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玄幻> 异界死亡录
异界死亡录连载中

异界死亡录

来源:奇热作者:小左耳标签:玄幻,都市,穿越主角:

主角叫异界死亡录的书名叫《异界死亡录》,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左耳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来,实在是龙城峰的形象太让人捧腹那个那个了。龙城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自尊心使然又冲着龙承阁等人大喝一声不许笑。有一种表情叫做哭笑不得,被龙城峰这么一喝倒好,一个个捂住了嘴,笑容还挂在脸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朗朗晴空耀金阳,浮云直下傲凌空;布裹双柱有龙吟,只应流水降甘霖。

当然这里的甘霖非彼甘霖,至少在龙城峰看来简直就是启齿大辱。面对飞泻而下的童子尿,龙城峰浮定在空中却是很难挪开哪怕一步!由于来的极快,根本容不得龙城峰左右抉择,摔下去还是被童子尿淋浴;霍然间一股骚味已经从龙城峰身上飘然散开。

姓包的,你找死。龙城峰咬牙切齿的抹了一把脸上的尿水,愤怒的咆哮道。

半空下龙承阁等人皆看的目瞪口呆,随之忍不住哄然窃笑起来,实在是龙城峰的形象太让人捧腹那个那个了。

龙城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自尊心使然又冲着龙承阁等人大喝一声不许笑。

有一种表情叫做哭笑不得,被龙城峰这么一喝倒好,一个个捂住了嘴,笑容还挂在脸上,表情显得怪异无比。

怒气稍稍平复了下,突然龙城峰身体一阵摇晃,暗叫不好。随之体内罡气涣散,再也不能维持御空术的状态,扑通一声摔倒在了龙承阁等人身上。

哎呦。一片叫喊声中,龙城峰背朝天脚朝阳,嘴巴巧的不能再巧的吻上了龙承阁的嘴巴。

虽然还是俩个孩子,但是男男有别这么亲密的接触,还是让龙城峰和龙承阁一阵恶寒,呆呆的脑袋空白了一下后,不由露出酱油脸抹过头去就呸!呸!然后不停用衣袖擦拭起嘴巴来,仿如吃了什么世上最难吃的东西一般。

从龙城峰突然摔下来又狗血的吃了个同性吻,说时迟那时快,不过是电光火石间的事情。

哈哈!俩个姓龙的,你们果然有奸情呀!包天目光带着别样的味道俯视着倒城一团的龙家子弟,怪笑道。

和龙承阁吻在一起,本来就已经够丑的了,此时又被包天看笑话,龙城峰气的肺都快炸了。也不顾什么身份和傲气了,冲着几个小手下就挥着手一起上,给我把那狗杂种给我打下来。

众人无语的呆立当场。

还愣着干嘛,还不找些竹竿、木棍给我打下来。龙城峰来气的一脚踹上一个倒霉鬼的屁股,暴喝道。

浮在半空的包天目望着一个个的找武器去了,神色间不由变的难看起来。使用御空术维持在一丈一尺的高度,已经让自己消耗了体内差不多全部真元了,而现在别说在空中自由飞翔了,挪动一步都有着坠机的危险。

眼看着龙城峰笑容满面的领着竹竿手和长棍手傲然而立,威胁的说什么自己滚下来,否则别怪我们乱棍打下。什么的。包天不屈的心突然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在飞的更高。

与其下去被龙城峰一伙围殴,包天毅然选择了继续腾空,这在很多人看来纯属找死的行为。但是就是这种疯狂且傻瓜的行为却让龙城峰等人张大了嘴巴,亲眼目睹了。

峰老大,包天那小子又飞起来了。一个瘦小的孩童,眨巴着一双斗鸡眼说。

龙城峰一手将斗鸡眼拍了一个圈圈,没好气的道我自己有眼睛。

一丈2尺3尺4尺高度还在升腾中,站在杂草地上的龙城峰一行人鸦雀无声,暗暗的各自吞咽着细微的口水声。

怎么可能吗?一定是我眼花了。龙城峰揉了揉眼睛,眸子瞪的浑圆心里自欺欺人道。

明明武者一级都没有,为什么御空术可以飞这么高。龙承阁的心声。

果然比老大要厉害呀!小弟们此刻的心声。

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包天外表虽然风光无限,但是心里却是叫苦不迭。

看来强行使用御空术,从一开始就是错的。纵然包天之前就有心里准备,但是体内完全耗尽的真元和极度衰弱的精神,让包天有种临死前的错觉。

天空的烈日还是那么的刺眼,在包天黑暗前的那一刻。凭借意志维持的御空术在耗尽真元后,理所当然的从半空中摔落了下来。

我要死了吗?这是包天坠地后晕过去最后的一段心语,无力而又苍白。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一个世纪,也许只是片刻间。

白茫茫的世界中,没有任何生命,只剩下那空洞的寂静与飘渺。仿佛置身于混沌之中,我是谁?这是哪?苦苦追寻的那道意识却始终没有得到答案。

直到模模糊糊中苍白的世界中,不知从何处突然飘然传来几个人的对话声。

你们几个臭小子,都给我面壁三天,不许吃饭。老头温怒的声音。

是,三长老。小孩们垂头丧气的声音。

长老,小天他没事吧!一个女妇人忧虑的声音。

颜夫人。老头欲言又止的声音。

长老,您别这么叫了,我担当不起。女妇人的声音,顿了顿长老您就直说吧!

小天他真是胡来,要不是救治及时,恐怕此刻命都难保了。只是现在虽然没性命之忧,可是老头不急不缓的声音。

可是什么。女妇人担忧的声音。

由于真元耗尽,恐怕活不过成年,而且从此只怕再难修炼出一丝真元,哎!老头哀叹的声音。

怎么会这样。女妇人痛苦的声音。

听到这里,白茫茫的世界,意识中很想开口说话,和熟悉的声音。但是却根本喊不出来,忽然间迎来一阵黑云,沉重的压力让虚弱的意识,又再次回归了平静。

龙家内院。北院的一所黑屋子中,摇曳的烛火居中的摆放在一个方形石台上,烛火之后墙面上挂着一个巨大的字符,上书一个道字。

此处是龙家用来专门处罚一些犯小过的龙家子弟。本是心平气和的一处道心洗净之所,但是此时昏暗的光线却让里面的几个小孩童倍感压仰。

都是包天那小子害的。一个小孩子撅着嘴恨恨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