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凤倾天下:将女毒后
凤倾天下:将女毒后连载中

凤倾天下:将女毒后

来源:有书阁作者:佚名标签:言情主角:叶连城 凤清澜

主角是叶连城 凤清澜的小说是《凤倾天下:将女毒后》,是作者作者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刚被香儿救了,转眼就在凤清澜面前挑拨离间,还一脸好心。凤清澜刚才正为院子里枯死的红梅伤神,此刻看着重隔一世依旧半点没变的凤灵儿的嘴脸,若不是现在时机还不行,她真会一鞭子抽下去打烂她的脸。“凤灵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刚被香儿救了,转眼就在凤清澜面前挑拨离间,还一脸好心。

凤清澜刚才正为院子里枯死的红梅伤神,此刻看着重隔一世依旧半点没变的凤灵儿的嘴脸,若不是现在时机还不行,她真会一鞭子抽下去打烂她的脸。

“凤灵儿!”凤清澜眼角眉梢染上了厉色,“你从小就惯在长辈面前作戏,别以为我出门了一趟就会忘记你我之间的恩怨,本小姐现在心情不好,如果你再多嘴的话,休怪我翻脸无情。”

“我的凤尾鞭可是不长眼睛的,能抽得胡管事鲜血淋漓,换做是你,也一样。”

“你,你敢!”凤灵儿看这凤清澜神色不似作假,顿时花容失色,双腿都在打颤。

“你看我敢不敢?香儿,拿我的鞭子!”凤清澜娇艳的脸上覆着一层寒冰,朝这个凤灵儿一步步逼近。

凤灵儿小脸吓得煞白,她在第一时间就听说了凤清澜回府在门口引发的血案,自己亲眼看着堂姐凶神恶煞拿鞭子的模样,双腿打颤,从那双凌厉的凤眼里,凤灵儿第一次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

“你,你是个疯子!”凤灵儿仓皇后退,领着丫鬟朝门口快步走去。

走到门口,凤灵儿又不甘心地回头恶狠狠地盯着凤清澜,“祖母不会放过你的。”

深红色仿佛染血一样的鞭子已经拿在了手掌心握着,凤清澜漫不经心地把玩着鞭子手柄上垂下来的白色流苏,漫不经心地抬起头来,“哦?还挡在门口?凤尾鞭不见血不收回,你确定要尝一尝滋味?”

“啊,”凤灵儿看着那鞭子就发憷,再也不敢逞口舌之快,惊叫一声拉起裙摆就往外面小跑过去,仿佛背后有野兽在追赶一样。

凤清澜一人站在雪地之中,目光再次留恋地看向那一株红梅,沉声问道,“可知京城之地,是否有能人异士能让株红梅起死回生?”

这是发怒的前兆。

香儿心一颤,立刻噗通跪下,“回,姑娘,奴婢不知。”

“查!”

“遵命!”

那厢,凤灵儿一路惊慌失措地跑回去自己的院子,一见到大夫人就扑进大夫人怀里诉苦。

“娘,那贱丫头太可怕了,她就是个疯子!她要拿她那见血的鞭子抽我,好可怕。”

大夫人陷入了沉思当中。

两年前,那丫头因为闯了大祸,伤了沐阳侯府的嫡世子,纵使将军百般周旋求情也还是被赶去了庄子。那丫头被绑了手脚丢入马车中的时候,那带着恨意看着她爹的眼神,她可记得清楚。

到底是年少无知,心智手段不够,哪怕是被算计了,也终归稚嫩,竟然将那满身恨意全部倾泻到为了保她低声下气求情的父亲身上,她已经可以预料这父女两人会因为这件事情产生永远的隔阂和裂痕了。

可现在凤清澜变得更加神秘莫测难以对付了,之前的计策要重新推翻。

大夫人眼里浮现出一丝深藏着的阴霾和狠毒来,那臭丫头的娘亲都斗不过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埋在地底下的死人,莫非这个小丫头片子还能飞上天去不成?

大夫人安抚着凤灵儿,在她耳边给她出谋划策,说了好一阵,最后问了一句,“明白了吗?”

凤灵儿眼睛一亮,“明白了,娘亲你真厉害!”

入夜冰凉,凤清澜久久不能入睡,想到白天凤灵儿的举动,冷笑一声,赤着脚踩在了地板上,对香儿吩咐道,“若是明日我爹来找我兴师问罪,就说我病了。”

正要给自家小姐递鞋子的香儿停止了动作,“是。”

凤庆刚回府,就碰见了大夫人院子里的丫鬟请大夫出去,府里有人病了?

“春柳,你们哪个主子生病了?”凤庆心头一紧。

春柳这才咬着唇,楚楚可怜状,“这,夫人说过不让说的。是,是二小姐生病了。”

灵儿丫头病了?

对这个乖巧惹人怜的亲侄女,凤庆还是很怜惜的,立刻甩开了春柳,担忧地朝着大夫人的院子里走去。

凤灵儿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安睡着,慈母大夫人坐在床边看着女儿的脸暗自垂泪。

凤将军一进门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问凤灵儿是怎么了,大夫人死活不肯说原因,就是低着头不说话。

这时候大夫人身边的老嬷嬷开口了,“将军——”

刚要开口就被大夫人阻止,“闭嘴——”

那嬷嬷突然噗通一声跪下来,“就算是夫人打死老奴,老奴有些话也不得不说。二姑娘心善,想着姐姐回来了,就冒着冰冻的大雪这么冷的天气亲自去看刚回来的大小姐。为了体恤大小姐在庄子里受了苦,还带去了很多礼品。”

“可,可是大小姐非但不谅解二姑娘的一片心意,还拿出她那根杀人见血的凤尾鞭,说要抽二姑娘。二姑娘好不容易逃出来,礼品也被丢出来,又是怕极又是收了风寒,所以就倒下去了。”

“老奴也知道,将军这些年撑起将军府也不容易,可是我们夫人过的也不容易呀。大小姐这般性格手段,着实太过分了。虽然那是将军的亲生骨肉,可是我们姑娘也是您的侄女啊!老奴拼死也要恳请将军为我们二姑娘做主!”说完那老嬷嬷跪在地上狠狠地磕头,磕得地板咚咚作响,额头都染上了血迹。

凤庆的眉头越皱越紧,想起那日里在母亲院子里看到的那包了满头满脸还是有血迹渗出的管事,已经有了不好的猜测。

那孩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大嫂,你放心,这事情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你好好照顾着灵儿,若是有什么需要的东西,直接就去将军府的库房拿就是,就说是我同意的。灵儿的身体最要紧。”

大将军黑着脸走出去,背影很快就消失在里屋。

“娘,这一次真的有用吗?”人一走,本来床上苍白如雪的凤灵儿立刻睁开了眼睛,拉着大夫人的袖子,双眼亮晶晶的。

“自然是有用的。我就不相信了,这次那臭丫头还能用什么借口逃过一劫。”说完大夫人眉眼愉悦地对着从手腕上脱下一个翠绿的镯子,放到了已经站起来的老嬷嬷手里。

“这次嬷嬷做得很好,虽然你是我的心腹,但是今天也受苦了,这点小意思,你就拿去给家里人置办年货布料也好。”

老嬷嬷想推辞的话堵在了喉咙口,对着大夫人千恩万谢地,然后将镯子放进了袖子里。

那镯子的成色非常足,凤灵儿看着十分肉疼,却惹来大夫人的不满。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灵儿你要记得,有钱能使鬼推磨。你忘记了你叔叔刚才说什么了,库房的东西随便拿,哪一样不比那镯子贵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