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玄幻> 葬雪志
葬雪志已完结

葬雪志

来源:奇热作者:穆尘光标签:玄幻,末世,总裁主角:沐雨,唐七

主角是沐雨,唐七的小说叫做《葬雪志》,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穆尘光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发达,只有一家客栈。“悦来客栈......”唐七撇了撇嘴:“这家客栈的老板好有钱啊,怎么到处都是他家的客栈?不愧是全国连锁。”沐雨白了他一眼,径直走了进去。“这位客官,很不巧,小店只剩下一间房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沐雨仔细聆听,果真听见细微的风声,片刻之后,房门被敲响。

唐七打开门,让女孩儿进屋,四下看了看,然后掩好房门。

女孩儿情绪有些激动,又是单膝跪地:“公子,不知有何吩咐?”唐七扶她起来,笑道:“没没没,今日只是偶然路过衢州,没想到就见到了你。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一旁的沐雨翻了个白眼,这家伙现在倒是有点儿正经的,不知道是不是装的。不过他到底是什么身份?这女孩儿实力不比她弱,为什么会对唐七如此尊敬?

女孩儿答道:“我叫聂九歌。”沐雨更加奇怪,若是两人是熟识,那为什么现在又像是不认识一样?

唐七微微点头:“对了,上个月交给你的任务办得怎么样了?”聂九歌迟疑片刻,有些为难地说道:“属下无能,没能查到塔中机密,但听说其中有一本图纸画册,好像是一种失传已久的机械图谱,不知是真是假。”

“图谱?”唐七皱了皱眉,道:“这可真是奇怪了,什么人会把图谱放在那种地方?”聂九歌看了一眼沐雨,心道既然公子会带着这个女孩儿一起来,那想必是极为信得过她吧,于是说道:“不知道公子可曾听过沐家?”

“沐家?”唐七看向沐雨,果见她一脸震惊。沐雨上前一步,声音中有着难掩的急切:“你知道沐家的事?”聂九歌答道:“也是这次任务的时候才查到的一点信息。沐家是岭南的世家大族,家族中各种人才应有尽有,在商业上他们是经营纺织品的巨头,在武林中岭南沐家虽没有赫赫威名,但与沐家弟子交过手的人都不愿意再碰到他们,足以说明他们的强大。但很奇怪,沐家上下千余人,却在十五年前一夜之间全部被杀,男女老幼无一幸免。而这本图谱据说是有人从沐家废墟里得来,由于遭遇追杀,不得已将图谱藏于塔中,但自那以后却再也没见这人前来取这图谱。”

沐雨听得浑身发抖,她颤声问道:“那你知道沐家在哪么?”聂九歌摇摇头:“现在沐家的地方已经被人买断了,早已看不见遗迹了。”沐雨心头一痛,险些落下泪来。

唐七见她面色有异,也明白过来沐雨就是沐家人,或许她是从那场劫难中逃出来的唯一一个幸存者,就是不知道到底是谁救了她,十五年前,她还是个什么也不懂的幼儿。

沐雨忍住心头的悲痛,道:“那到底是什么人灭了沐家?”聂九歌叹道:“抱歉,这我也不知道,沐府灭门惨案在岭南也是一桩悬案,至今无人可破,据说凶手没有留下任何有效的证据,不过......”聂九歌眼中精光一闪,冷笑一声,“沐家那么大的家业,一夜之间被灭,就算沐家隐世多年,也不应该无人注意到,可官府却说没有任何证据,这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伙儿人与官府勾结在一起,所以才会‘没有证据’。”

唐七现下已经猜到沐雨下山的目的,见聂九歌已经把知道的都说了,也不想多提这些让她伤心的事,于是岔开话题:“话说回来,我倒是对塔中的图谱有些兴趣,可惜塔周围重兵把守,而我现在又有要事在身,只得先耽搁一下了。”

沐雨听了,道:“你若是有兴趣就去吧,用不着跟着我。”唐七嘻嘻笑道:“哪能啊,你一个女孩子走那么远多危险,我还是跟着你吧,要不天兄召集你们门下弟子一起来围殴我,我可打不过。”

一旁的聂九歌一脸奇怪,她老大啥时候变成这样了?

沐雨哼了一声,提起天青羽她又是一肚子气。

唐七干咳一声,又对聂九歌说了一些让沐雨云里雾里的话,然后聂九歌告辞离去,留下唐七和沐雨。

唐七喃喃自语:“图谱?怎么会在雷峰塔里?到底是谁竟能入塔?那图纸真的在塔中么?”沐雨更加奇怪,她知道杭州有座雷峰塔,是古代遗留下来的古迹,本是佛家大师坐化的地方,历来重兵把守,究竟是谁把什么东西藏在雷峰塔中?这东西又与沐家有什么关系?

