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重生暖婚:薄少的掌心娇宠
重生暖婚:薄少的掌心娇宠已完结

重生暖婚:薄少的掌心娇宠

来源:网络作者:七月十一标签:言情,重生,言情主角:薄西琛,迟沐晚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暖婚:薄少的掌心娇宠》是七月十一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薄西琛,迟沐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着迟沐晚的眼神充满怀疑。德叔,我求你了,让我去试试吧,薄西琛现在很痛苦。迟沐晚的神色焦急,眼神真诚。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她眼底的担忧不是装的。只是夫人不是最痛恨少爷吗?她会不会借此机会,伤害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迟沐晚等了良久,就在她忍不住准备开口的时候,床边的男人坐了下来。

空气中弥漫着熟悉的清冷气息,让迟沐晚的眼眶有些泛酸。

垂放在被窝里的手指一点一点的攥紧又松开。

尽管闭着眼睛,迟沐晚却清晰的感受到那抹灼热的视线。

这抹视线,让她原本泛酸的眼眸愈发的酸涩起来,心底深处仿佛被刀子刺穿一般的疼痛。

迟沐晚正打算睁开眼睛,却看见薄西琛的手朝着她伸过来。

在快要触摸她脸颊时,一道手机信息铃声响起,他的手蓦地收了回去。

黑暗中,她看见他掏出手机,划开屏幕,然后盯着手机看了很久。

空气突然间变得阴冷,尽管迟沐晚在被窝里,却依旧有种置身冰窖的感觉。

薄西琛握紧手机起身站起来,头也没回的转身拉开门离开。

迟沐晚眉心微蹙,正犹豫着要不要起来去见见他,却听见什么东西砸到地上的声音。

她连忙起身坐起来,那声音还没有停止,走到房门口,发现门没被锁。

迟沐晚径直拉开房门走出去,走向薄西琛的房间。

夫人,你怎么出来了,来人,快将夫人送回去。管家震惊道。

迟沐晚连忙上前抓住他的手臂:德叔,薄西琛怎么了?

上一世,她是天亮才苏醒的,根本没有听见这些声音。

德叔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厉声道:来人,将夫人带走。

话音落下,薄西琛的房间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

保镖从房间里退出来,浑身都是伤。

德叔,我们没法近少爷的身,他的毒好像提前发作了。

德叔的脸色骤然间大变,怎么会这样,不是还没到时间吗?

我们也不清楚。

事到如今,只能给那边打电话了。德叔拿出手机,号码还没拨出去,握在掌心的手机被人抢走。

德叔望向迟沐晚,眉宇间浮现出冰冷,沉声道:夫人,你这是做什么?

都这个时候了,难道想害死少爷不成?

德叔,让我进去试试吧。

你?

嗯,再晚,他会伤害自己。虽然不知道薄西琛什么毒,可她却想起来,前世有几次看见他身上的伤,像及了自伤。

只是那时候憎恨他,根本没放在心上。

德叔有些犹豫,望着迟沐晚的眼神充满怀疑。

德叔,我求你了,让我去试试吧,薄西琛现在很痛苦。迟沐晚的神色焦急,眼神真诚。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她眼底的担忧不是装的。

只是夫人不是最痛恨少爷吗?她会不会借此机会,伤害少爷。

德叔,你让我进去吧,求你了。迟沐晚眼眶里噙着泪水,作势要跪下去。

德叔错愕她的行为,连忙上前扶起她:夫人,你这是做什么,我承受不起,只是少爷毒发,六亲不认,我担心他会伤害你,如果他清醒后,知道自己伤害你,定不会原谅自己。

我知道,我相信他不会伤害我的。

德叔犹豫了几秒,打开房门:夫人,如果少爷......你记得喊我们。

好。迟沐晚说完,踱步走进房间。

房间里的窗帘紧闭,一片漆黑,空气中有着浓重的血腥味儿。

西琛。

刚喊完,薄西琛猛的转过身,朝着她冲过来,伸手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抵在墙上,我要杀了你。

迟沐晚的呼吸被遏住,心底满是惊慌,强大的求生欲让她双手握住薄西琛的手腕。

却被薄西琛甩到一旁地上,额头撞到倒在地上的书柜角上。

疼得她倒抽了一口冷气,液体从额角流淌下来,可她顾不上那么多。

从地上爬起来,冲过去抱紧薄西琛。

西......琛。

薄西琛一个过肩摔,将迟沐晚摔到地上,后背被地上的碎玻璃扎伤,疼的迟沐晚忍不住闷哼一声。

老公,我是晚儿。

薄西琛的身子蓦地顿住,漆黑的眸子落在地上的人儿脸上。

却没有进一步动作。

迟沐晚薄唇微抿,见他没什么反应,用尽全力,从地上爬起来,冲进男人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结实强劲的腰身。

老公,我害怕。

薄西琛愣怔在原地,双手木纳的垂在两侧。

鼻尖处萦绕着熟悉的玫瑰花香。

这抹熟悉的气息让他体内暴躁的怒火渐渐熄灭。

迟沐晚的眼泪慢慢流下来,还好,他还好好的活着,这一次,她没有捅伤他。

男人的气息渐渐平缓下来,迟沐晚搂着他的双手准备收回。

腰身被一双强劲有力的双臂紧紧的搂住,男人头埋在她的脖间,像猫儿一般拱了两下,在她的脖间贪婪的吸了两口气。

晚儿,是你吗?

迟沐晚闻声,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下来,是我。

别离开我,好吗?不要逃离我的身边,乖乖的留在我身边好不好。

迟沐晚疼的眉头直蹙,实在搂着她腰身的手太紧,勒得她浑身骨头也疼。

老公,我疼。

薄西琛连忙松开双手,焦急道:你哪里疼?

你刚才抱得我太紧了。

薄西琛再次抱住她,这次他的动作格外的温柔,像是呵护世间的珍宝一般。

这样不疼了吧。

嗯,不疼了。迟沐晚勉强的回了一句,她好想说她真的好疼,额头和背后的伤此刻正刺激着她所有神经。

可是她更怕薄西琛还没有完全恢复理智,伤害自己。

约莫几秒钟的静默。

耳畔传来薄西琛低沉磁性的嗓音。

可是那句话,却像一把刀狠狠的刺进迟沐晚的心,刺得她浑身抽痛了起来。

如果这个梦永远不会醒来,该有多好。

迟沐晚愣怔在原地,良久都不知如何回应他的这句话。

她静静的依偎在他怀里,可是眼泪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到底是要多爱,才会说出如此卑微的话。

老公,这不是梦。

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凝滞。

不知过了多久,薄西琛突然松开了她,漆黑的眸子望着面前的人几秒,上前将迟沐晚拦腰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