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都市> 红尘有梦
红尘有梦连载中

红尘有梦

来源:奇热作者:永远的流浪者标签:都市,官场,历史主角:李远方

主人公叫李远方的书名叫《红尘有梦》,是作者永远的流浪者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是草地,倒不至于摔伤,但两个人的重量一起压了下来,还是够李远方受的,再加上跑完步后头还有点晕,好大一会儿都没有回过神来。“老三!”听到董文龙一声惊呼,压在他身上的人也动了动想爬起来,李远方的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章意外碰撞

开学典礼在星期一举行,从星期二开始,李远方进入了紧张有序的大学生活。可能是当了三年兵的缘故,李远方觉得自己很喜欢这种有规律的生活。没有太多的变故,能够严格按照自己的既定方案完成所有计划,但又有所约束,不至于养成为所欲为的不良习惯。总是有事情做,每天都能学到东西,每天都有所提高,使自己的知识逐渐丰富,使能力逐渐得到锻炼,这是最好不过的生活。

每天早晨六点钟,李远方准时起床。顺着校园里的林荫道跑到操场,先练一会器械,然后跑个一万米。跑步的时候,还没有忘记用MP3学英语。然后洗个凉水澡、吃饭、上课。出于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中午他并不休息,到自习教室里整理上午的听课笔记和做作业。下午基本上都在图书馆渡过,看书、查资料,做笔记。晚饭后和室友散散步,然后回宿舍整理下午在图书馆里做的笔记,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编程和维护自己在网上的个人主页,收发一下电子邮件,写完日记再洗完澡,晚上十一点之前准时上床。双休日的上午,仍然去图书馆,但中午却是要午睡的。双休日宿舍里的人大都跑出去玩,而最会闹的董文龙也回家去了,他可以安静地睡个午觉。每天的生活都安排得非常刻板,但对于从部队出来的李远方来说,这样的严谨的生活反而是最习惯的。

其实李远方最喜欢的运动项目是500米国际障碍,但这是地方大学,不是军校或者部队,自然没有这样的训练设施,所以只好取其次,跑跑步算了。

年轻大学生爱出风头,就算是跑步,也喜欢在校园里绕圈跑,而且搞得惊天动地的。但李远方毕竟在部队呆了三年,比较守规矩,总觉得,锻炼身体就应该在锻炼身体的地方进行。不知道什么时候看到一篇文章,说了日文中汉字的实际意义,其中“迷惑”在日文中的意思是麻烦和打搅别人,他在看完这篇文章后就经常提醒自己不要“迷惑”别人。因此他每天早晨都是轻手轻脚地起来,然后慢慢跑到操场,但就算这这样,他们宿舍里的人还是知道的。

董文龙对李远方是很佩服的,用他的话说是“对你的敬佩如涛涛江水连绵不绝,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几乎是时刻注意着李远方的行踪。李远方早锻炼的第一天就跟着起床,换了一身白色的运动服跟着跑了出去。

西北大学的校园是三年前从市中心搬迁过来的,新建的校舍和各种设施,整体成“申”字结构。他们的宿舍在校园东边的生活区;校园的西边是教学区;大门在南边,进门的右边是礼堂和一些娱乐设施、商场和银行、邮局之类的地方,大门左边则是图书馆区,正对着大门的是大学的办公楼;办公大楼后面就是校园里最大的运动场;运动场的北边过了人工湖则是大学里教师的宿舍。从宿舍到操场,要先经过几栋宿舍楼,然后是一个小花园,再穿过几个由林荫道间隔的篮球场就到了。

李远方穿着以前在部队发的专门在体能训练时用的迷彩背心和迷彩短裤,脚上穿着一双迷彩鞋,手上拿着一个MP3播放器,和身边穿着白色运动服的董文龙比起来,显得有些异类。李远方只是中等身材,长得也不算壮硕,甚至于有些单薄,只有身上明显凸起的肌肉块表明他是经常锻炼的。眼睛不算很大,但黑白分明,再加上长长的睫毛,显得特别深隧,属于那种和人对看一眼就会给对方留下深刻印象的类型。稍微上翘的嘴唇,给人一种俏皮的感觉,红润的颜色让人知道气色很好。而董文龙人如其名,是个典型的帅小伙,一米八三的个头,手长脚长的,白晰的肤色,飘洒的头发,配合得恰到好处的五官,到哪里都能招来爱美的女孩子的眼光。