唐七微微摇头,转过身来笑道:“雨儿,你就不想问问我的身份么?”沐雨淡淡瞥了他一眼,冷声道:“没兴趣。”唐七眼角一抽,顿时泄了气,慢悠悠地走出房间,掩上门,声音从屋外的树上飘下来:“今夜就委屈你了,凑合睡一下吧。”

沐雨四下查看,只见角落里只有一团杂草。她这月余虽然都在野外露宿,但也从未在这杂草上睡过,于是便趴在桌上睡了一晚。

第二天早上,唐七早早便在门外相候,见沐雨开门,换上一副笑颜:“你醒啦,我买了些吃的,先填饱肚子吧。”说着,从怀里掏出几个烧饼和一袋水。

按照行程,两人应该能在三天之后抵达饶州附近的松山镇。

松山镇是个很小很小的镇子,镇上只有百十来户人家,商业也不发达,只有一家客栈。

“悦来客栈......”唐七撇了撇嘴:“这家客栈的老板好有钱啊,怎么到处都是他家的客栈?不愧是全国连锁。”

沐雨白了他一眼,径直走了进去。

“这位客官,很不巧,小店只剩下一间房了。”掌柜的一脸歉意地跟沐雨说到。唐七道:“那就一间吧,我住外面。”现下天要黑了,再去找下一间客栈已经来不及了。

沐雨迟疑道:“要不我住外面吧,反正早已经习惯了。”唐七一愣,旋即想起来她之前好像真的是一直在野外露宿,自己刚见她的时候也是如此。

唐七笑嘻嘻地道:“咦?雨儿你这是在关心我吗?”沐雨气结,直接把钱拍在柜台上,瞪了他一眼之后上了楼。

唐七摸了摸鼻子,傻笑两声,转身出了客栈。

是夜,暴雨如注,雨滴毫不留情地拍打着窗棂,敲得沐雨心乱如麻。

沐雨坐起身,踱步到窗前,透过窗缝看去,外面的青石路已被雨水淹没,在雷光下闪闪发亮。

“他可有避雨的地方?”沐雨喃喃自语,如此大的雨,若是唐七淋了一夜,即便他是习武之人怕也承受不住。

“他那么狡猾,怎么也不至于淋雨吧......”沐雨又对自己说道。

她坐在床边,坐卧不安,最终还是穿上衣服,锁好房门下了楼去,她总觉得这一颗心悬着,放不下,好像有事情要发生一般。

沐雨下了楼,取了把伞,顺着窗户跳了出去。

迅猛流淌的雨水汇成小溪,就要浸没沐雨的脚背,她思索片刻,向镇外走去,毕竟松山镇很小,并没有那种能够躲雨的屋檐,所以唐七在镇外的可能性比较大。

沐雨踏着水路出了镇子,雷霆大作,手中的油纸伞仿佛都要被打透。

沐雨四下查看,但这雨实在是太大,就算有痕迹也被冲散了,哪里还找得到?就在她发愁的时候,脚下的流水被雷光照耀出一丝淡红,她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好,连忙追着这红色一路而去。

弯弯绕绕,沐雨终于在一块巨石后面发现了昏死过去的唐七,他脸上毫无血色,长发贴在面颊,衣衫早已湿透,捂着腹部的手缝中还在不停的渗血。

沐雨在一瞬的震惊之后连忙扔了手中的伞,背着他回了客栈。

唐七的武功有多强她不知道,但至少比她要强一些,比起天青羽也应该不遑多让,究竟是什么人才能将他伤的如此严重?那些人又为何会对他出手?

唐七发着高烧,神志不清,嘴里喃喃说着什么也听不清,直把沐雨急得团团转,她根本就没碰到过这种情况,也不懂医术,哪里知道怎么才能帮他?可若是不帮他,看他这样子定然撑不过两个时辰。找大夫?这么晚了到哪里去找?

沐雨没办法,只好试着跟他交流,跪在床边,轻轻摇他手臂:“喂,你怎么样?”唐七轻轻晃着头,剧烈地咳嗽起来,腹部的伤口又开始渗血。

沐雨额头起了一层细密的冷汗,她见唐七的衣服贴在身上,冰凉无比,于是也不避讳,直接替他脱了,连带着裤子也一起扒了,然后用毛巾擦干身体,看他伤口应该是匕首所伤,还好没有伤到肾脏,应该只是皮肉伤,看起来很严重,其实只要止住血就好。

沐雨松了一口气,又用洁净的毛巾替他包扎好伤口,替他盖好被子。

做完这些,沐雨坐在桌子边,叹了一口气,她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唐七是死是活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