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玄幻> 蚀骨情深
蚀骨情深已完结

蚀骨情深

来源:微阅云作者:婠婠标签:玄幻,官场,科幻主角:

独家小说《蚀骨情深》是婠婠所编写的现言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蚀骨情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直抽抽。权衡利弊之后,也只能忍痛割肉大放血。杜雨萌在拘留所里终日惶惑不安,加之本身又打过几次胎,竟然再度流产了。无罪释放的当天,岑小溪又给陆文浩准备了一份礼物。白纸黑字的离婚协议书。他吃惊不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文浩涉嫌藏毒被捕的消息,让陆家炸了锅。

“我们文浩从小品学兼优,规规矩矩,怎么会去干那种事情!”婆婆气得将电视遥控器一摔,恨不能立马出去满世界嚷嚷儿子的冤屈。

“闭嘴!你发脾气有什么用?”公公被吵的耳朵疼,大声呵止婆婆,“小溪啊,不如你按文浩说的办,让你那个律师朋友帮帮忙。”

“爸,不是帮不帮忙的问题。现在人证物证俱在,情况对文浩他们很不利。”岑小溪作出极其为难的样子。

“那怎么办?要是让老家的人知道文浩要坐牢,你让我这老脸往哪儿搁啊?”公公唉声叹气,愁眉不展,一想到老家那些亲戚讥笑嘲讽的嘴脸就头疼。

“文浩也是老实,怎么不把责任全部推给姓杜的那个JIAN/女人,说不定那包摇/头丸就是她带来的。”婆婆狗急跳墙,胡乱攀咬,“对,一定是她想报复文浩。小溪啊,我们去给警察说说,可不能让文浩背这个黑锅。”

“没用的,当时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说不清楚的。要是真把杜雨萌逼急了,她反咬一口,只会更加麻烦。”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让我们眼睁睁看着儿子去坐牢吗?”婆婆急得捶胸顿足。

“爸妈,你们先别着急。不如我求司锦年托关系问问,看这个事儿还有没有转圜的余地。到时候再做打算,如何?”

“小溪说得对,我和你妈在江城也不认识什么大人物,文浩的事就都指望你了。”

做戏做全套,为了不让他们起疑,也为了让他们安心。岑小溪当着公婆的面,掏出手机给司锦年打了个电话。

两天后,岑小溪告诉公婆,司锦年打探过了,需要两百万才能摆平此事。

这笔钱,差不多是陆家卖房卖车款的一大半。银行卡是以陆文浩的名字,虽交给父母保管,但密码却只有他一人知晓。

为此,岑小溪陪同公婆去了一趟拘留所。

当听说要花掉那么大一笔钱,陆文浩心疼的嘴角直抽抽。权衡利弊之后,也只能忍痛割肉大放血。

杜雨萌在拘留所里终日惶惑不安,加之本身又打过几次胎,竟然再度流产了。

无罪释放的当天,岑小溪又给陆文浩准备了一份礼物。

白纸黑字的离婚协议书。

他吃惊不小的看着她。

“我已经签了,你仔细看一下,如果没有问题就签字吧。”岑小溪懒得多说一个字。

陆文浩阴沉着脸不说话。

“签了吧,何必再浪费彼此的时间。”岑小溪平静的说道。

陆文浩抓起离婚协议狠狠摔在她脸上,“岑小溪,你是不是疯了?离婚对你有什么好处?离了婚的女人是没人要的破鞋!”

“文浩,有什么话好好说。”生怕他们两人打起来,婆婆坐不住了,上前劝阻道,“小溪啊,你到底是怎么了?文浩不是说过了,跟那个女人见面是要跟她彻底了断。”

“我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看在孩子的份儿上,我给过你机会了,你没有珍惜,反而一再欺骗。你背着我都干了些什么,难道你心里没数吗?”岑小溪冷冷发声。

“小溪啊,你这是什么意思?”公公越听越糊涂。

“这两年,陆文浩没有交过一分钱回家,你们二老是知道的,平时给你们的生活费都是我的工资。难道你们就不好奇他的钱都去了哪里吗?”岑小溪从包里拿出一叠资料和照片,随手扔在床上。

“这些,就是陆文浩和杜雨萌偷/情出/轨的证据。他口口声声为了这个家,给你们和我买了高额保险,用光了所有的钱,撒谎!他是把所有的钱都用在了和那个女人鬼混上,带着她旅游,逛名品店,出入各种高端消费场所。他恣意潇洒挥霍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个家和我的感受。”

公公尴尬的闭上嘴。

“小溪,文浩之前是不对。但他已经跟那个女人断了。都是一家人,你又何必那么斤斤计较呢?”不管怎么说,自己的儿子自己疼,婆婆依然理直气壮的护短。

冷冷的注视着对面这一家三口,岑小溪心里只剩下鄙夷和不屑。

“岑小溪,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心机了?竟然还找人偷偷查我!你想干什么?我知道了,一定是你在外面找了野男人,所以才急着跟我离婚。我告诉你,就是拖,我也要拖死你!”面对她的控诉,陆文浩恼羞成怒,抓起床上散落的资料和照片撕得粉碎。

跟着,似乎还不放心,又将这些揭露他丑陋面目的碎片,悉数扔进了卫生间的马桶里,不断的按下冲水键。

“对你,对这个家,我历来问心无愧。你不会蠢的以为我只有这一份吧?如果我是你,趁着还能好聚好散,就把字签了。我知道你目前有个升职的机会,应该不想让单位领导知道这些吧?”岑小溪哑然失笑。

“你敢威胁我?”陆文浩的脸色越发阴沉,忽然他恍然大悟,抬眸盯着她看了半天,愤怒的质问道,“那天下午在酒店房间里打人的几个女人,都是你安排的?你们设计仙人跳,诓我的钱,对不对?”

岑小溪心头一惊,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

陆文浩面目变得狰狞,“好啊!果然是你!连自己老公都要算计!你这个心肠歹毒的贱女人!”

盛怒之下,他激动的伸手掐住她的脖子。

短暂的惊吓过后,岑小溪拼尽全力的抓他,打他,可怎么都无法摆脱那双充满了戾气的双手。

“都怪你!是你害我被抓得!让我白白损失掉一大笔钱!都是你!这个该死的JIAN/人!”

他恶狠狠的掐着她,逼的她步步后退,直到后背抵到坚硬的墙上,再无退路。

“文浩,快放手!她肚子里还怀着你的孩子!伤着孩子可怎么得了!”婆婆吓得大叫。

“就算是她害得你被抓,你掐死了她,也是要坐牢的!”公公心急火燎的用力去掰陆文浩的手。

可惜,陆文浩完全听不进任何劝告,一心只想泄愤。

慌乱中,岑小溪忽然摸到了一个冰冷的硬/物,来不及多想,她牢牢抓在手中。

谁知,一旁手足无措的婆婆立即猜到了她的意图,三步并作两步冲过来,毫不犹豫的从她手里抢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