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都市> 岁月不及你深情
岁月不及你深情已完结

岁月不及你深情

来源:微小宝作者:阿辞标签:都市,言情,职场主角:

《岁月不及你深情》是阿辞写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岁月不及你深情》精彩章节节选:?做梦!霍雨薇没有察觉到儿子的不喜,转头就对厉景年说,“景年,你要加把劲了,结婚两年了,是时候生个孩子了,妈盼着这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厉景年沉默不语,心中却对苏姌怒极了,这女人果然心机了得,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厉景年的妈妈霍雨薇看到两人并肩走进来,脸上笑开了花,她亲自站起身来,拉着苏姌的手一起坐下,“小姌啊,工作辛苦了,看这小脸都瘦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要不然老了就会落下一身病痛的,到时就有得你哭了。今晚我特意叫刘妈做了很多你喜欢吃的,还炖了参汤,要好好补一下才行。”

霍雨薇一看到苏姌就像打开了话匣子般,抓着苏姌的手这嘱咐那叮咛的,可见是关心极了苏姌。

霍雨薇是个好婆婆,从她嫁进厉家到现在都没有为难过她,一直都很关心她,总是和她说,如果到时候被厉景年欺负了就找她,她会给她做主的。厉景年这两年欺负她的地方可不少的,但是她也不会真的跑到霍雨薇面前胡说些什么,有些事,说说就行了,分寸她还是懂的,她做不来那种找婆婆告状的事情,霍雨薇对她再好,也不是她的亲妈妈,很多事情都说不得的。

厉景年翻了个白眼,那女人,也就只有在妈妈面前才会装得那么听话,这一身好演技,不知道骗过了多少人。

厉琛和厉明森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看到两人进来也只是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

突然,厉琛放下手中的财经报纸,叫了一声,“小姌。”

苏姌抬头看过去,“是,爷爷。”

“苏家的事情,你怎么看?”厉琛的双眼即使浑浊了也很锋利,看在人身上无形中压得人抬不起头来。

客厅中的人全都看向了苏姌。

苏姌眼睑动了动,心瞬间提到嗓子眼上,她努力稳住自己的心神,顶着厉家人的眼光勇敢对上厉琛极具压迫性的目光,原本粉嫩的唇如今已经没有了一点血色。

“我……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

厉琛看着苏姌漂亮的小脸,良久,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你要记得,你现在是厉家的媳妇。”

厉琛是在警醒她,告诉她,不要因为苏家的事扯上厉家。

苏姌艰难的点头,“我知道了。”

无非是告诉她这件事怨不得厉家罢了,要怪就怪苏家命该如此,现在她的一切都是厉家给的,如果识相的话,就知道怎么做了。

苏姌突然觉得心冷,强扭的瓜是不会甜的,这就是她强求来的婚姻。

霍雨薇眼看着客厅里的气氛都快要凝结成冰了,连忙打圆场,“好了,咱不聊这些事,快要吃饭了,去饭厅吃饭吧,今天可做了不少好菜呢。”

说着,就站起身来顺带拉上苏姌一起,往客厅里走。

“小姌啊,今天你一定要多吃点,我可是特意一大早亲自去市场买了不少你喜欢吃的菜,可不能不给面子啊。”

“好,我一定会都吃点,一定不会辜负妈的好意的。”

饭桌上的气氛仍是有点沉重,可是有霍雨薇在极力暖场,倒也不是那么食不下咽。

霍雨薇一边殷勤的给苏姌夹菜,一边絮絮叨叨的,“吃多点吃多点,争取早日给妈生个大胖小子。”

突然听到霍雨薇说生孩子的事情,正吃着饭的苏姌手一顿,想到今天早上才刚吃了避孕药,心中觉得可笑,但是她脸上却丝毫不显,“妈妈,这些事情可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

苏姌一向嘴甜,这种奉承长辈的话,从小就没少说,短短一句话,就把火烧到了厉景年身上。

厉景年黑眸一暗,眼神就冷了下来,想要孩子?做梦!

霍雨薇没有察觉到儿子的不喜,转头就对厉景年说,“景年,你要加把劲了,结婚两年了,是时候生个孩子了,妈盼着这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厉景年沉默不语,心中却对苏姌怒极了,这女人果然心机了得,以前还以为她还算懂事,现在看来,不过是没找到合适的时机罢了。

坐在首位的厉琛此时也开口了,“景年,是该生个孩子了。”

厉琛都开口了,厉景年不得不答,“是的,爷爷。”

得到厉景年的回答,霍雨薇才满意的点点头,又拉着苏姌絮絮叨叨起来,一顿饭下来,霍雨薇全程都拉着苏姌说话,不是叫她吃多点就是叫她喝汤。

在两人要离开的时候,霍雨薇又有话说了,“今晚这么晚了,就别走了,叫刘妈收拾一下就行了,走来走去的,你们不嫌累的我还嫌呢。”

厉景年不愿,霍雨薇恼怒的看向厉明森,用眼神暗示,你倒是说句话呀!

厉明森无法,只能开口,“听你妈的,留下吧。”

两人这才不得不留下来。

今天的厉景年很生气,心中窝了一团火无处发,等到苏姌洗完澡出来,就看到厉景年黑着一张脸坐在床上的,眼中的怒气都快要变成实质了。

苏姌毫不怀疑,待会自己一定会受到可怕的折磨,他眼中的怒火都快要把她灼伤了。

厉景年如一只伺机而动的猎豹,看到猎物出现,“铛”的站起来,长腿一勾就把人勾进了怀中,随即在苏姌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翻了个身,两人就一起倒进了床中。

他恶狠狠的看着苏姌,因为挨得近,粗踹的气息喷在苏姌脸上,“想生孩子?就你这坑脏的身体,根本就没资格生下我的孩子,不要妄想耍什么手段,更不要到我妈耳边嚼舌根子,要是再有下次,你信不信我让你哥哥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就这样没了?”

厉景年身为致一集团的总裁,他这句话绝不是随便说说而已,只要他想,苏衡的那份工作肯定保不住。

“我什么都没有和妈妈说,我知道我脏,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有你的孩子,我每天都有按时吃药呢。”

听到苏姌说一定不会有自己的孩子,厉景年突然觉得心中有点不是滋味,她是自己的女人,生下他的孩子不是天经地义吗?她没有资格决定生不生。

苏姌眼中的笃定刺激到厉景年了,他脑一热,钳住苏姌的下巴说:“苏姌,你听好了,我改变主意了,我要你生下我的孩子,日后,他会喊别的女人作妈妈,而你,只能是他的保姆!”

厉景年的可恶出乎了苏姌的意料,她怎么都想不到,厉景年居然会这样对她,不行!她的孩子凭什么喊别人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