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灵异> 月下鬼吹灯1:羊皮古卷
月下鬼吹灯1:羊皮古卷已完结

月下鬼吹灯1:羊皮古卷

来源:奇热作者:糖衣古典标签:灵异,言情,重生主角:叶惊天,历星魂

主角叫叶惊天,历星魂的小说叫做《月下鬼吹灯1:羊皮古卷》,它的作者是糖衣古典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复又奔出数百丈之后,这向下延伸的甬道募然一拐,前方赫然出现一座石室。这石室两扇石门洞开一扇。狄云奔到这里,停住脚步,低头观看。女屠户和南三全也走到这石门跟前,低头看时,只见这地上赫然有一个硕大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石门被这只肉行山一撞,复又向里面打了开来。

狄云急忙将两根铁链回撤,跟着一个箭步奔到那石门跟前,肩膀用力抵住,那一扇石门。

只听石门外面咚咚咚咚一声接着一声的撞击之声,似乎那只肉行山几次三番之下,被众人激得勃然大怒,怒气勃发之下,便将所有怒气俱都发泄到这一扇石门之上。

南三全眼见那一扇石门不住晃动,似乎随时都要被那只肉行山撞了开来。当即放下叶惊天,自己也是一个箭步冲到那石门之前,双手齐出,抵在那石门之上,和狄云合力顶住。

叶惊天奔到女屠户身旁,拉着女屠户的手,一颗心怦怦直跳。

二人站在不远处凝神观看。

僵持片刻之后,那石门后面的肉行山这一次却没有停止撞击。反而一次比一次猛烈。

狄云和南三全都是暗暗叫苦。

二人心中俱道:“照这般下去,这一扇石门一定会被这只肉行山撞毁。”二人都是不由自主回头望去,环顾四周,寻找万不得已之际,逃脱之法。只见这石门后面数丈外乃是一条倾斜向下的甬道。

甬道通往黑漆漆的下方深处。看来,当此之际,倘然石门被毁,也只有往这甬道深处逃去了。

二人心中转念之际,只听轰然一声巨响,那一扇石门轰然而碎。石块如雨,纷落地上。

女屠户和叶惊天都是浑身一震。

女屠户手中的那一根火折子被这石门碎裂发出的那一股气浪猛地一推,差点熄灭。

火苗晃了一晃,随即又亮了起来。

火光之下,只见南三全和狄云都是一身的石屑烟尘。

二人目光灼灼望着对面大殿之中的那一只肉行山。

南三全沉声道:“怎么办?狄前辈,要不跟这肉行山干一场?”

狄云跺了跺脚,道:“这肉行山打不死的,怎么干?还不快跑。我给你们断后。”

南三全听这狄云说这肉行山竟是打不死的,不由得一阵汗颜。心道:“看来你这盗王之王也有力所不敌的时候。想必当年便是打死你也说不出这种话来。”当下沉声道:“谨从前辈之命。”纵身来到女屠户身旁,一把抱起叶惊天,招呼女屠户,三人向那甬道深处奔了下去。

那只肉行山笔直的向狄云瘦削的身躯冲了过来。

狄云双手铁链再次挥起,分别向那只肉行山的两只眼睛砸了过去。只听啪啪两声,那只肉行山的两只眼睛被狄云手中铁链砸中。

那只肉行山顿了一顿。借着这一顿之机,狄云手中铁链收回,跟着向甬道深处石壁一挥而出。

这两根铁链便好像是狄云伸出的两只长长的手臂一样,铁链掠出,在远处石壁之上一贴,便即吸附而住。狄云一拉铁链,随即整个身子腾空而起,嗖的一声没入前方的黑暗之中。

那只肉行山顿了一顿,随即发疯了一般向狄云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狄云几个起落已然追到那女屠户和南三全,叶惊天身后。跟着再一个起落,飞到三人之前,落下地来,沉声道:“跟我来。”

女屠户和南三全都是暗暗钦佩——

女屠户心道:“这盗王之王这般年纪了,这一手轻功还是如此出神入化,这两根铁链更是使得如臂使指,得心应手。看来这狄老头的确不是浪得虚名。”

三人跟在这狄云身后,向着这甬道深处奔了下去。

只听身后一阵咚咚咚咚的声音,看来是那只肉行山在四人身后阴魂不散紧追不舍。

好在狄云,女屠户,南三全三人脚步都是甚快。奔出一炷香的时分之后,那咚咚咚咚的脚步声已然距离众人越来越远。

四人复又奔出数百丈之后,这向下延伸的甬道募然一拐,前方赫然出现一座石室。

这石室两扇石门洞开一扇。

狄云奔到这里,停住脚步,低头观看。

女屠户和南三全也走到这石门跟前,低头看时,只见这地上赫然有一个硕大的印迹,似乎有什么物事在这里拖行而过。

狄云皱了皱眉,奇道:“这是什么印迹?”一句话还未说完,忽听那石室里面传来悉悉索索的一阵声音。

三人耳音都是极为敏锐,听到这声音立时警觉起来。狄云一摆手,女屠户和南三全会意,立时隐身到石门一侧。

狄云则双手紧握铁链,躲到石门的另外一侧。侧耳倾听。

只听那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由远而近,慢慢来到这石门跟前。跟着沉寂片刻,一个黑黝黝的方形柜子从那石室里面慢慢的探了出来。

