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仙侠> 我为帝师
我为帝师已完结

我为帝师

来源:网络作者:夜深标签:仙侠,言情,历史主角:叶长生,寒烟

《我为帝师》是作者夜深最近创作的武侠仙侠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我为帝师》精彩节选:绝墟,她想带叶长生进去,宋长风看在自己面上,应该不会太过分。现在看来,这如意算盘打早了。不,他没冲动。若是我,刚才宋长风必死,宗门败类不配活在这世上,你还是太唯唯诺诺!洛书斜视叶长生,道:你不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人循声望去,只见一袭紫袍的俊朗青年被无数人护拥走过来,眼中尽是杀意。

此人,正是宋长风。

死?有时并不可怕,比死更惨的遭遇还有很多。

叶长生随意扫了他一眼,道:我看你印堂发黑,双眼通红,典型的血光之灾迹象。进三生绝墟,你会很倒霉。

神棍!

寒烟翻了翻白眼,对叶长生很无语。

宋长风,谁是你女人,你说话注意点!

寒烟寒着脸道。

小烟,你不要误会。

宋长风语塞,只好把怒气撒在叶长生身上:废物,你赶紧……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说话!

叶长生平静笑着,淡漠道。

他这一生,经历过太多场面。

曾化身无情杀神,屠尽一切敌,也曾万年不言语,沉默悟道,更曾一念为佛,一念为魔。

到最后,他选择保持本性。

世人如何待我,我便如何待之。

我的天,这还是叶长生吗?敢如此说话?

空有天赋,却不懂审时度势,估计活不过今天了。上次教训他还没吸取,可怜!

之前他肉身境九重,算是天才,但如今只有肉身境四重,拿什么和肉身境九重巅峰的宋长风比!

众人纷纷摇头,不屑道。

我算什么东西?呵呵!叶长生,仔细看看这些人反应。我,众望所归,而你,就算是宗主,也只是一个废物。

你不知道你多么废物,那就让这在场所有人告诉你。你,连给我提鞋都不配!

论势力,我爷爷是大长老,大权在握论实力,我半步洞府境,杀你如屠狗。你,拿什么和我比?

宋长风微微一愣,随后大手一挥。

火红色战袍飘舞虚空中,银发飘摇,如无敌战神般。

狂妄,霸道!

宋长风的气势升到巅峰,紫金冠发出耀光。

他的胸口无形漩涡释放出骇人力量,虽未完全成型,但也有力压在场所有人的威势。

半步洞府境!

一道道倒吸凉气的声音从众弟子嘴中传出。

洞府境,肉身境之上的开天辟地四境的第一境,内含无尽乾坤。

以肉身为熔炉,在体内塑造小天地,功参造化。

肉身境和洞府境之间的差别,如云泥之别。

宋长风这手,足以镇压在场所有年轻弟子。

他傲,却有傲的资本。

就算真有血光之灾,我,以一力破之。无论如何,今日,你必死!

宋长风享受着在场所有人的仰慕,羡慕,淡漠道:只要你磕头道歉,我看在小烟的份上,大发慈悲,只废你修为。

与此同时,他朝寒烟微微一笑。

他,要告诉寒烟,他比叶长生强不止百倍。

他很清楚女人的心思,无论如何,都喜欢强者,喜欢霸道无双的男人。

叶长生惨了!

所有人望向叶长生眼神,尽是可怜。

堂堂宗主,竟是沦落到如此地步。

不过很无奈,这,便是现实。

弱肉强食的世界,就是如此。

你看你干的好事,现在怎么办?

寒烟狠狠扫了叶长生一眼,道:我会帮你解决这件事,不过你必须离开三生宗,去太衍学宫。

有些事,只能自己解决。他想要我死,我又何尝不是呢!

叶长生眼神一凝,离开寒烟的保护,朝宋长风走去。

寒烟愣愣看着这一切,她不知道叶长生究竟是从何而来的自信,让他如此从容。

可无论实力还是势力,他都不能与宋长风相提并论。

除了被废修为,跪下道歉,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叶长生,你死定了!

人群中的华梦瑶望见这一幕,激动不已。

叶长生剥夺了她进步的可能,她想看见叶长生的凄惨下场。

准备好跪下的姿势了吗?

宋长风随意道。

傲慢,不屑!

啪!

却见叶长生淡淡笑着,随手一挥,响亮的耳光声响彻四周。

轰!

猝不及防之下,宋长风竟然被甩飞半丈远。

所有人瞠目结舌望着这一切,这一幕出乎所有人的想象。

叶长生,竟然不是跪下,而是抽宋长风耳光,还抽得这么重。

你……

宋长风懵了,愣愣道。

你什么你,我是三生宗主。宋长风,你当众辱没宗主,该当何罪!

叶长生缓缓道。

我……我要杀了你!

宋长风那俊秀的脸扭曲了,半步洞府境的强大气势释放出来。

杀我?杀宗主,又该当何罪?数千弟子望着,别说你爷爷是大长老,就算是天王老子,以三生宗规,你也得死!

叶长生又上前一步:执法一脉弟子何在?告诉他,该当何罪?

虽劲风呼啸,但他面不改色,怡然不惧。

三生宗百废待兴,他想看下作为宗门最后一道防线的执法一脉,是否也被腐蚀了。

在!