一路上碰到了不少人,大都是因为要参加四、六级考试而提前起床背英语的大二、大三学生。有的在花园的长凳上坐着,有的靠在一棵法国梧桐或者杨树上,拿着书或者小本在边看边念,也有戴着随身听、CD机和MP3边听边念的。

绿草如茵的操场上,这个时候的并人不多,除了一些体育特长生在场地上进行训练外,北边的人工湖旁边,有三三两两的老教授在散步或者打太极拳。据董文龙说,下午和傍晚的时候人就特别多了,踢足球和打篮球的人满操场都是,来晚了连地方都找不到。

李远方先到操场东北边的单杠和双杠上把部队训练课目中的练习一到练习八都做了一遍。部队单杠训练课目中的练习八是大回环,这样的动作,董文龙以前只是在电视上看见过,现在见李远方毫不费劲地做了出来,羡慕得连眼珠子都快要掉了出来。同样也吸引来远处的不少目光。

做完单双杠后,李远方开始跑步。在部队的时候,搞的是武装越野,身上背着背包、水壶和自动步枪或者背着一个电台跑,现在轻装上阵,当然轻松多了。因为有两个多月没有跑了,李远方跑得并不快,只是注意调整跑步中的呼吸频率。沿着操场外沿,一圈有两千多米,跑完整的四圈,再跑到东边的操场入口处,大致也就有一万来米。李远方用了四十一分钟跑完全程,董文龙跟了五六百米,然后就放弃不跑了,等李远方跑完,再和他一起慢跑回宿舍。

可能是长时间没有跑万米了,这一趟跑下来后,脑袋有点发晕,两眼有点发黑。刚穿过小花园的一条林间小道时,横着的方向突然过来一个人,李远方来不及反应就和那个人撞到了一块。赶忙伸手去揽住那个人,那个人却已经失去平衡,结果两个人抱在一起往地上倒了下去。李远方下意识地两腿一错,一个转体以背臀部着地,把自己当作肉垫压在下面。虽然花园里都是草地,倒不至于摔伤,但两个人的重量一起压了下来,还是够李远方受的,再加上跑完步后头还有点晕,好大一会儿都没有回过神来。

“老三!”

听到董文龙一声惊呼,压在他身上的人也动了动想爬起来,李远方的魂魄才总算归位。

这时候,他所有的感觉都同时启动,鼻中闻到一股非常好闻的香味,脸上好像压着一个温暖而湿润的东西,触手之处异常的柔软。而随着对方想要爬起来时的扭动,隔着双方都穿得很少的衣服,胸前滑动着两团软绵绵的东西。倒向地上的时候,为了避免后脑勺着地受伤,他弓着脖子,并侧过了脸。回过神来后,赶紧转过脸来看人,却不料两个人的嘴唇因此而碰到了一起。对方一惊仰脸,带动着身体上扬,而这时李远方的双臂还毫无知觉地紧紧地抱着对方,就又被拉了回来,又重重地吻在了李远方的嘴上。李远方尴尬之下连忙松手,让对方起身,自己也一个挺身站了起来。

“对不起!”两个人几乎同时说出这样一句道歉的话,然后互相看了一眼同时红了脸。

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留着一头刚过肩膀的黑发,没有经过修饰的自然弯曲的眉毛下面一双明亮得会说话的眼睛,挺直的鼻梁、小巧而红润的嘴唇。白嫩而光滑的脸上,因害羞而略显淡红,使她多了几分艳丽。大约一米六五左右的个头,一套淡蓝色的连衣裙很合身地穿在身上,显得文静而不乏青春的活力。看清对方是个女孩,李远方呆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你没有受伤吧?”一把非常动听的声音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

李远方赶紧回答:“我没有事,你摔到哪里没有?”

