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穿越> 药香农女:将军宠上瘾
药香农女:将军宠上瘾已完结

药香农女:将军宠上瘾

来源:网络作者:郁小妖标签:穿越,玄幻,灵异主角:慕子御,萧小果

主角是慕子御,萧小果的小说叫做《药香农女:将军宠上瘾》,本小说的作者是郁小妖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快醒醒,不要离开言儿......破旧的房间里,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瘦骨嶙峋的小男孩儿趴在一张坏了一个角的木床前,看着床上奄奄一息的女人,哇哇大哭起来。萧小果听到声音,缓缓睁开眼。疼!头疼欲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呜呜呜......娘亲,你快醒醒,不要离开言儿......

破旧的房间里,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瘦骨嶙峋的小男孩儿趴在一张坏了一个角的木床前,看着床上奄奄一息的女人,哇哇大哭起来。

萧小果听到声音,缓缓睁开眼。

疼!

头疼欲裂!

她使出全身的力气,从床榻上坐起来,她的脑海中出现很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萧小果将记忆整理清楚,她本是二十一世纪,C市第二十一军的军医,因为C市地震,她随军一起去救治伤员。

遇上了地震,被钢筋砸到,穿越到了这个叫慕家村的地方,原主跟她一个名字,因为积劳成疾,最终病倒。

好在她还继承了原主的记忆,不至于对这个陌生的世界一无所知。

床边的小男孩儿看到萧小果醒了,一把扑进她的怀里:娘亲,呜呜呜,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孩子的哭声,让萧小果回过神来。

看着在自己怀里哭着的孩子,她的心里产生了异样的感觉,既然她接管了原主的身体,原主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孩子。

她温柔地摸了摸儿子的小脸,小傻瓜,不是娘的宝贝,娘怎么会不要你。

慕言止住了哭声,看向娘亲,破涕为笑:我不哭了。

萧小果看着儿子这个样子,她也心疼。

因为发烧才卧病在床,她的身子虚弱,已经有一天没有吃东西,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

慕言听到娘亲的肚子叫了,娘,孩儿去厨房给您拿一些吃的东西过来。

说完,慕言屁颠屁颠地跑出房间。

他离开之后,萧小果开始打量住处,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惨不忍睹!

她现在就想着等自己的身体好一些,就上山采药,换一些本钱,让他们娘俩的日子好过一些。

等有了银钱,她要把家儿子送去私塾读书。

过了一会儿,慕言跑进来,娘,我不会做饭,家里就剩下刘奶奶送的窝窝头,您垫垫肚子。

他把碗里的窝窝头递到娘亲面前。

萧小果看着碗里剩下的两个窝窝头,拿了一个递给慕言:言儿,先吃东西。

慕言看着手里的窝窝头:娘,孩儿不饿,您吃饱就有力气了。

萧小果觉得心酸,谁说女儿是小棉袄了,儿子贴心起来,一样是小棉袄。

听娘的话。

慕言拿着她递过来的窝窝头,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萧小果看着儿子的吃相,真是一个口是心非的小家伙。

病了这几天,她也饿了,尝了一口窝窝头,里面夹着糠,吃着有一些刺喉咙,想要吞下去有一些困难。只是肚子实在是太饿了,她硬着头皮把东西吞下。

娘俩吃东西的时候,隔壁的刘大娘到他们家。

她的手上还拿着一些粮食,笑盈盈地把东西放下来,萧娘子,我刚才见言儿拿了两个窝窝头,你这几天都在生病,我也是一个人,家里面有一些粮食,给你们送一些过来。

原主的记忆中,刘大娘是一个寡妇,早年相公去世,她好不容易把儿子拉扯大。七年前征兵,她的儿子也去了战场,死在了战场上,说起来也是一个可怜人。

这些年,原主独自一人抚养儿子,刘大娘帮里她不少的忙,偶尔还会给他们娘俩送一些吃食过来。

原主很感激刘大娘,因为刘大娘是真的关心他们娘俩。

萧小果感激的看着刘大娘:大娘,谢谢您。

萧娘子,不用跟我这么客气,我们邻里互相照应着,以后我有什么事情,你也可以照应我一下。刘大娘见他们母子吃窝窝头,萧娘子,你现在还生着病,吃这些对身子不好,我去厨房给你们娘俩弄一些吃的。

谢谢刘大娘。萧小果现在还在发烧,她也没有跟刘大娘客气,以后自己赚钱了,会好好报答她。

刘大娘还没出房门,院子外来了五个人。

来的人是沈员外和他的家仆,一进来,沈员外身边的家仆大喊:萧娘子,在家的就快点儿来,我们来收租子了。

慕言听到声音,他被吓得小脸惨白!

萧小果看着儿子脸色不好,言儿,你怎么了?

娘,收......收租的人来了,他们好吓人!慕言提起沈员外家的家仆,他的声音有一些颤抖,显然是很害怕这些人。

萧小果安慰他:别害怕,有娘在。

被萧小果抱着的慕言很相信娘亲的话。

萧小果见儿子渐渐平静下来,看向刘大娘:大娘,麻烦您扶我出去一下。

她们两个人走出房门,萧小果就看到几个凶神恶煞的人,难怪儿子会这么害怕。

沈员外看到萧小果出来,一脸憔悴的模样,调戏道:萧娘子,一段时间不见,你现在的小模样,我看着真心疼。本老爷看上你了,也不嫌弃你有一个拖油瓶,今天你就从了我,这样你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

萧小果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面前穿着锦衣的沈员外,肥头大耳,大腹便便,因为家里有钱,还镶了一颗大金牙,简直是污了自己的眼睛。

沈员外对原主垂涎已久,她没有照镜子看原主的样貌,但是从沈员外色眯眯的眼神里,她想原主的样貌应该不差。

刘大娘不租沈员外的地,但是听到要萧小果给沈员外当妾,她心有余悸。

沈员外可不是什么好人,两年前,村子里就有一户人家,交不起租子,把女儿卖给沈员外当妾,据说被折磨得不成样子,后来跳河死了。

萧小果只当这些是废话,嗤笑道:承蒙沈员外看得起我,只可惜我无福消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