半响后,一个个穿着执法衣的弟子跨上前来,应声道。

虽说三生宗内大长老权势滔天,但至少执法一脉还是不惧他们。

在场所有人变色,叶长生自当宗主以来,从未动用宗主权势,让他们逐渐忘了他宗主身份的尊贵。

宗主,那可是一个宗门至高无上的身份代表啊!

按宗规,杀宗主,为诛九族之罪!

这时,从九霄峰走下一俊朗青年,淡漠道:近日执法一脉,正在追查数日前刺杀宗主之人,若查出,将毫不留情!

洛书,你……

宋长风面色苍白,喝道。

三生宗谁人不知,是他宋长风弄得叶长生只能等死,洛书是在针对自己。

我为执法一脉大弟子,只知遵宗规办事。若宗主一声令下,我洛书将第一个行动!

白面青年洛书淡漠无比,缓缓道:在场数千弟子听命,备战,准备斩杀敌人!

说罢,他意味深长的望着叶长生。

以前叶长生从未将自己当三生宗的宗主,就算是死,他也可以漠不关心。

就算是要护拥,也应护拥一个敢于担大梁的人,这是原则。

今日叶长生无畏以宗主身份站出来,他亦当无畏助之。

他心生期许,想看叶长生是否会令自己失望。

宋长风,我现在问你,你还想杀我吗?

叶长生笑容灿烂,戏谑道。

宋长风望着已踏入洞府境的洛书及其背后气势汹汹的执法弟子,心虚了。

他总算是明白为何爷爷宋天珏想杀叶长生,也要设计一个圈套了。

我……我是和宗主开玩笑呢!

宋长风挤出笑容,道:你说是不是呢?宗主!

你也配和我开玩笑,滚一边去!

叶长生淡漠道。

宋长风面色阴晴不定,怒火冲天,却只能灰溜溜的走开。

嗡嗡嗡!

恰在此时,洪武广场之上出现一漩涡,能量屏障震动。

三生绝墟门户,开了!

你太冲动了!

寒烟摇摇头,叹道。

她觉得叶长生将宋长风得罪太狠了。

本想着叶长生执意要进三生绝墟,她想带叶长生进去,宋长风看在自己面上,应该不会太过分。

现在看来,这如意算盘打早了。

不,他没冲动。若是我,刚才宋长风必死,宗门败类不配活在这世上,你还是太唯唯诺诺!

洛书斜视叶长生,道:你不用谢我,若你不说自己是宗主,若他不是大庭广众下辱没宗主,我不会出面的。

唯唯诺诺?我还不至于这么不堪。宗门败类,的确该杀。不过杀一两个,解决不了实质的问题。

叶长生面色凝重,呢喃道。

他这一生,何时惧怕杀戮!

在九霄之上,长生仙尊之名让无数凶戾之辈闻之色变。

三生宗由他一手创建,曾是九天十地顶尖势力,现在却落败成现在这样,让宋长风这样的败类逞凶。

但仅仅是杀宋长风,解决不了问题。

这次进三生绝墟,若有宗门败类杀他这宗主,那便一次屠尽。

将败类一个个找出来,实在太麻烦了,不是他的行事作风。

难道你还想杀很多败类?你有那实力吗?

洛书剑眉微挑,不耐烦道:三生绝墟只有洞府境之下能进,我实力已达洞府境,不能进去保护你,你还是不要进去了。

有些事,必须由我来做,三生绝墟我必须得进去。

叶长生微微摇头,拒绝了。

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

寒烟无语望着叶长生,道。

我这个人一向运气不差,你可要小心喽。万一你在三生绝墟里得的东西没我的好,那可有点丢人。

叶长生不以为意,轻声道。

随后他径直朝三生绝墟门户走去,在场之人尽皆怪异看着他。

他们没想到仅有肉身境四重的叶长生在如此羞辱宋长风后还敢进入三生绝墟,这不是找死吗?

笨蛋,不折不扣的笨蛋!

寒烟眼神复杂,跺了跺脚,最终还是决定跟在叶长生身后。

洛书望着叶长生背影,疑惑不已,莫名的他感觉到叶长生有种魔力,能让自己相信他能走出来。

但理智却告诉他,叶长生此行,九死一生!

叶长生,我倒是要看下你是否能创造奇迹?

洛书朝叶长生喊道:若你能在宋长风追杀中走出来,我执法一脉将力挺你。现在三生宗病了,败类太多,需刮骨疗毒!

我会的!

叶长生回头意味深长的望着洛书,坚定道。

可恶!

华梦瑶紧握拳头,咬牙切齿道:风少,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我有最高级别的三生战袍,能控制他进入一百零八个试炼场中最恐怖的红尘古路,那可是人间炼狱。

宋长风狞笑道:他连三生战袍都没有,不可能通过红尘古路的考核。考核不过,在三生绝墟内只不过是个废人。到时候,我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身上有秘宝,不然不可能恢复这么快!

华梦瑶眼中浮现笑意,添油加醋道。

秘宝,是我的,寒烟,也是我的,他叶长生的命,更是我的。

宋长风微微笑着,呢喃道:死掉的宗主,就不是宗主了。

紧接着,他走进三生绝墟门户内。

一个个试炼弟子都陆续进入其中,所有人都很清楚,接下来在三生绝墟内,注定有一场腥风血雨。

叶长生,将死的很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