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虐恋> 甩了那个男人
甩了那个男人已完结

甩了那个男人

来源:追书云作者:疏影斜横标签:虐恋,奇幻,虐恋主角:林遇,贝安

小说主人公是林遇,贝安的小说叫《甩了那个男人》,本小说的作者是疏影斜横创作的豪门虐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如果你有工作,只是晚上回来一下,晚上回来的时候不能吵到别人,如果在家里最好可以做饭。” “为什么?”贝安觉得很奇怪。 “我可以跟着蹭吃。”易见直接说。 贝安觉得这个易见真一点都不见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易见想想也是。

两个人走到门口,贝安看到一个鞋架停了下来:“需要换拖鞋吗?”

“只要鞋子干净,不需要换拖鞋。”易见直接说。

贝安看了看自己的鞋底笑了一下:“可以进去吗。”

“可以。”易见带着贝安就进屋。

屋子里的装修非常简单,中间放了简易的沙发和茶几,一边有个实木的吧台,有一个很大的飘窗改成了喝茶的地方。

贝安觉得这样的房间很舒服,觉得曾经好像来过这里一样。

“现在三楼和一楼有房间,一楼的房间比较大,你先看哪一个?”易见看贝安好像很喜欢她的房子。

“三楼。”贝安直接说。

“我住的二楼。”易见上楼给贝安介绍“每个房间只能住一个人,不能留外人过夜,不能让房间里的人觉得你的声音太大。”

“好。”

“如果你有工作,只是晚上回来一下,晚上回来的时候不能吵到别人,如果在家里最好可以做饭。”

“为什么?”贝安觉得很奇怪。

“我可以跟着蹭吃。”易见直接说。

贝安觉得这个易见真一点都不见外啊:“那我不会呢?”

“我煮什么你跟着蹭一点就行。”易见看了一眼贝安。

“为什么不出去吃或点外卖?”

“省钱,环保,健康。”

贝安无话可说了。

两个人到了三楼,三楼有个很大的露台,上面有桌椅和花草。

“你要是住三楼的话,要照看花草。这里浇水什么的我都给做好了,需要浇水的时候你开一下开关就行了,但是要管理和清扫。”易见看着贝安“可以吗?”

“我有个问题。”贝安看着易见。

“说。”

“你这样能招到租客吗?”

“能啊,二楼就租出去了一间。”易见耸肩“我们这是合租,每天都要相处的,所以最起码要找能合的来的。”

“那如果谈恋爱了怎么办?”

“谈恋爱和住哪儿有关系吗?”易见不解。

贝安算是知道那两个女生为什么会易见是神经病了,这样租房还能租的出去,还真是一个奇迹。

“房租一千八,押一付三对吧?”贝安直接说。

“对,如果一起吃饭,房租水电什么的均摊,不计较谁多点少点儿。”

“这个没问题。”贝安也不计较这个。

“好,除了个人房间里的东西,公共区域里的东西都可以用,所以你要是有什么不想让别人碰的东西,就放到自己房间里。”

“可以。”贝安觉得这个不是问题,而且她觉得这个易见租房挺有意思的。

“嗯……那就下楼看看合同吧。”易见说着带贝安下楼。

贝安看着易见的合同,知道易见为什么把房租定的这么低,然后房子还租不出去了。

“你这不是租房吧?你这是找人和你一起住吧?”贝安看了易见一眼。

按照这个合同下来,易见能找到的人,估计都是和她性子差不多的。

“我们这样合租,就是再少接触都要相处,我是找租客,又不是找人来给添堵。”易见理直气壮的说。

贝安点头:“可以,我暂时不上班,在家的时间可能会比较多。”

“没问题。”易见不在意。

贝安想了一下签了合同,然后直接加了易见的好友,给她转了房租。

“那我回去拿东西了。”贝安刚才看房间里什么都有。

“等一下。”易见说着跑二楼敲了一下屋门。

花开穿着一身卡通睡衣,迷迷糊糊的开了门:“易见,我还没睡醒。”

“有新租客了。”易见开心的说。

“谁那么想不开租你的房子啊。”花开说着还打了一个哈欠。

易见指了指了楼下,花开探头看了一下。

“我赌住不过十天。”花开看贝安的穿着,觉得她们不是一路人。

“赌什么?”易见看着花开。

“一个月的饭。”花开信心满满的说。

“好。”易见拉着花开就下楼。

贝安起身看着她们。

“这是花开,她是美妆博主,平时也不出门。”易见解释到。

“这个名字很少见。”贝安看着有些迷糊的花开。

“可能姓的有点特殊。”花开觉得贝安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也不多说话。

“的确特殊。”贝安笑了一下“那我去拿行礼了。”

“好。”易见点头。

易见和花开把贝安送到门口,看到贝安消失在街角才回头。

“你真让她住进来了?”花开十分意外的说“你那么多条款,还得看顺眼不顺眼,你就这样让她住进来了?”

“我看她顺眼。”易见耸肩。

“我看你是看她漂亮吧。”花开一脸嫌弃。

“漂亮多好,可以养眼,而且她的名字也是两个字的叫贝安,我们都是两个字的,是不是很有缘分?”易见开心的说“而且她住进来,我们都不用管花了。”

花开不知道怎么评价,易见租房不是为了房租,只是一个人住着太无聊了,想让家里有点人而已。

“看看吧,等到她原形毕露的时候,你就知道了。”花开不屑。

“那就直接赶走啊,合同上写的清清楚楚的。”易见得意的说。

对贝安来说今天的租房很顺利,她也不想租乱七八糟的房子,只要有条件就行。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退房,然后打车去新租的房子那里,她觉得这是她租房最顺利的一次,难道说情场失利、职场受挫之后,终于否极泰来吗?

三楼的房子是小了一点,但是有独立的卫生间,外面就是一个很大的露台,以及种的不是徒长就是旺长的花儿。

“怎么样?”易见作为房东还是要再来招待一下的。

“很满意。”贝安点头。

“满意就行,你看看有什么需要买的,一会儿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欢迎你入住,然后买点儿日用品,再买点儿菜。”易见很满意自己的安排。

“好啊。”易见觉得挺好的。

房间不用怎么整理,贝安没什么东西,主要是上次刷赵君衍的卡买的东西,有的包装都没有拆。

这个时候她的电话又响了,她一看是她妈的,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