女屠户和南三全,狄云都是浑身一震。

那叶惊天更是失声而呼道:“肉,肉行山——”

这一只正是那在众人身后阴魂不散的那只肉行山。

女屠户一把将叶惊天拽到自己身后,跟着右手拔出杀猪刀,全神戒备。

那南三全也是心神紧张,拔出龙爪镰,握在手中,严阵以待。

狄云更是两根铁链一摆,便要向那肉行山砸了过去。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这些老江湖都是心中深知。

就在狄云手中铁链哗啦一响之际,那只肉行山突然浑身一颤,由方化圆,变成一个肉球,骨碌碌向里面疾滚而去。这一下竟是比出来之际还要快上百倍。

转瞬之间这只肉行山便消失在石室之中。

狄云一呆,怔在那里,一时间不知发生何事。——适才还穷凶极恶的这一只肉行山怎么突然变得胆小如鼠?听见自己的手中铁链声便闻风而逃?——只是怎么回事?

女屠户和南三全一怔之下,脑海之中俱都同时想起一件事来。

二人同时脱口而出道:“是它。”

狄云皱眉道:“是什么?”

女屠户笑道:“狄前辈,你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这地下古楼兰王城里面有两只肉行山,一只穷凶极恶,口喷毒雾,另外一只却是胆小如鼠,曾经和我们照过一面,但随即便逃之夭夭。——这一只肉行山肯定就是那一只胆小如鼠的肉行山。”

狄云哈哈一笑道:“原来果真有这么一只肉行山。——女娃娃”狄云忽然想起,自己这么久了,竟然还未问起这三位的名姓,老是这么称呼,未免有些无礼。当即道:“两位高姓大名,能否告知老夫?”

女屠户微微一笑道:“前辈见问,能不告知?在下朱四娘,江湖上的朋友送我一个匪号,叫做女屠户,让前辈见笑了。这是我五弟南三全,也有一个小小的匪号,叫做杀人不眨眼。”

狄云哦了一声,缓缓道:“原来你们是梅山六怪中的人物,怪不得武功如此了得。”

女屠户和南三全都是心中一惊,二人对望一眼,心中俱道:“这盗王之王金盆洗手归隐江湖二十年,想不到竟然还知道我们梅山六怪的名号。”

女屠户笑道:“狄前辈竟然还知道我们梅山六怪,在下深感荣宠。这一个孩子叫叶惊天,是我的侄儿。”

说罢,向叶惊天微微一笑。

叶惊天听女屠户不点破自己的来历,对南三全称呼自己为侄儿,心里暖洋洋的。

狄云点点头,没有说话,心道:“你这女娃,这一句话可就有些不尽不实了。这孩子跟你一起,你便说是你的侄儿,可是这孩子周身如此之脏,脖子上更是黑乎乎的,似乎已经有数月未曾洗澡。自己的亲侄儿怎么舍得他如此肮脏污秽?这其中想必另有原因。”

三人数句话交谈之际,那甬道远处咚咚声似乎又近了一些。

狄云皱起眉头,口中骂道:“那一只肉行山真是可恶,阴魂不散又追来了。”顿了一顿道:“咱们走。”说罢,手持铁链,迈步便往那石室里面走去。

女屠户拉着叶惊天,招呼南三全三人跟在狄云身后,走了进去。进到这石室之中。南三全晃动火折子,四处查看。只见这一间石室甚是阔大。放眼望去,这间石室足足有五六十丈见方。石室四壁俱都是一幅幅的壁画。壁画之上所画内容不一,有的是胡服男子放牧牛羊的场景,有的是一群胡人围坐一起,跪拜中间的一尊神祗。似乎是一副祭拜的仪礼。

四面石壁上的壁画时日已久,已然有些斑驳脱落,但是留存下来的依旧看得出色彩艳丽,画工惟妙惟肖。足以想见昔年描摹这四面石壁壁画之人巧夺天工的神技。

大殿正中摆放着一块巨型岩石。

这岩石通体黝黑发亮,隐隐的透出一股冰寒之气。

这岩石做长方之形,岩石之上停放着一口木棺。

这岩石已然透着古怪,这岩石上停放的这一口木棺更形奇怪。

只见这木棺已然站了这巨型岩石的泰半。远远望去,这口巨型木棺便显得气势恢宏。似乎里面所装的不是帝王,便是公侯。

整口木棺乃是用一整个木头所制。这般巨木已然难寻,而加工成这般棺木,再从地面之上运到这古楼兰王城的地下,那更是难上加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