女孩又一次红了脸,小声地说:“我也没关系。”

可能觉得再说话下去会使彼此更加尴尬,女孩匆忙说了声再见,像逃跑似的向小花园的东北边走了。李远方呆呆地看着女孩的身影,直到消失在林荫深处。

发出一声惊呼后,董文龙一直在边上站着,原来他想扶一下摔倒的两人,但见到是个女孩压在李远方身上,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然后以看热闹的心情看着两人从起身到对话,然后说再见分开。等到女孩走远,走到李远方面前发出一声怪叫:“哇!有人抱到一个美女啊……”

李远方恼羞地推了他一把,“别胡说八道!”但在回宿舍的路上,董文龙还是不停地借这件事来开玩笑。回到了宿舍,更是添油加醋地向室友大力宣传所谓的“李远方艳遇记”。幸好因为他走在李远方的后面,因角度的关系,并没有看到两人意外的亲吻,否则更会使李远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在董文龙大力宣传的当时,李远方没有作过多的解释,因为他知道在这个时候会越描越黑。幸好他们宿舍里的人,除了来自东北的张少华爱起哄外,别的人都不大去凑董文龙制造的热闹,当晚睡觉前找个机会详细地说了一下前因后果后,除了董文龙外,其他人在进入紧张的学习后,都不大提起这件事了。但董文龙的热情还是持续了一个星期,说什么三生修得同船渡的,到抱在一起的程度,肯定是好几世的缘分。

自从第一天跟李远方去跑步没有跟上后,这个星期的后三天里,虽然宿舍里的其他人都跟李远方到操场锻炼,但董文龙只跟着跑到操场,欣赏完李远方的单双杠动作后,就离开操场到小花园上次李远方撞到那个女孩的地方等大家回来,说是要替李远方续一下前几世的缘。但连续三天都没有任何结果,可能那个女孩那天只是偶然经过,或者因为那天的尴尬事,刻意不再经过这个地方。三天的热度过去后,再回家过了个双休日,第二个星期董文龙就不再帮李远方续缘,和大家一起从操场回来了。

经过一个星期的适应,李远方跑完万米只需要三十七分钟,其实他还能跑得更快,如果不是因为戴着MP3影响了活动的话。但既不是打仗又不是比赛,只是锻炼身体而已,他就保持在了这个速度上。室友们还是跟不上,所以大家都只是慢跑,在李远方跑万米的时间里能跑多少就跑多少,李远方跑完了,大家也跟着回来。在他们这个宿舍的带动下,早晨到操场锻炼的人渐渐地多了起来。而李远方那一身特别的迷彩装,使得年轻的学子们非常羡慕,于是大学里的好多男生都买了迷彩装,甚至于个别爱标新立异的女生也有穿的。

每天早晨锻炼回来,经过上次撞人的地方,李远方也是希望能再次遇到那个女孩,这个希望一次次地落空时,心里隐隐约约地有一些失落。他给自己的解释是上次撞了人家没有好好解释,如果再遇到的话,可以向对方好好地解释一下,再认真地道一下歉。但真实的原因,恐怕是他对那个亮丽的女孩子产生了莫名的兴趣。

李远方上学上得比较早,小学中学的时候,班里的同学大都比他大两三岁,女同学都把他当作小弟弟来看待,家里又有个姐姐,所以一直到参军前,几乎没有女孩子以平等的态度对待过他。参军后,虽然单位也有些女兵,但一方面部队管得严,另外他也忙于参加训练和搞技术革新,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和那些女兵接触,就是接触了,以他从小形成的习惯和迟钝的感觉,大概也只是当作工作学习中的伙伴,很难想起对方的性别差异吧。复员后的半年,为了参加高考,过的是悬梁刺股的生活,更谈不上和同龄的女孩子交往了。大学是最容易谱写浪漫故事的地方,而李远方正是二十来岁的充满梦想的年龄,在他的潜意识里,当然希望能和美丽的异性交往,希望能有一次奇异的经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