从此两个人培育起单纯的感情。他们也许可以就这样白头偕老了。

安于买下了一套新房子。他把墙壁全部粉刷成凌茉莉最爱的天蓝色,然后带着蒙上眼睛的茉莉来到了新家。眼罩被摘下来的一刻,凌茉莉像是天真的孩子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糖果,开心的抱着安于的脖子在屋子里转了好多好多圈。

商场的应酬无数,安于回家的日子也很有限。凌茉莉每天住在装修的童话城堡一般的屋子里等着他。安于对茉莉说,等到他的新厂开工投产,安于就带茉莉去民政局领结婚证,娶凌茉莉为妻。从此,过幸福的生活。

可天不遂人愿。安于的新厂终于建设完成,投产之后,安于才发现自己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做。销售,招徕客户,售后,分析市场……这些让安于头大的事情仿佛一股脑儿涌上来,安于变成了上紧了的弦,成天围着一大堆麻烦事,他忘了自己的的承诺。

凌茉莉可没忘,她在家里失望的等过一天又一天。最可怕的是,她发现自己的肚子渐渐大了起来。可是安于竟然还不知道。

怀孕的女人性格会变。凌茉莉变得格外厉害。她从一只温顺的小绵羊一下子变成一只暴躁的狼。她开始二十四小时电话追踪安于的行踪,“姓安的,你把我一个人抛在这里,是不是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安于不胜其烦。他想不通一个温顺乖巧像孩子一样的人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可是安于心里还带着对凌茉莉的歉疚,他想,她一定是等得太久了心里会烦,于是他耐心地劝她,再等等,忙完了这些事情,就和她结婚。

可是没有用。凌茉莉像是疯了一样,不断地骚扰着安于。两个人之间本就不够坚韧的爱情,已经荡然无存。

闹了一年以后,凌茉莉把孩子生了出来。

是个一看就很让人疼惜的小女孩。

她瘦极了,一双大眼睛闪烁着害怕和紧张,她惊恐的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那样子让人看了就会产生一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

安于是在孩子出生后才得知自己要当父亲的。这时候,他和凌茉莉的冷战已经持续了整整六个月。他从未回家看过她,她也从未把这件事告诉他。

所以,当安于知道这个消息时,他被这个从天而将的喜讯镇在那里,好久才反应过来。“爸爸”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称呼让安于欣喜若狂却又忐忑不安,他紧张又兴奋地跑进凌茉莉的病房,轻轻抱起这个皱巴巴的小生命,仿佛又回到了他出车祸时,凌茉莉守在他身边时的情形。那时候安于发誓要对他们好。

这个时候,恰逢安于的表弟也期满出狱,安于觉得自己一下子被亲情包围,天空,从来都没这么蓝过。

安于给这个孩子起名叫安亦冉。

可是,工作上的应酬总还是要去的,安于望着安排得满满当当的日程表,不知道自己该吧婚礼安排在哪一天。凌茉莉心里已经悄悄颓然了。她曾经是被人包养的女人,她知道自己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不会得到真正的爱情。长久以来的自卑和寂寞化作对安于的失望,她再不想结婚的事。

安于的表弟出狱后一直闲着没事,于是他代替杨晴尽了一个父亲的职责。他每天出入安于的家,照顾嫂子和这个孩子。

后面的事情就像所有故事的俗套情节。安于的弟弟和凌茉莉,两个人日久生情了。

并不是凌茉莉有多么放荡的天性。只是,当一个年轻的女人久久的等待一个总也不被认真对待的诺言时,任谁也会失望的。所以,当安于的弟弟带着所有年轻女人渴望的关怀和热忱走进凌茉莉的视野,她的眼睛就在也离不开他了。凌茉莉像是找爱的荆棘鸟,用年轻热情的生命冲向了这份爱情。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安于很快知道了这一切。像是一个抱着很大希望的孩子一下子落到谷底,他心里的墙轰然崩塌。他喝的醉汹汹的去找凌茉莉,说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从一开始就不该收留她。

凌茉莉冷冷地望着他,她告诉他既然安于不肯给她他曾经承诺过的幸福,那么安于也就没有资格干涉她的自由。

安于心灰意冷。他发疯似的把凌茉莉赶出了家门。

小小的亦冉坐在地上哇哇大哭。

她从小就没有感受到父亲的爱,甚至连爸爸的样子都记得模糊。而如今,爸爸又把妈妈赶了出去,她幼小的心里,再没有了依靠。

世界上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发生的。每件事情都有原因。

若不是安于的大伯要将安于的表弟安排在他们安家企业财务管理的职位上,那么当年就不会有偷漏税的事情发生,安于的表弟从小就常常从大人的口袋里偷拿零花钱,他都会一直为了很少的一点贪来的便宜而沾沾自喜。

若不是他偷漏了当年的一笔税款,安于也不会跑到钱局长那里为他求情,大伯年老得了病,一直卧床不起,听到表弟入狱的消息心急如焚,急催着安于救他出来。

若不是去找钱局长求他通融,就不会遇到局长的“干女儿”凌茉莉,不会遇到这个他生命中的祸水,在这几年的生活中,使得安于再也不相信爱情。

若不是载了凌茉莉去取钱,一路上为她分心的安于不会遇见车祸,不会伤到自己,也就不会被凌茉莉照顾,不会和她产生感情,不会有后来的一切。

若不是后来钱局长锒铛入狱,凌茉莉没了归宿,她也不会就跟着安于回家。

若不是表弟回来时刚好赶上凌茉莉生孩子,表弟也不会有机会照顾他们母子进出安于的家,两个人也不会产生感情,给安于带上这顶绿帽子。

安于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这个时候,安于恨死了自己的表弟,恨死了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恨死了周围的一切人。同样,也恨死了脚下这个吵吵闹闹的孩子。

安于把孩子交给了凌茉莉的妈妈。当他看到孩子的户口上竟然被凌茉莉登记成是“凌亦冉”时,安于心里仅存的对孩子的一点疼惜也当然无存了。他从此再也没有回来看过这个孩子。

一晃近二十年过去了。除了每个月按时给这个孩子打去一些生活费,安于几乎忘记了他还有这么个女儿。

凌茉莉的事让安于很失望。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和异性交往。

直到后来娶了李默。他带着薛微和李默的两个孩子薛凯和薛琪组成了新家庭。

当安于在薛凯的日记本里看到凌亦冉这个名字时,安于一下仿佛是跌入了错乱的时空,过往的种种如潮水般席卷而来,妖娆的茉莉那张魅惑的脸影影约约浮现出来,狠狠的击疼了安于的心脏。他必须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因为他害怕曾经让自己心痛的往事重新浮现出来,席卷他脆弱的人生。

可是事情不想他想象的那么简单。薛凯的胸口被人用一把锋利的尖棱刀刺穿,离开心脏只有几公分。薛琪在他身上搬到了一跤把刀整个压进了他的胸口,伤重的让医生棘手。

安于也住进了医院,多年来的心疼病一下子发作,让年纪本不算大的他无法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