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小说资讯> 总裁的再嫁娇妻(主角总裁的再嫁娇妻)总裁的再嫁娇妻免费试读

总裁的再嫁娇妻(主角总裁的再嫁娇妻)总裁的再嫁娇妻免费试读

时间:2021-03-12 22:00:23作者:娘子十三仪

《总裁的再嫁娇妻》是娘子十三仪最近创作的现言类型的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总裁的再嫁娇妻》精彩节选:。 将两人送走,裴少安回了房间内。 “你刚才那么快拉着我离开干什么,我还有事情没有问少安呢。” 坐在车上,裴母忍不住说道。 “你还有什么事情要问的?” 裴天风看了她一眼说道。 ...

《总裁的再嫁娇妻》 免费试读

“方晓,你怎么了?”一双手迅速将方晓抱起,裴少安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跟楚阳与盛一鸣说一声再见,便马上抱着方晓出去。

“一鸣?”

见盛一鸣紧紧的盯着打开的包厢的门,楚阳有些担心的问道。

“楚阳,她不会有事吧?”

盛一鸣眼中的情绪复杂,虽然是问楚阳,但是却没有想要得到他的答案。

“少安那么担心她,她可不能有什么事啊。”

最后的这句话很轻,轻的,几乎只有盛一鸣一个人才能听得到。

“洛深,马上叫最好的医生到这里来。”

几乎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到了医院,裴少安看着怀中的人儿,对洛深沉声说道。

“方晓,我裴少安可不想再娶一个妻子那么麻烦,你要是有事,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他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说的这句话,可是裴少安明白的是,方晓一定不能出事。

医生很快便来了,仔细检查过后紧皱眉头。

“怎么样,她到底怎么了?”

见那医生的表情并不好,裴少安问道。

“你是她什么人?”

见裴少安主动问方晓的病情,那医生忍不住反问裴少安。

“我是她的丈夫。”

“你既然身为她的丈夫,明知道她在不久前做过换心手术,居然还让她喝这么多的酒?”

听裴少安表明了身份,那医生顿时训斥道:“她虽然并没有什么事,可是酒精中毒也不是那么好受的,身为丈夫你居然对自己的妻子如此不关心。”

洛深站在一旁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裴少安一个手势制止。

“我以后会注意的。”

医生检查完给方晓输了液匆匆离去,裴少安站在她的病床前,看着方晓苍白的脸心上蔓延出一种奇异的感觉。

他不知道方晓换过心脏,算起来,他认识这个女人,也不过是一个月的时间。

仔细想想,她的事,除了最基本的,裴少安居然一无所知。

“就算你生气,也不该这么对自己。”

眉头紧蹙,裴少安坐下,盯着方晓的睡颜,再没有了言语。

也许是宿醉的缘故,方晓醒来的时候有一种头痛欲裂之感,看到四周白花花的一片,方晓恍然,她,现在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

“少夫人,要喝些水吗?”

这份恍然突然被突如其来的男声打断,方晓扭头去看,便看到了洛深。

“这是哪里?”

方晓摇了摇头,坐起身问道,因为还有些头痛,不由得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这里当然是医院。”

裴少安的声音清冷,大概是因为一夜未睡的缘故,还有一些低哑。

方晓皱眉,昏倒前的记忆渐渐清晰了起来。

“我......怎么了吗?”

方晓抬头去看裴少安。

怎么了吗?知道自己的心脏问题居然当着他的面酗酒,现在却问自己怎么了?

“酒精中毒。”

裴少安回答了方晓的话,便马上吩咐洛深去取车,自己却走到病床前,将方晓拦腰抱起。

“裴少安,你做什么,难道我不可以自己走吗?”

方晓现在还有些许的晕眩之感,眼看着裴少安竟然要抱她出病房,急忙说道。

“方晓,我希望你明白,这个时候挑战我的耐心不是一件正确的事,还有,爸妈已经知道了你昏倒的事,现在正在家中等着我们。”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他听不得别人的拒绝,尤其是这个女人的。

方晓知道裴少安现在已经在忍耐边缘,她默不作声的被裴少安抱在怀里,任凭他抱着自己出去。

“晓晓,怎么样了,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怎么会突然昏倒?”

才刚刚进家门,便传来裴母有些担心的声音,裴少安在她开口前回答道:“晓晓现在已经好多了,不过还需要休息。”

直接将方晓放回了房间内,裴少安将自己的父亲母亲都打发了出去。

方晓本来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两人的询问,当然也乐意裴少安这样做。

“晓晓到底怎么了?”

被裴少安以方晓需要休息为由打发到房间外,裴天风仍旧放心不下。

“是我的问题,不小心让她喝了些酒。”

裴少安眼神闪动了一下说道,而裴天风看到儿子这个样子,脸色黑了黑。

“少安,到底是怎么回事?”

裴母不相信只是喝了些酒的原因,如果方晓的身体真的那么差......

“她做过换心手术,时间还不是很长,所以今天才会突然昏倒。”

裴少安继续解释道。

“你说什么!”

见自己的母亲听了他的话有这么大的反应,裴少安说道:“不过她现在很好,今天也只是因为多喝了一些酒导致酒精中毒。”

“可是少安,晓晓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了吧?”

裴母担心的问道,心脏手术这么大的事情,她竟然丝毫不知道。

“不会,医生已经告诉我,她的身体非常健康,就连换过后的心脏都十分的契合,没有一点排异现象。”

裴少安肯定的说道,不然他不会这么快就将方晓从医院带回来、

“好了,晓晓现在没事,我们也就放心了,你在医院一夜,应该也没有好好休息吧?”

裴天风看自己的妻子还要再问,不由得开口说道。

裴少安点头,见他如此,裴母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将两人送走,裴少安回了房间内。

“你刚才那么快拉着我离开干什么,我还有事情没有问少安呢。”

坐在车上,裴母忍不住说道。

“你还有什么事情要问的?”

裴天风看了她一眼说道。

“倒也没有什么,只是我有些担心,晓晓做过这样的手术,身体是不是真的没有问题,少安已经结婚了,我想快些抱上孙子。”

裴母有些忧心道,自己的儿子好不容易结了婚,她总希望方晓能够快点怀上孩子。

裴天风没有再说话,却同样陷入了思考中。

方晓当真在床上躺了一天,只是她没有想到一个酒精中毒居然这么严重,而且,在昏迷前的时候她记得,自己心脏好像被什么紧紧揪住一样,剜心的痛。